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七十九章 小千和小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时光悠悠,弹指间,五日已过,朱平安在临淮侯府好吃好喝好睡,眼瞅着人都胖了一圈了。

    李姝的手艺也愈发见长,朱平安的嘴巴和胃早就被俘获了。

    正如这日晚膳,朱平安不出意外的又吃多了。红烧羊肉,肉烂菜香,汤鲜味醇,朱平安几乎吃了半盘;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晚膳的那盘开屏鲈鱼又肥又鲜,兼着细嫩爽滑,朱平安每吃一口都要回味良久;虾仁干贝鸳鸯丝瓜盅,色香味做到了极致,朱平安又怎么拒绝的了。

    其他的美味佳肴,也是尽善尽美,再配上一小坛香醇浓郁的梅花酿,简直不知道“饱”字怎么写。

    朱平安喝了两杯梅花酿后,抿了抿嘴,回味良久,这梅花酿香醇浓郁,绵软可口,而且度数比一般的白酒低多了,大约在十来度左右,跟现代的啤酒度数相似,以自己的酒量大约还可以再饮两杯。

    于是,又伸手捉了酒壶,准备再倒一杯。

    在朱平安拿着酒壶正要斟酒的时候,一只晶莹如白玉,指尖细长而优雅的纤纤玉手按在了朱平安的手上。

    “梅花酿虽好,可莫要贪杯哦……”一声叮咛甜入耳中,如黄莺出谷,沁人心扉。

    朱平安抬头,眼前便出现了一张白皙娇俏的脸蛋,盈盈笑着摇了摇头,香唇泛着润泽,妖媚动人。如此娇俏绝色,自然就是李姝。

    “海鲜性寒,最宜佐酒。虽说我酒量不佳,但饮个三五杯还是没事的。”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这梅花酿入口香醇,可是后劲大,你还是莫要再饮了。”李姝摇头,对朱平安的酒量不敢恭维。

    “再饮一杯。”

    “那好吧。”

    ……

    晚膳过后,酒足饭饱,朱平腆着肚子,施施然去书房看书,才看了片刻便觉有些困倦,合了书卷,去浴室泡了个澡,然后去了卧室,准备小歇片刻,然后再去书房挑灯夜读。

    这日子简直是养猪一样。

    朱平安舒服的将自己横在床上,瘫了个“太”字。

    饮了三杯酒,又泡了个热水澡,困乏去了大半,浑身舒坦,不知不觉便悠悠入梦。

    李姝由着包子小丫鬟服侍着沐浴过后,回到卧室就看到了朱平安这夸张的睡姿,以及打呼的声音。

    李姝和包子小丫鬟两人捂着小嘴娇笑不已。

    悠悠好梦

    朱平安嗅着一股细细香味,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半睡半醒了过来,睁开了迷离的眼睛。

    哎呦

    我去

    朱平安一睁眼就看到一个近乎半裸的娇俏人儿,只穿了亵衣,披着半透的薄纱,正坐在枕边曲着光溜溜的大长腿,纤纤玉手捏着棉签正聚精会神的在给脚趾甲涂蔻丹呢。

    粉嫩可爱的脚趾,莹白如玉,滑腻如脂,跳脱如兔,趾甲一点蔻丹更显粉嫩可爱……

    一边涂着趾甲,一边轻声哼唱着《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如此香艳的一幕,朱平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有个女生到我床上来了,下意识的“哎呦,我去”了一声,骨碌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呀,朱平安,你鬼叫什么啊,害我差点涂花了。”枕边娇俏人儿涂指甲的小手一抖,差点涂错地方,不由嘟着小嘴娇嗔不已。

    呼,李姝啊。哦,是了,我已经成婚了……总是不能适应自己已经成婚的角色……

    “哦,抱歉。”朱平安舒了口气。

    “喂,你是什么表情嘛,明明是我被吓到了好不好。”李姝看着朱平安一脸悻悻的模样,不由撅着小嘴嗔道。

    下一秒,李姝看着朱平安又咯咯笑了起来,“瞧你那样,我是老虎呀,还能吃了你不成。咯咯......想起来了,某个人胆子小的,还怕萝卜果酱呢,咯咯......”

    李姝捂着小嘴咯咯娇笑,光滑细腻皮肤,再配上这花枝乱插的扭动,一下子仿佛给朱平安的心跳加了加速buff,让朱平安的心跳加速,血液加快了起来。

    而且

    李姝口中提到的萝卜果酱,不由让朱平安想到了前几日晚膳时被李姝戏耍的一幕,白萝卜果酱被朱平安看做了断手,让朱平安在李姝面前出了好一把丑。

    瞧着李姝捂着小嘴,似笑非笑的娇俏模样

    唰

    一股子莫名的征服欲涌上心头。

    好你个小丫头,竟然敢笑我,现在不给你点厉害瞧瞧,日后如何能振夫纲。

    当然

    或许这只是借口

    某人如嘴边的一口肉,流着口水瞧了好几天,早就想下口了,不过被心里些许个的执拗的想法给作茧自缚了。

    于是

    这一刻那些执拗的想法统统被扫到脑后去了。

    朱平安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李姝,蠢蠢欲动,喉咙喑哑,“你有没有听过小千和小北的故事?”

    “什么故事?”李姝眨了眨眼睛,樱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从前有个男生叫小千,他有一个女生叫小北。在一个月光明媚的晚上,他们变成了小乖。”朱平安的嗓音喑哑,如干涸了好几天了似的。

    “啊?”

    李姝樱唇微张,有些不知朱平安所云。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朱平安哑着嗓子将李姝揽入了怀中,接着李姝的一声惊呼像是被人吞入了口中……

    斯时夜值未央,月辉洒在临淮侯府的每一个角落,听雨轩也浸没在了月色里,微风吹过,树叶和花枝摇曳,地上的影子也变幻出各种姿态,起伏折叠,时分时合,几多妩媚。

    ……

    “你知道吗,武林高手一个呼吸间可以出剑五十次;饱读诗书的圣贤一个呼吸间可以看一百个字;万兽之王老虎一个呼吸间可以奔跑五十米;弓弩射出的弩箭一个呼吸就可以射穿百米外的箭靶,所以,不要小看这一个呼吸的时间……”

    软榻之上,朱平安单手支着身子,如是对李姝说道。

    “你好意思吗?”

    李姝腮飞红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朱平安,目光娇媚的似要滴出水来,“这答案也太快了,才一个呼吸就完了,学生愚笨,没领会......”

    “咳咳,第一次紧张......”朱平安咳了一声,红着脸,解释了一句。

    李姝静静的看着朱平安,一切尽在不言中。

    呦呵。

    你个小妖精。

    朱平安又被李姝的眼神刺激到了。

    然后,又来了一次。

    第二次,时间略长了些,但也就几分钟左右的样子吧。

    然后

    又是第三次。

    这一次是换做李姝溃不成军了,偏偏朱平安龙精虎猛,不知疲倦似的,导致中途李姝一路哭求到了最后,娇躯化作一滩春水一样,最后还是朱平安抱着李姝去了浴室沐浴。

    床单之上,一抹红梅悄然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