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八十二章 抄家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锦衣卫、差役鱼贯而入建威将军府的时候,朱平安也快速的洗完了战斗澡,换了一套簇新的常服,走出了浴室。

    “公文呢?”朱平安出了浴室,向李姝问道。

    “你还没焚香盥手呢。”李姝樱唇微微上扬,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妩媚的白了朱平安一眼。

    “姑爷请吧……”

    包子小丫鬟咯咯笑着,端来了一个鎏金铜盆,里面盛着清水,清水里飘着柚子叶。

    朱平安笑了笑,就着铜盆里的清水洗了洗手,然后接过另一个侍女递来的毛巾,擦干了手。

    客厅里摆了一张及膝盖高的矮桌,矮桌上放着一套精致玲珑的香炉、箸瓶、香盒三种器物。香炉的左边摆放着箸瓶,右边摆放着香盒,箸瓶里面放着小巧的火箸、火铲,香盒里盛着调配好的香料,泛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朱平安取了三支香,在烛火上引燃,插入香炉……

    建威将军内,赵大膺身着一身崭新的官服,朴子上绣着威风凛凛的熊罴,身材雄伟,气度不凡的他,在官服的衬托下,越发的雄武不凡。

    “诸位大人远来辛苦,赵某略备了薄酒,与诸位大人润口。”赵大膺一脸笑着,抱拳迎了上去,热情万分的与锦衣卫百户见礼。

    “赵大人客气了。”锦衣卫百户懒得应付的拱了拱手,不咸不淡的回道。

    “哪里哪里,诸位大人请。”

    赵大膺心中不快,不过面上却是若无其事,仍然笑脸相迎,热情外分。

    “呵呵,不用麻烦了,就在这里好了。”锦衣卫百户看着赵大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嗯?

    赵大膺微微怔了下,继而又笑了笑,对身后下人吩咐道,“你们去搬几张桌子来,把备好的酒菜也都搬过来,让后厨把做好的鹿肉快些送过来。”

    “多谢赵大人美意,那我等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锦衣卫百户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在赵府的下人将桌子搬来后,锦衣卫百户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招呼捕头及数位小旗一同入座。

    赵大膺眸子里怒意一闪而逝,浑身散发着生人莫近的气息,不过下一秒脸色就又恢复正常了,笑着吩咐着下人摆酒摆菜,好像刚才那一幕只是眼花了似的。

    酒菜很快就摆满了桌子,美味佳肴、琳琅满目,尤其是桌上那一大砂锅鹿肉,更是散发着诱人的肉香。

    “哦,差点忘了,这份文书是给赵大人看的。”

    酒菜上桌之后,锦衣卫百户自斟自饮了一杯酒,不缓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文书,随手丢到了赵大膺脚底下。

    “呵呵,手滑了,赵大人见谅。”

    明明是故意的,可这位锦衣卫百户却笑呵呵的说了句手滑了,然后看也不看赵大膺,自顾自的伸筷子夹了一块鹿肉,放入口中,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尔敢!

    自己前些天还是严大人府上的座上宾,和小阁老在同一桌上吃酒……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竟然也敢如此折辱我赵大膺!

    赵大膺看着脚底下的公文,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眸子里几乎要迸出火星来,怒气熏蒸的脸色通红,脑门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赵大膺也非草莽之辈,想到今日形势,还有锦衣卫百户有恃无恐的样,赵大膺还是忍了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韩信尚能忍胯下之辱,何况只是脚下这一纸文书呢。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无妨无妨。”

    赵大膺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摆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蹲下来捡起公文,起身展开翻阅了起来。

    公文上数个殷红的章子很是醒目。

    赵大膺展开公文,从头开始看了起来,只看了一眼,赵大膺就眼皮子一跳,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接着往下看,赵大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看到“恶贯满盈赵大膺者,为报功尽屠刘家村五十九口……”时,赵大膺脸色刷一下子变的惨白,心跳如鼓。

    淡定,淡定……赵大膺安慰自己,小相爷曾与我面授机宜,还有那么多文武官员助我,局势虽劣,但肯定有挽回的余地。

    然等看到后面:

    “千户赵大膺世受皇恩,不思报国卫民,反而杀良冒功以请升、赏,案发后百般遮掩、调换首级,意图蒙蔽上听,其罪难赎,削职为民,尽抄家产,即日逮捕入狱,拟斩立决,以正典型。”

    斩立决……斩立决!!

    赵大膺不由眼前一黑,如坠寒窖,喉间一股猩甜涌上来。

    “假的,全是假的!”

    赵大膺面色如土的呢喃了一句假的,然后又勃然色变,状若疯狂的将手里的文书,撕了粉碎,怒不可遏地吼着全是假的着,声音大的跟打雷似的,在大门外看热闹的人们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假的,哈哈哈,全是假的…….”

    赵大膺将手里的文书碎片洒向空中,碎纸片像下雪了似的,落在他的头上衣服上,赵大膺跟疯了似的,在碎纸片下转着身体哈哈大笑着。

    啪啪啪……

    锦衣卫百户坐在桌上笑呵呵的鼓起了掌,一点也不在意被赵大膺撕毁的公文,仿佛那就是一团废纸似的,一边鼓掌一边笑呵呵的说道,“啧啧,赵将军不愧是将军,中气十足,嗓门响亮。”

    哈哈哈……坐在桌上吃吃喝喝的锦衣卫和众差役闻言,哈哈笑了起来。

    “我不信,我不信这是真的……我要见严大人,我要见陆大人……”赵大膺攥紧了拳头,怒不可遏的吼道。

    “看来赵大人需要冷静一下……”

    锦衣卫百户又吃了一块鹿肉后,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淡淡的说道。

    话音一落,便有几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和差役扑向了赵大膺,赵大膺虽然身手不俗,可是双拳又怎地四手,很快便被控制了起来,脖子上被套了枷锁,连手一块锁了起来,脚上也被铁链锁了起来。

    “兄弟们,吃饱了吗?”

    锦衣卫百户起身,向着众人大声问道。

    “吃饱了。”众人齐声回应。

    “吃饱了,那就给我把活干的漂漂亮亮的,到时候我给兄弟们请赏。”锦衣卫百户大手一挥。

    锦衣卫和差役应声便如专业的劫匪一样,分头挨房挨院,翻箱倒柜,砸破罐子,锤破书房墙,无所不用其极,耙子似的将将威将军府上下翻了一个遍。

    府里的下人被赶猪一样,赶进了两间空房,建威将军府一时间哀鸿遍野。

    金银细软、古玩字画、珠宝器物、盆栽家具、兵器马匹......即便是只值一文钱的东西也都被翻了出来,像小山一样堆满了校场……

    “爷,爷,我的爷呐,来了一群穿着官服的强盗,把咱家里里外外抢了一个遍......”

    风韵犹存的赵夫人嘤嘤哭着,领着五六个小妾,披头散发的小跑到了校场,向赵大膺告状。

    然而当看到带着枷锁、脚镣的赵大膺时,赵夫人直接两眼一黑昏了过去,其他小妾也都吓的瘫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