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八十章 刑部公文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清晨,万籁俱寂,东方的天际渐渐的透来丝丝光线,缓缓露出了鱼肚白,干净的如同淡墨勾染的水墨画,慢慢的勾勒了生机勃勃的晨曦。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依次从公侯街东侧的定远侯府、魏国公府,照到了临淮侯府,红砖绿瓦,飞檐走廊,别有一番赏心悦目。

    临淮侯府的侍女丫头井然有序的,在后院、抄手游廊、垂花门间往来穿梭,服侍主子起床,准备早膳,洒扫庭除,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包子小丫鬟也早早的进了小姐和姑爷的卧室,进来服侍自家小姐起床洗漱。

    今日包子小丫鬟的黑眼圈比昨日更严重,顶着两个黑眼圈,跟只小熊猫似的。

    昨晚,在套间值夜的她,又失眠了。

    “嘘......”

    包子小丫鬟刚进主卧,正要给小姐请安,就看到自家小姐坐在床上,伸出葱白玉指放在樱唇间,对自己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纤纤玉手轻轻指了指绣床枕边。

    包子小丫鬟顺着小姐的手指,看到了在床上还在呼呼睡的自家姑爷。

    很少见。

    往常起床很早的姑爷,此刻还在呼呼熟睡中,睡的很沉,像是疲累了很久似的。

    相对于沉睡的朱平安,还有顶着黑眼圈的包子小丫鬟,李姝却是很精神,而且精神的不是一点半点。

    在包子小丫鬟看来,自家小姐今早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小姐更漂亮了,脸蛋更有光泽更有弹性了,肤色好像也更白更亮更细腻了,整个人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水灵的似乎都要滴出水来。

    “轻点,让他多睡一会儿。”

    李姝星目欲波,看着熟睡的朱平安,俏脸蛋泛着红晕,轻轻给朱平安掖了掖被角,樱唇微启,轻不可闻的对包子小丫鬟说道。

    嗯嗯

    闻言,包子小丫鬟点了点头,然后轻手轻脚的服侍自家小姐起床。

    咝......

    包子小丫鬟服侍李姝下床时,李姝才把脚放在床下,一起身,便觉的某处隐隐作疼,一动就隐隐的疼,不由咬了咬唇角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喘,想到昨晚某个坏小子一次又一次的折腾不睡觉,不免又嗔怪的挖了一眼熟睡的某人。

    为了不惊醒了朱平安睡眠,李姝由着包子小丫鬟服侍着去了外间洗漱。

    “小姐......”

    包子小丫鬟服侍自家小姐洗漱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家小姐。

    “怎么了,画儿?”李姝从镜子里看到了包子小丫鬟的表情,轻声问道。

    “小姐,你,你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包子小丫鬟又上下看了自家小姐一眼,点了点小脑袋。

    “哪儿不一样了?”李姝俏脸蛋微微泛了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斜瞥着包子小丫鬟。

    “小姐好像更漂亮了,皮肤也更好了......”包子小丫鬟肯定的说道。

    “一大早的,小嘴抹了蜜了?”

    李姝樱唇勾起一抹弧度,伸出纤纤玉手捏了捏包子小丫鬟的婴儿肥的脸蛋,娇声调侃道。

    包子小丫鬟看着自家小姐,好像还有话说,欲言又止。

    “又怎么了?”李姝水汪汪的眸子看着包子小丫鬟问道。

    “刚刚,小姐走路有些怪怪的......”包子小丫鬟犹豫了一会,缩着脑袋道。

    李姝闻言俏脸蛋一下子蓦地红了起来......

    主卧里的朱平安一觉睡过了辰时才缓缓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发现卧室剩了自己一个人,窗户拉上了珠帘,阳光被遮在外面,室内的光线很适合睡觉。

    枕边还残留的李姝身上特有的香味,很好闻。

    起床

    腿有些发软,朱平安晃了晃脑袋,看来以后得节制了,不能贪吃,昨晚疯狂时不觉得什么,没想到起来会有后遗症......

    看外面太阳的位置,应该都过了辰时了,没想到睡了这么久,大约是自己第一次睡懒觉吧。

    “姑爷起来了。”

    包子小丫鬟看到朱平安出了卧室,起身问好,小脸蛋红红的,眼神有些不自然。

    “早。”

    朱平安没有注意到包子小丫鬟的眼神,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等朱平安洗漱完,客厅已经布好早膳了,朱平安看着由包子小丫鬟服侍着净手的李姝,知道这丫头是在等着自己用早膳,不免有些感动。

    等坐下后,看着容光焕发、水灵漂亮又精神的李姝,朱平安觉的有些不公平,这丫头昨晚还溃不成军、摊如一滩春水,今日竟如此容光焕发、更胜娇俏,像大补了一样。

    自己这会腿还有些软呢。

    “呆子,坐下用膳呀,我又不能当饭吃。”李姝见朱平安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由翻了一个大大白眼,嗔道。

    早膳清淡,丰盛,滋补。

    一叠馒头,六盘小菜,还有一碗蔬菜牛肉羹,一下子唤醒了朱平安的食欲。

    尤其是桌上有一叠熟悉的腌黄瓜,让朱平安更是食欲大开,吃了一口,清脆爽口,开胃下饭,味道很熟悉,但跟母亲陈氏做的还是有一些区别,不过却是更好吃了。

    “姑爷真有口福,这是小姐在家特意跟夫人学的腌黄瓜,又请教了擅长腌菜的厨娘,改善了做法,增加了好几种滋补材料,才做出来了一小坛呢。”包子小丫鬟一边布菜,一边说道。

    “多嘴。”

    李姝水汪汪的眸子扫了包子小丫鬟一眼,嗔怪了一句,声音却没有多少责备的味道。

    “味道真好,我果然很有口福。”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接过包子小丫鬟的话说,对腌黄瓜赞不绝口。

    “是婆婆说你爱吃,非要教我的,家里的厨娘总不好让她们闲着。”李姝傲娇的撇了撇小嘴,不在意的摆了摆小手,周身透着一股傲娇的气质。

    朱平安笑了笑,并未点破。

    早膳还没吃完的时候,有两个小丫头快步走进了听雨轩,手里还持着一卷盖有红印的文书。

    两个小丫头一溜小跑进了院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

    “小姐,姑爷,刑部的公文下来了,大管事遣人送到了二门,张妈妈得了公文,就与我们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