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六十五章 王大人,请留步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日薄西山,曲终人散。

    刑部陈情结束了,官员们三三两两的相携离去。通政司的王参议也跟着起身,婉拒了几个相熟大人共饮一杯的邀请,他心情不好,没有喝酒的兴致。

    今日的结果出乎了王参议的意料,当初朱平安的那封弹劾奏折,也有他和右参议疏忽大意、检查不力的锅,通政使赵文华为此已经多次点名批评他们了。

    如果这次陈情赵大膺有惊无险的话,他的过错也就弥补了,可是没想到赵大膺竟然这么不争气,这么多人帮他,都成不了事.......

    唉

    回去又要挨批评了。

    王参议叹了一口气,起身往门口走去。

    “王大人,请留步。”

    就在王参议才起身走了两步的时候,忽听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自己,王参议愕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然后就看到了朱平安正拱手冲自己一脸讨好的笑着。

    呃......

    王参议见状,一脸的懵逼,不明白朱平安为什么冲自己笑的如此灿烂,你这热情的有点过分了啊,我们不熟啊,立场还是对立的好吧。

    “呵呵,王大人,王大人呐,还请留步,麻烦稍等下官片刻。”朱平安小跑两步追上王参议,自来熟的上前拱手笑着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朱平安跟王参议是亲戚呢。

    “朱大人,你有何事?”王参议往后退一步,跟朱平安保持距离,一脸疏远的问道。

    “麻烦王大人帮个小忙。”

    朱平安憨厚的脸上满是笑容,有些腼腆的搓了搓手,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闪着狡黠的亮光。

    朱平安跟王参议间的互动,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不少人停住了脚步,好奇的看了过来。

    帮个小忙?

    王参议怔了一下,我跟你又不熟。

    “王大人真是古道热肠,平安在此谢谢王大人了。”朱平安没等王参议开口,就呵呵笑着向王参议道谢,把王参议即将拒绝的话给堵了回去。

    简单粗暴。

    王参议还从来没有遇到像朱平安这样求人帮忙的,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呢,他这边就道谢了,古代读书人都是讲究面子的,而且这么多人看着,王参议也就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朱平安这边道谢过后,就从书吏那借来笔墨纸砚,反正都是现成的,刑部书吏还没有收起来呢。朱平安借来笔墨纸砚后,站在那就开始写了起来。

    悬腕提笔,蘸墨临书。

    很快,没几分钟呢,朱平安就写好了,拿起写好的纸凑近嘴边吹了吹,将墨汁吹干后,然后把纸张叠成奏折的式样,拿着复又来到通政使司王参议这边。

    “下官有份奏折,本想明日交到通政使司的,但是刚刚公堂令我回府后不得外出,现在只好麻烦王参议帮我把这份奏折带到通政使司了。”

    朱平安将写好的奏折交到了王参议手中,拜托他带到通政使司。

    原来是奏折啊。

    等等

    奏折......

    王参议反应过来后手不由一抖,好像手里的奏折一下子变的滚烫了一样,手都捏不住了。

    朱平安!!!

    你嫌上次害我害的不够吗,怎么又特么的上了一封奏折啊,你得了不上奏就会屎的病了吗!怎么上奏个没完没了了!你要是上奏,能不能换个部门渠道啊,怎么就逮着我们通政使司不放啊。

    “又上奏了?”

    “快看看,他可是又弹劾谁了?”

    听到了朱平安又向通政使司递交了奏折,众位官员皆好奇不已,看着王参议手里的奏折,窃窃私语。

    烫手山芋啊!

    王参议真想把手里的奏折摔朱平安脸上,但是他却不能。因为接受奏折,本就是他们通政使司的分内之事。压下奏折啊、驳回奏折啊,这些都可以内部操作,但是像朱平安这样摆在了明面上的,反倒不好操作了。

    “多谢王大人了,下官就不打扰了,告辞。”

    朱平安将奏折交到王参议手中,道谢过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留下王参议被众人围观。

    王参议手里拿着奏折,看着朱平安的背影,一脸的*******刘牧刘大刀他们也紧随着朱平安离去,刚刚朱平安在公堂上证明那些首级并非鞑靼人,接着也为刘牧、刘大刀他们洗刷掉云梦县诬告赵大膺的罪名了。

    云梦县的那桩案子,随后就会被有关部门给撤掉,在牢里关着的几位乡民到时候也会被放出来。至于补偿什么的,是没有的,古代可没有国家赔偿这一说法。

    当然,刘牧刘大刀他们对于结果已经很满意了。在牢里的乡民即将或释,赵大膺也眼看着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了。而且刚刚朱公子也说了,再过几日就可以找到他们的亲人的首级,到时候就可以让乡亲们入土为安了......

    在朱平安离开后,王参议就被人围住了,大家都很好奇朱平安这封奏折是什么内容。

    众情难却。

    王参议也只好从善如流的将朱平安的奏折打开了,然后众人都将目光看了过来。

    字写的不错,但是内容吧......众人不由侧目,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赵虬等人。

    赵大膺、赵虬等人也在围观者之中,也第一时间看完了朱平安的奏折。

    奏折还没看完,赵虬的脸就黑了。

    因为朱平安的这封奏折针对的就是他,朱平安在奏折中引用了今日陈情之事,提到赵大膺当日所献的首级均非鞑靼,而是我大明子民,因此弹劾兵部在验功时勘验首级不力之过,请求对兵部库存首级重新勘验。

    刚刚陈情的时候,赵虬就已经说了,兵部的这部分差事归他负责。朱平安绝对是故意的,故意针对报复他。

    曹

    朱平安

    你特么过分了!

    赵虬脸色阴沉的可怕,脸几乎都扭曲了,呼吸声都带着一股怒不可遏的感觉,额角的青筋也随着呼吸一鼓一张,强压着内心的怒火才不至于当场失态。

    听着后面嘈杂的议论声。

    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摇了摇头,迈步走出了刑部大门。

    当别人打你左脸的时候,你把右脸也给他......扯淡,自己才不是这种圣母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