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七十七章 扭头就走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夏日悠悠,红袖添香。

    在临淮侯府的这几日,朱平安看书练字研究王学,偶尔逗逗熊孩子和小萝莉,日子过的悠闲舒适。当然,如果天气不是这么炎热的话,会更优秀。

    虽然书房内有数盆碎冰降温,也有侍女挥扇,可总比不上现代的空调来的效果显著。

    怀念现代。

    枯藤老树昏鸦,空调WIFI西瓜,葛优同款沙发。夕阳西下,我就往那一趴。

    熊孩子跟小萝莉经常往这跑,年幼无知的他,这些日子的切身体验,方知“世间险恶”这个词的含义。

    李姝也喜欢在书房待着,或是半靠在软塌,或是坐在书桌对面,或是翻看账本,或是捧着诗词簿册。

    “司马相如也是个薄幸负心小人。”

    李姝坐在朱平安对面,纤纤玉手持着一卷诗词,翻到一页,不由蹙起了娥眉,鄙夷的撇了撇樱桃小嘴。

    这一页有两首诗词,都不是标准的诗词文体,第一首是司马相如于京城写给卓文君的数字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这诗怎么看不懂呀?”包子小丫鬟咬着手指,一脸不解。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俱全,唯独无亿(忆)。郎心凉薄,春风得意的司马相如被花花世界迷了眼,已对昔日当垆卖酒、患难与共的糟糠妻卓文君没有过往的回忆了,意图休妻另娶。”李姝放下诗词,兀自对司马相如不耻。

    “啊,这个叫司马的还真是个负心汉,那卓文君不是很可怜吗。”包子小丫鬟一脸恍然大悟,跟着自家小姐一起鄙视司马相如,同时对卓文君感到心疼。

    “卓文君才华远在司马相如之上,她看信过后,让信使喝杯茶,盏茶功夫就回了一封数字诗,让信使带回京城给那个负心汉看。那负心汉看信后羞愧万分,熄了休妻的心思。自此后,两人白首偕老。”李姝手持诗词卷册,略带感慨的回道,漆黑如墨的眸子落在了卓文君的回诗上:

    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那不是结局很欢喜嘛。”包子小丫鬟小脸上转忧为喜。

    “心变了,白首偕老又能如何,不过是徒增烦恼。你说呢,夫君?”李姝摇了摇头,扫了朱平安一眼。

    这怎么感觉像是提前打预防针呢。

    朱平安在一旁听后,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自己又非司马相如,更不会做司马相如之事。

    “你呢,若你是卓文君,你会如何?”朱平安放下手中的书,笑着问道。

    “是啊是啊,小姐,你会怎么做?”包子小丫鬟在一旁,也好奇的不行。

    “若我是卓文君......”李姝嫣然一笑,扫了朱平安一眼,漆黑如墨的眸子里荡漾着妩媚。

    真是妖女,笑起来如此动人,人面桃花相映红,一笑倾国又倾城。

    “嗯嗯,小姐会怎么做?”包子小丫鬟点着小脑袋,问道。

    “我会亲自到京城,把这封回信甩到那对狗男女面前,然后扭头就走。”李姝水汪汪的眸子里含笑含俏含妖,如碧波般清澈,樱唇微张,一抹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啊?就这么简单,然后呢?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们了。”包子小丫鬟惊讶的张大了小嘴,用力的摇了摇头,觉的自家小姐太仁慈了,怎么也不能成全了那堆狗男女啊。

    “然后把他们的头丢掉啊,又不能炖汤喝......”李姝摊了摊小手,嘴角的弧度是如此的完美。

    咳咳......

    原来,这才是李姝的预防针......

    书桌另一边喝茶的朱平安,没有防备,被一口呛住了,咳嗽了起来。

    扭头就走,原来是扭断头啊。

    好吧,这很李姝,是李姝的风格。

    “夫君,你怎了么?”李姝笑吟吟看着朱平安娇声问道,肤白如雪,双目荡漾着妩媚碧波,落在朱平安脸上,声音里带着关心。

    “没,没什么。”朱平安摇头笑了笑。

    包子小丫鬟的反射弧比较长,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呀了一声,小嘴张的老大,小手捂着小嘴,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子,“啊......扭头就走,原来是扭断头啊小姐......”

    “不然呢?”李姝翻了一个白眼,一副元气满满的娇俏模样。

    这个预防针还真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啊,朱平安不由笑了笑。

    “喂,你笑什么?”李姝瞥了朱平安一眼,撅着小嘴问道。

    “呵呵,你知道唐诗宋词汉赋这些大家中,除了司马相如,还有哪些负心汉吗?”朱平安笑着问道。

    嗯?

    唐诗宋词这些大家中,竟然有很有名的负心汉吗?

    李姝怔了一下,想了想,便道:“元稹是。《莺莺传》就是他的原型,为了功名,遗弃崔莺莺,最是无心无德。亏他能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真是虚伪的小人,平白侮了忠贞这个干净的词。”

    嗯,的确,元稹这个人的确是一位玩弄感情的典型负心诗人,虽然有很多流芳百世的作品,也与白居易齐名,并称“元白”。可是,诗词写的好,人却很渣,一句“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的鬼理由,对“双文”(即《莺莺传》中的崔莺莺原型)始乱终弃。他对待感情的态度,一直令朱平安很不齿。

    “还有呢,有些人隐藏的很深,却是典型的负心汉。”朱平安笑着点了点头,引导道。

    还有?隐藏的很深?

    李姝颔首低额,努力回想,可是却没有多少头绪。

    历史上也有一些诗人的风流韵事,可是男欢女爱嘛,却又谈不上负心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