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六十四章 陈情结束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军鞋一事,由于时间关系,并未当堂查明,而是作为证据封存,由堂下审查。

    这也情有可原,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且即便军鞋有工匠印记,往下查下去也要耗费不少时日。如果换着穿的话,鞋子可以穿三年左右,因此至少得查近期三年的军鞋记录。同一匠所制作、同一批次的军鞋,分到部队更是繁杂,古代又不似现代这般电子信息化,查找起来势必费时费力。

    不过,在场的众人都不是瞎子,军鞋他们能认得出来。

    这就足够了。

    顺天府大牢的那桩灭口血案,他们一早也都听得信儿了。在大牢内的八名犯人被灭口,这种事情多少年大明都没生过了,所以此消息一经传出就闹的沸沸扬扬。

    此刻联想一下这些军鞋,众人心里面也都有数了,耐人寻味的目光不时落在赵大膺身上。

    此刻。

    公堂外,已是残阳如血。

    “此案干系重大,还有待斟酌,今日本堂不做判决,待公堂合议后,上报有司再行定夺。朱平安、赵大膺你等二人这几日于家中待命,一律不得外出。”

    主审官王学益拍了惊堂木,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刑部陈情终于告一段落了。

    唉

    没想到今日陈情竟会是如此结局,自己该如何向尚书大人交代,如何向严阁老交代,自己当初可是打了包票的......交不了差,那升迁什么的更是就别想了,多好的机会啊,唉......

    王学益心中不免叹息不已,将目光看向赵大膺时,不免又暗自摇了摇头,失望不已,隐隐还有迁怒之色,若非此子留下了那么多把柄与朱平安,今日之事何至于此,连累自己无法向尚书大人及严阁老交差。

    再看朱平安时,王学益心中更是不爽。

    罪魁祸都是这个小子!

    你这小子真是不识抬举,别人上赶着巴结严阁老都来不及,这小子竟然敢捋严阁老的虎须。识时务者才为俊杰,这姓朱的为一时意气之争,而罔顾大局,看似一时得意,实则贻害无穷,学问再好,人再聪慧又有何用,不懂人情世故,看来也是个蠢的!

    你小子吃枣药丸!

    王学益看着朱平安,心中恨恨的想道。

    然而等王学益准备收回目光时,却忽然现这小子竟然一脸不满,且面有不屑,而且一点也不避着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站出来提出异议似的。

    “嗯?朱子厚,你对本堂安排还有异议不成?”王学益先制人,冷冷注视着公堂下面有异色的朱平安,沉声质问道。

    “回禀大人,下官不敢。”朱平安直直的与王学益对视,口中淡淡的回道。

    “不敢?那就是有了?”王学益目光幽幽的看着朱平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大人慧眼,下官不敢有异议,只是有个不成熟的建议。”朱平安很是坦然的回道。

    “本官方才已经讲了,陈情一案,干系重大,不可不察,待我等合议后报有司定夺。汝有何建议?或是你不满本官令你待于家中?”王学益冷冷的问道。

    “下官举双手赞成大人此两决定。”朱平安摇头笑了笑。

    “那你......”王学益目光落在朱平安身上,如虎视一样,不怒而威。

    “下官说了,有一不成熟的建议,还望公堂明断。”

    面对王学益虎视眈眈的目光,朱平安就像一头初生牛犊一样,一点也没有害怕畏缩的意思,就这么直直的与王学益对视着,拱手回道。

    “你有何建议?”王学益幽幽的看着朱平安。

    “大人,判决择日公布自无不可,只是这级却等不得了。这级上附着生石粉,见水以后,具有腐蚀之力,与级保存不利,且方今天气暑热,不过数日光景这级就会腐质。今日公堂,下官与仵作以及众位大人,已经勘验、质证完毕,其究竟是鞑靼级还是我大明子民级,公堂理应得出结论。”

    朱平安不避王学益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次陈情不管何时公布结果,但是只要今日对这些级有了定性,那就达成目的了。

    这批级是此次陈情的关键。

    只要坐实了级为大明子民,那本案也就相当于定了,赵大膺杀良冒功的罪名就摘不掉了,无非是时间以及惩罚轻重的问题。

    事情迟则生变。今日他赵大膺能与他叔父更换了级,说不定日后还有什么见不着光的手段呢。

    若是今日不对级定性,改日赵大膺申请对级重新鉴定,也不无可能。

    到时候级是否还为这批级那就说不定了。

    而且,即便是这些级,若是被人动了手脚,那鉴定结果也说不定了。凭赵大膺等人的所作所为,以及公堂上明显的偏袒来看,这种事情完全可能生。

    所以,朱平安才会如此坚持要求公堂对级定性。

    “级一事,也待合议后再行定夺......”

    朱平安如此逼迫,让王学益面上很是无光,心中的不满达到了极点,压着怒火沉声道。

    果然如此......

    朱平安闻言心中腹诽不已,那此事更是等不得了,于是上前一步,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学益道,恭敬有加的拱了拱手,“请问大人,方才是否已对级勘验、质证完毕?”

    贼子安敢!

    王学益心中怒意翻滚,冷冷的注视了朱平安数秒,方才不耐的点了点头。

    “第一批勘验的六项级,以及第二批勘验的八项级,其蓄须方式与《永乐大典》对蛮夷鞑靼之记载蓄须习惯截然不同,大人以为然否?”

    “第三批勘验级,浸泡入水,髻网巾痕迹明显,大人以为然否?”

    朱平安迎着王学益的目光,一字一句,步步紧逼的问道。

    ......

    王学益瞳孔抽搐了一下,良久才点了点头。

    ......

    铁证如山,众目睽睽,最终在朱平安的步步紧逼之下,级的定性总算是落实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签字画押。

    签字画押的时候,朱平安认真核对了陈情笔录,对其中记录错误的、漏记的地方,第一时间提了出来,由书吏补充修缮后,朱平安在补充修缮的地方依次按了手印,并在每一张笔录上都签署了名字,防止笔录后期被篡改。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