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六十二章 缘由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怎么会这样?!

    赵大膺愣在了原地,眼睛直直的看着水缸里的首级,盯着首级头发上明显的网巾痕迹,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想不明白。

    明明是边军进献的鞑靼首级吗?

    怎么变成老百姓的首级了?

    赵大膺这一刻像是输光了的赌徒一样,眼珠子透着一股血红,不住的摇头,嘴里念念叨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朱平安看着赵大膺扯了扯嘴角,你赵大膺杀良冒功丧尽天良,某些边军将领也不是什么好鸟!

    如果是其他年份,朱平安可能不清楚,但去年太特殊了。

    庚戌之变!

    因为才过去不到一年,又是丑闻,现在的朝廷还在封锁各种信息,这个时候的大明人还不是很清楚内情。但是后来的历史可是对此记载的很清楚,许多史书典籍对此都有描述,朱平安在现代的时候看过很多资料,是不会弄错的。

    去年六月,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也就是鞑靼的俺答汗因为大明关闭了大明与鞑靼间的“贡市”,而发动了一场战争。

    所谓贡市,也就是鞑靼向大明称臣纳贡,然后派人带着牛羊马匹等物跟随贡使,在大明指定的地点,与大明进行贸易,换取大明盐铁茶叶粮食等物资。

    因为大明关闭了贡市,鞑靼也就不能从大明获得盐铁茶叶粮食等物资。

    但是此时俺答汗为了巩固对鞑靼的统治,同时为了击溃征服瓦剌部,又迫切需要上书物资。

    一开始俺答汗并没有发动战争,而是向大明派遣使臣,表示向大明称臣纳贡,希望大明开放贡市,并且希望扩大贡市的规模。

    鞑靼的使臣态度不是很好,要求贡市的规模也很大。

    大明本来就担心当年土木之变重演,又被这鞑靼使臣的态度刺激到了,你这哪有称臣纳贡的样子啊,说是称臣纳贡,还这么放肆。于是大明义正言辞拒绝了俺答汗,顺便将嚣张的鞑靼使臣给斩了。

    正规手段得不到,于是俺答汗就发动了战争,旨在通过战争迫使大明开放贡市。某些角度上看,有点类似于鸦片战争。

    “我虏地新生孩子都长成大汉,马驹长成大马,但是彼中国无理欺我部族,杀我使臣,断我商贸,令我的孩子吃肉没有茶叶盐巴,让我的姑娘出嫁没有胭脂。今我立誓血洗此辱,儿郎们喂饱你的战马,擦亮你的弯刀,磨尖你的箭镞,我将带你们马踏中原,用我们的战马、弯刀和箭镞恢复祖上的荣光。”

    六月,俺答汗立誓完毕,焚纸抛天,尽提鞑靼各部控弦之士十余万人,气势汹汹的杀向大同和宣府。

    当时镇守大同的是总兵仇鸾,这哥们一看俺答汗人多马壮、杀气腾腾的,想着自己反正打不过,于是就用了他最擅长大招,派人带着黄金、白银、珠宝等贵重厚礼贿赂了俺答汗,发扬死道友莫死贫道的精神,让俺答汗换个地进攻。

    俺答汗也是讲诚信的人,收了钱,还真就换了个地方,率领大军掉头往东去了。

    这下就把东边的边镇给害惨了。

    本来俺答汗是冲着大同、宣府来的,东边的古北口等边镇都没做好准备呢,结果俺答汗的大军就突然出现了。正是应了兵家的那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结果可想而知,古北口等边镇明军一触即溃,被俺答汗杀的丢盔弃甲,军民死伤无数。

    接着俺答汗从古北口长驱直入,杀气腾腾,一路往京师而来。

    实际上俺答汗要兵临京城,首先要经过怀柔、顺义、通州三个军事重镇才能达到京城。然而怀柔、顺义、通州这三个军事重镇的兵防也都烂到骨子里去了,军备松弛,比古北口还差。三个军事重镇,就跟豆腐一样,俺答汗不费吹灰之力就给凿穿了。

    俺答汗基本上没遇到像样的抵抗,就兵临了京城。

    京师震动。

    当时京城守备部队说是三十五万,可实际上一统计,只有四五万的兵马。嘉靖帝急令各地镇兵驰援勤王,同时集结民兵以及各地在京城参加武举的武生守城。嗯,对了,未来大光彩的戚继光当时正在参加会试,上陈了守御方略,临时任总旗牌,督防京城九门,崭露头角。

    负责京城防守的是前兵部尚书丁汝夔。

    丁汝夔临危不乱,迅速调兵遣将,抵抗俺答汗大军。然而,丁汝夔与严党不和。严党的亲信将领自然不会配合丁汝夔,不是磨洋工就是给丁汝夔虚假情报,一说上前线就腿软。

    而严嵩也想趁这个机会除掉“眼中钉”丁汝夔。

    当丁汝夔前来请示严嵩如何战守的时候,严嵩分析了一下敌我兵力形势,然后很是动情的对丁汝夔说,“此战存亡之时,我定当全力支持丁大人。”

    这让丁汝夔有些感动。

    “不过战守利弊我得给丁大人讲清楚,如果在塞外打仗,败了的话可以掩饰,可是如果再京郊打仗,打败了可就捂不住了。我军强在守城,不在野战。所以,丁大人可要考虑清楚了。”严嵩设身处地的为丁汝夔分析道,暗示丁汝夔不要出战。

    “如今情况紧急,俺答汗在城外烧杀抢掠,我丁某世受皇恩,应当以身报国,不敢独善其身,所以请求出城抗敌。我丁某也不贪功,与勤王边军里应外合,前后夹击,当能退敌。”丁汝夔摇了摇头,请求出战。

    “丁大人,如今圣上在西苑休息,你坚持出兵,势必惊动圣上,这不是自取其罪嘛。况且,我等严阵以待,加上勤王虎视一旁,俺答汗必不敢轻率攻城。若是丁大人轻率出战,战胜了还好,若是战败了呢,京城可就无兵可守了,若京城城破怎么办?丁大人可有必胜的把握?京城重地,社稷命脉,丁大人可要慎重。俺答汗抢够了,自然就会退走,我会向圣上禀明详情,保丁大人无恙。”严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住了丁汝夔。

    于是

    明军坐视俺答汗烧杀抢掠。

    皇家陵园,大臣在城外的庄园都被俺答汗焚烧抢掠了。

    这下篓子大了。

    于是畏惧不战、守备不严的丁汝夔成了替罪羊,被嘉靖帝下令咔嚓了。

    总之。

    去年俺答汗纵兵进犯大明以来,大同镇守仇鸾贿赂鞑靼,自然不会有鞑靼首级斩获;北古口、怀柔、顺义、通州等地边军一触即溃,能保住命就不错了,更不会有鞑靼首级斩获。

    京城更不用说了,没有出战,坐视俺答汗烧杀抢掠而回,肯定也不会有鞑靼首级斩获。

    也就是说去年整个大明都没有鞑靼首级斩获。

    所以,即便赵大膺叔侄掉包了首级,只要能确定首级为去年的,朱平安也不担心。无论赵大膺叔侄怎么折腾,都是无用功。假的终究是假的。

    杀良冒功,最厉害的是明末。

    鉴别杀良冒功的手段,也是明末最为丰富和标准。朱平安今日的几个方法就是借鉴的明末的鉴定方法。当然对于公堂上的人来说,这些方法就有些大开眼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