欢迎来到 - 幽默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大全 > 爱情短语 >

由感恩而萌发的“爱情” 1个女孩与3个男人的彷徨

时间:2018-05-08 20:11 点击:
口述者:洋天女24岁 银行职员 洋天的故事很长,整整两个多小时里,她始终保持着飞快的语速,说着说着,还会下意识地“手舞足蹈”起来。“这都是跟小亚学来的,换在大半年前,我可是个十足的‘闷罐子’……”洋天好几次这样自嘲。 他真的出现在我的学校

  口述者:洋天女24岁

  银行职员

  洋天的故事很长,整整两个多小时里,她始终保持着飞快的语速,说着说着,还会下意识地“手舞足蹈”起来。“这都是跟小亚学来的,换在大半年前,我可是个十足的‘闷罐子’……”洋天好几次这样自嘲。

  他真的出现在我的学校

  小时候,我的性格倒也挺外向,在我们那所高中里,我常参加各种比赛、演出,能算得上是个小“名人”。可惜高考落榜,我只是勉强进了一所三流的大专。

  考上大学后第一次回中学聚会,所有人兴高采烈,唯独我“灰溜溜”地在操场一角徘徊,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跟他们打招呼———就在这时,阿剑突然从背后轻拍了我一下。

  阿剑是我的学弟,比我小一届。那时我并不懂什么,只觉得他一直挺“黏”我,常在上学、放学路上“突然出现”。几个月不见,阿剑突然变得很严肃,拍了拍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我喜欢你!”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以为他只是逗我开心,毫不犹豫地回击道:“那好啊,你也考我的学校吧!”

  谁知道一年后,我真的在大学里遇见了他。他背着包冲我直笑,然后一言不发地拉起了我的手。

  当时阿剑的成绩是相当不错的,我事后才从同学那里得知,在填高考志愿时,阿剑放弃了所有本科———为此,他爸妈气得几乎被送进医院。就是操场里一句无心的玩笑,他放弃了前途,而我也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

  (见洋天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记者只能暂时打断她,追问她对阿剑有没有“感觉”。“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直到他真的考进我们学校,我感动极了,赶紧把‘浪漫故事’向同学炫耀,然后很自豪地跟他手牵手在校园里走———我好像一直没想过,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他。”洋天说话时,模样特别诚恳,“别人说我很幸福,我也就觉得自己很幸福了!”)

  他不允许我跟别人接触

  可是才“恋爱”了不到半年,我就渐渐发现了问题所在:阿剑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他不允许我跟任何男生接触,甚至连跟女生多说话,他也会当面翻脸。

  我们同在一个学校,阿剑想要“监督”我很容易,他常常会突然出现,不由分说地把我从人群中拽出来。我越来越沉默,哪怕与他在一起,也常常一连几个小时都不吭气。

  好在读大专的时间并不长,1999年4月我开始实习,实习的地方离学校很远,我搬回了家里住,现在,我终于有8小时的时间可以摆脱这条“尾巴”了。阿剑每天准时接我下班,然后送我回家,可在我眼里,这绝非柔情的体现,不过是监督罢了———我颇有些反感,却怎么也说服不了他。

  好在我还有8小时的自由。在银行,我们这些实习生并没有多少事可干,借着“查资料”的名义,我整天挂在网上偷偷找人聊天。

  很快,我在网上认识了现在的未婚夫戴。他是所有网友中唯一一个没有打听我年龄、性别、身高、长相的,也许正是因为这点,我特别喜欢跟他聊天,这一聊就是整整半年。

  直到那年9月的一个周末,戴说那天是他的生日。我说要吃生日蛋糕,戴突然说:“好,我来接你下班!”冥思苦想了整整一个下午,我这才编出了一个能够让阿剑“相信”的理由———我让我最要好的朋友给阿剑打电话,向他“请假”说要我帮她去挑婚纱,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我终于得到了非常珍贵的两小时。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时间,我直奔与戴约定的见面地点。说实话,我如此兴奋并不是因为要见网友,而是因为这难得的自由。我们找了家“肯德基”,从进门到吃完东西,戴几乎什么都没说,完完全全是个听众;而我,或许是难得“放风”的缘故,显得异常兴奋,也不管他爱听不爱听,不着边际地胡侃着。

  (洋天兴奋地描述着那天见面时的情景———她一眼就从人群里认出了戴,很斯文也很老实的样子。“他对我真的很好,直到见到戴,我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到底爱不爱阿剑。阿剑对我‘照顾’得太周到了,我很厌烦。”洋天夸张地叹了口气,“可要不是阿剑真的太过分,我是下不了决心跟他分手的。”)

  他把我救出“火坑”

  我还是常常上网和戴聊天。毕业以后,我留在了那家银行。只要有空,戴每周总会抽两个中午时间跑来我们银行,也只有中午吃饭的时间,阿剑没法看着我。戴的公司在金桥,往返常常要花上两个小时,而一起吃饭的时间却不会超过30分钟。他几次追问我,为什么不能接我下班,我却无言以对。

  纸当然是包不住火的,没多久,阿剑就从我手机的来电显示中发现了一切,他发疯似地咆哮,非要我当面打电话跟戴断绝来往。可那天,我出奇的坚定,就是不肯拿起手机。最后,是阿剑自己跟戴打的电话,我听不见戴说了些什么,可阿剑的谩骂却不堪入耳。

  从那以后,我的一举一动再也没有任何空隙可以钻,就连手机都被阿剑没收了。上班时候我再也不敢打开QQ,因为实在没脸再见戴了。就这样过了一星期,有天中午我去银行对面买报纸,突然看见戴站在路边,他走过来说:“离开他,我会等你。如果需要,我可以出面和他谈,但一切由你自己决定。”

  阿剑的“管制”愈演愈烈,只要学校没课,他也会在中午来个“突然袭击”,我怕他耽误学习,他却总是恶狠狠地说:“反正我的前途早在两年前就被你耽误了,不用你现在假惺惺!”2000年春节,我终于向阿剑提出分手。

  分手那天,我跟阿剑吵得不可开交,他自作主张地叫来了戴,口口声声只有一句话,他的大好前程当初全是被我毁的。戴听懂了,答应给阿剑5万元。阿剑这才答应结束这段“感情”。

  (“我其实也想过给阿剑一笔钱,可银行实习工资很低,我根本没多少积蓄,只有靠戴帮忙了。”洋天猛‘灌’了一通手,继续说道,“跟阿剑分手后,我满脑子是报答他的念头,觉得是他把我救出‘火坑’!”)

  他让我吃出了“家”的感觉

  去年秋天,戴与我终于准备谈婚论嫁,他父母甚至为我们买好了房子,没让我出一分钱。按照我们的计划,今年9月交房,装修完以后,我们年底就可以结婚。可是,我又遇见了小亚。

  小亚是我们那套房子的售楼先生,当初买房,戴刚巧出差,是我和妈妈一起去看的,所以跟小亚的接触机会比较多。与小亚聊天,感觉完全像是在斗嘴———他虽然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者,但他总觉得女孩子拥有的特权已经太多,没有必要一味迁就女孩;我偏又是天生不服输,一定要跟他争论出个所以然来。

  每次见面,好像谈房子的时候并不多,反倒是常为一些不是问题的问题争个“你死我活”———我突然找回了以前读中学的感觉,要不是阿剑,我本来就是个嘴不饶人、性格外向的女孩。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