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幽默故事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传奇故事 >

化学生物学创始人施莱伯的传奇故事

时间:2019-01-12 04:19 点击:
斯图亚特·施莱伯目前是哈佛大学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哈里斯·吕波讲席教授,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联合成立的布洛德研究所化学生物学主任,以及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他的名字,总是和化学生物学(注意:不是生物化学)联系在一起,也可以说,他就

  斯图亚特·施莱伯目前是哈佛大学化学化学生物学系哈里斯·吕波讲席教授,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联合成立的布洛德研究所化学生物学主任,以及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他的名字,总是和化学生物学(注意:不是生物化学)联系在一起,也可以说,他就是化学生物学这门新兴学科的创始人之一。正是由于化学生物学的出现,哈佛、康奈尔等老牌大学的化学系,纷纷改名为化学与化学生物学系。然而,这位纵横化学界的学术大佬,上大学前,根本不知化学为何物。他的成长经历,确实也是一篇传奇故事

  施莱伯于1956年出生在弗吉尼亚州菲尔法克斯的郊区,并在那里度过了青少年时期。父亲是一名严肃的海军陆战队退伍军官,母亲却对这个小儿子溺爱有加。他的父母遵循散养的原则,任由孩子自由成长,因此,施莱伯的青少年时期基本上就是在骑车、打球、聚会和泡妞中度过的。他很小就开始在一家披萨店打工,每天到校也只是去点个卯。高中时期,他不记得曾经带过书本回家,对化学的唯一一点印象,就是有一次老师把他们带到学校大礼堂,观看一部介绍化学的迪斯尼卡通片。他只记得影片里的化学好像就是一堆烂七八糟的东西像星星一样围绕着太阳转。那时,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上大学,也认为自己不需要上大学,他的理想,就是当一名木匠或泥瓦工,专修屋顶或地板。

  虽然对于读书上课兴趣索然,施莱伯却有一种在考场上临阵磨枪的神奇本领。他对于几何形状和抽象概念尤其拿手,尽管从来没上过几何课,但在考场上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他总能找到正确的答案。正因此,学校的辅导员建议他去考SAT(美国大学入学标准考试),仅仅在考前操练了一晚,他在第二天长达六个小时的考试中,居然考到了班上的最高分,实在太不可思议。有了SAT成绩在手,他抱着撞大运的念头,申请了弗吉尼亚大学和弗吉尼亚理工,居然又神奇地被前者录取了。弗吉尼亚大学是美国公立大学的佼佼者,从此以后,施莱伯的人生道路就出现了峰回路转的改变。

  正像许多大学新生一样,初到弗吉尼亚大学的最初几周,施莱伯也经历了一番痛苦挣扎。同学们都钻于学业,这让他觉得很不适应。他不想一天到晚呆在学校,便选了森林生物学专业,以为这样可以经常跑到野外去考察实习。然而,学习森林生物学这个专业,化学是必修课。一想到星星绕着太阳转的那幅化学图景,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当掉这门课的。所以,开学三个星期,他一直没去上课。姐姐一番苦口婆心的劝阻才让他回到课堂。化学老师告诉他,可以原谅他旷课三星期,但必须参加四天后的第一次测验。老师的这一要求,反而让施莱伯释然了:反正自己什么也不会,考试当掉被退学和自己退学,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他空手走进罗素·格林姆斯教授的普通化学课堂,施莱伯惊讶地发现每个同学都在拼命记笔记。他抓住一个同学问:“你们怎么知道要带笔记本,有谁发通知了吗?我怎么没收到通知?”直到此时,施莱伯才知道大学生应该是如何上课学习的。就在这堂课上,格林姆斯教授正在介绍原子结构中的五个d轨道,他在黑板上画了d轨道的大瓣,再用彩色粉笔画出小瓣和圆环。施莱伯看着这些图画觉得:天哪,这也是化学?这可和那些星星绕太阳很不一样,这些东西看起来更像几何,而且很漂亮,也很有趣。下课后,他跑到书店去买了教科书,回到宿舍,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了书本的第一章,准备要遭遇那些晦涩的内容。可是,当他逐字逐句地读完第一章时,一切却是那么清晰明了,一切是那么符合逻辑、完美无缺,并非像同学们抱怨的那样难以理解。四天后的考试,他得了88分,只做错了3道题,而这3道题也是他在这门课程所有的考试中仅仅做错的题目。施莱伯开始认识到,自己还真是读书的料。由此开始,他如痴似狂地喜欢上了化学,在大学本科的四年里,将弗吉尼亚大学化学系从本科生到博士生的所有课程都念了一遍,而且全部考试成绩都拿了A+,以至于大学毕业时,教授们都不知该给他个什么学位为好。

  大学二年级的有机化学课程,让施莱伯发现了化学家园里的一片新天地。在这门学科中,化学家像建筑师一样设计出各种复杂的分子,然后采用各种方法和手段来把这些复杂分子建造出来,这一切让施莱伯深深着迷。他认为自己就是为合成有机化学而生的。从此,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学习有机化学和做实验上,很快他就掌握了大量的化学反应和合成方法。

  1977年秋天,他被哈佛大学录取为研究生,进入有机化学的圣殿——罗伯特·伍德沃德教授的实验室,在大师的指导下攻读博士学位。伍德沃德教授是当代最伟大的合成有机化学家,因着奎宁和维生素B12的全合成,获得了1965年的诺贝尔化学奖。不幸的是,就在施莱伯来到他的实验室后的第二年,62岁的伍德沃德教授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之后,施莱伯名义上的指导教授换成了同门师兄、日裔学者岸义人教授,实际上施莱伯基本上靠自我指导的方式,仅用了三年半时间就完成了博士论文。

  哈佛大学化学系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为了避免学术“近亲繁殖”,他们极少让自己的毕业生直接留校任教,也很少将自己的助理教授提升任正教授,正教授绝大部分都是从别的学校挖来的学术超新星。当施莱伯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哈佛的化学教授们就都在琢磨着如何将这位明日之星尽快“放逐”出去,好让他尽快以正教授的身份在不久的将来回归哈佛。

  1981年,施莱伯来到耶鲁大学担任化学系助理教授,建立了自己的独立实验室,三年之后,他就取得了终身教职,再过两年,又升为正教授,仅用五年时间,他就走完了常人需要八到十年才能爬过的学术晋升阶梯。在耶鲁期间,他花了整整两年半时间,每天工作18小时,完成了一个异常复杂的分子蜚蠊酮-B的全合成。蜚蠊酮是蟑螂的性激素,极痕量的一点点蜚蠊酮,就会让公蟑螂兴奋不已。当他完成合成工作的那一天,耶鲁化学楼里突然出现了成群结队的蟑螂,有的公蟑螂在蜚蠊酮气味的刺激下,后腿直立,双翼后翘直至折断,兴奋到了极点。看到这些蟑螂的断肢残翼,施莱伯知道:他的全合成成功了!

  1988年,施莱伯听到了哈佛的召唤,他终于在32岁的时候,回到哈佛担任化学教授,这也是哈佛历史上少有的几位如此年轻的正教授。为了帮助他继续开拓化学与生物学的交叉研究,哈佛专门成立了由他担纲的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后来,这个研究所与麻省理工的基因组学研究中心合并,就成了今天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联合布洛德研究所。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