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七十八章 你良心不会痛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还有典型的负心汉,我怎么不晓得,都是谁啊?”李姝看着朱平安,樱唇微启,好奇的问道。

    “这人隐藏的很深,说出来怕吓到你。”朱平安微微一笑,眸子里满是自信。

    “我却不信,你说来听听。”李姝合上手中的诗词,朝着朱平安莞尔一笑。

    “估计说出来你也不信,毕竟他已经成功的骗了人们几百年了。”朱平安勾着唇角,轻声笑着说道。

    “哦......你说来听听。”李姝俏脸蛋上的好奇又添了几分,看着朱平安催促道。

    “他就是......”朱平安故意拉长了声音,吊足了胃口才缓缓道:“李白。”

    “李.....白?”

    果然,李姝听闻后惊讶不已,俏脸蛋上浮现出了惊讶的表情,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古代没有歌星、影视明星,但诗词大家填补了类似空白,对于大部分少女来说,“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的李白就是她们的超级偶像。

    现在忽然听闻偶像竟然是典型的负心汉,这种颠覆式的说法所带来的惊讶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你莫要混说哄我。”李姝水汪汪的眸子转向朱平安,娇声嗔道。

    “我有证据的。”朱平安勾起了唇角,“李白堪称史上最有名的负心汉。”

    “什么证据?”

    李姝倾身向前,好奇的瞪大了眼睛,难道说朱平安真的找到了李白的把柄,可是为什么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着笑意,乌黑的眼睛微微转了转,有一点坏坏的感觉,缓缓说道:

    “自古以来诗人互相送诗词唱和,唐代杜甫在东都洛阳与长他十多岁的李白‘一见钟情’,一同出游,正如杜甫《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诗中所言‘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两人喝多了就跑同一张床上盖同一个被子,白天还手拉手的一起玩,感情由此可见一斑。”

    “自此后,杜普对李白忠贞不二,无论分别与相聚,都为李白写诗,一共写了十四首之多了。二年客京都的时候写了《赠李白》(五绝),一同出游时写了《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春日里写了《春日忆李白》,冬日里又写了《冬日有怀李白》,离别时写了《赠李白》(七绝),几日不见李白写了《不见》(不见李生久),做梦时也是梦到了李白写了《梦李白二首》,喝酒时想李白写了《饮中八仙歌》,喝醉了想李白又写了《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就连送别其他友人的时候也不忘李白写了《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李白被流放时写了《天末怀李白》、《寄李十二白二十韵》,晚年了仍想念年少与李白同游的时光写了《昔游》、《遣怀》......”

    “十四首诗,字里行间流露的都是炽热的情怀,都是对李白的情谊和推崇,可谓笔笔神来,文采纵横。其中不乏‘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样流芳百世的名句。”

    “杜甫为李白写了这么多诗词,可谓旷世痴情,可是李白呢,李白给汪伦写了一个《赠汪伦》,给王昌龄写了一个《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没有杜甫半毛钱关系。杜甫将心照李白,奈何李白照汪伦;杜甫将心照李白,奈何李白照昌龄;杜甫纵有诗百篇,不及汪伦送我情......话说看着杜甫寄来的十四首诗词,李白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朱平安勾着唇角,引经据典,侃侃而谈。

    包子小丫鬟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一副不明觉厉的看着朱平安,觉的姑爷说的好有道理。

    “呀啐,你净会浑说,若是被老学究听到,一准与你血溅五步。看你还敢不敢编排古人。”

    李姝乍一开始还认真的听,听了几句后不由翻了一个白眼,再往后听,却又禁不住笑了,樱唇微张露出了笑容,听到后来不由啐了一口,娇嗔不已。

    当然,这里的啐可不是真啐,只是表示情感而已,就跟现代美女娇俏的一声“我呸”一样,娇俏可爱的紧,红楼梦里林黛玉就如此跟贾宝玉娇嗔过数次,有点像是打情骂俏。

    “我可没有浑说,都有证据为证的。当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李白后来也遇到了负心汉孟浩然。哦,对了,孟浩然也长李白十多岁。李白游襄州(现今襄樊市)遇到了孟浩然,钦慕不已。如杜甫一样,李白也给孟浩然写了很多诗词,大体有五首之多。首次相见,给孟浩然一首《赠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直言不讳,直截了当的表达了他对孟浩然的倾慕之情;爬山礼佛,也给孟浩然写了一首《春日归山寄孟浩然》,抒发情谊;送别孟浩然去广陵,写了《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其中‘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更是流芳百世;后来又是接连写了《淮南对雪赠孟浩然》、《游溧阳北湖亭望瓦屋山》,对孟浩然念念不忘。”

    “结果呢,孟浩然只写了一首《留别王维》,不知李白是何滋味......”

    朱平安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包子小丫鬟自然又是一副不明觉厉的看着自家姑爷,觉的姑爷真是博学。

    “净会浑说,哪个像你说的那样了。人家的纯洁友谊,倒被你说的那般不堪。再说了,李白也不是没与杜甫写过诗,李白给杜甫写过《沙丘城下寄杜甫》、《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两首诗呢,还有一首《戏赠杜甫》的打油诗呢。”李姝那双顾盼撩人的水汪汪大眼睛,用力瞪了朱平安一眼,娇嗔不已。

    “李白斗酒诗百篇,一杯酒一首诗,可是只给杜甫写了这三首,也就是三杯酒的感情,还真是......”朱平安笑着撇了撇嘴。

    “不与你贫~~”李姝给了朱平安一个大大的白眼,个中情趣,让朱平安自己去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