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六十章 继续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五十九个首级都不是鞑靼人?

    公堂之上一阵哗然,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太过震撼了。刚刚朱平安证实那六个首级不是鞑靼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够吃惊的了,可是现在朱平安竟然说五十九个首级都不是鞑靼人?!

    当然,最吃惊的还是赵大膺等人。

    本来被朱平安证实六个首级不是鞑靼人,赵大膺的心脏就受了一次惊吓了,好在兵部右侍郎力挽狂澜,想了一个完美的理由圆了过去,才让赵大膺稍稍平复了心情。

    然而,此刻突然听到朱平安说五十九个首级都不是鞑靼人,宛如五雷轰顶,赵大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才平复了的内心,此刻好像被绑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一下子沉了下去。

    叔?

    赵大膺下意识的看向了赵虬。

    赵虬比赵大膺冷静多了,向着赵大膺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赵大膺稍安勿躁,没事。

    看到叔父如此镇定,赵大膺的也跟着慢慢镇定了下来,是了,没有比他们更了解内情的了。

    这些首级里面确实被他们混进去了几个非鞑靼人,被朱平安这小子眼尖给找了出来;但是,剩下的首级可就是货真价实的鞑靼了,这些首级都是从去年边军其他将领领兵跟鞑靼交战后进献来的首级,都是原封未动的。正因为边军去年进献的首级不足五十九具,他们才令人混进去几个非鞑靼首级凑数的。

    可是,朱平安竟然说这些首级都非鞑靼,真是天荒夜谈!

    冷静下来后,赵大膺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双手抱在胸前冷眼旁观朱平安,看朱平安放出如此一个狂言后如何收场,如眼镜蛇一样盯着朱平安。

    “朱平安,你说这五十九个首级都非鞑靼人,可有证据?”主审席上张固沉声问道。

    张固也是知情人,他是兵部右侍郎,调换首级这么大的事,自然不可能瞒得住他,当然赵虬也没有瞒他,而且能顺利调换首级也少不了张固的配合。

    所以,张固可不相信朱平安说的话。

    “自然。”

    朱平安肯定的点了点头。

    “愿闻其详。”张固嘴角簇起一抹笑意,接下来,你朱平安证实不了你的大话的话,那就要承担不利后果了。

    万众瞩目。

    朱平安从容不迫走到剩下的首级前,伸手又指了八个首级,令两个仵作如刚刚一样将这八个首级展示与众人。

    “诸位大人请看这八个首级,这八个首级年纪约在二十五到三十五左右。当然,仵作你们也看一下,给诸位大人说说这八个首级的年纪约为几何?”朱平安在仵作展示首级的时候说道。

    “确如大人所言。”两个仵作看后,有气无力的回道。

    “正如之前所说,鞑靼人对蓄须非常讲究,他们在37岁本命年过后才会在下嘴唇下蓄留胡须。下嘴唇的胡须在鞑靼人中称作‘长辈须’,意思是说37岁的鞑靼人已经达到成年,力气完备,成就一番事业,步入长辈行列,子女可以娶亲出嫁了。下嘴唇的胡须,再加上之前留的两撇老虎须,在鞑靼人中叫做‘三绺须髯’。《永乐大典》之《蛮夷卷三?鞑靼篇》,对此同样有详细记载。”

    朱平安背负着双手,缓缓讲述道,声音一如既往的洪亮而富有磁性,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但是,大人请看这八个首级,他们年纪都是二十五到三十五左右,都尚未到留下嘴唇胡须的时候,但是下嘴唇上都蓄留了胡须。同上理以推之,这八个首级也并非鞑靼人。”

    朱平安扫了众人一眼,缓缓摇了摇头,扯着嘴角笑了笑。

    一众武官此刻眼珠崩都快瞪出来了,震惊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赵大膺更过之。

    他完全惊呆了,张着嘴好像失音了一般,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像是一根朽木一样,瞪着眼睛看着朱平安......

    “还有这五个首级,烦请一并展示与诸位大人。”说完后,朱平安又从首级中指了五个首级,令两位仵作再一次展示给众位官员。

    两位仵作此刻浑身冰冷。

    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恐惧首级过。

    朱平安每证实一个首级非鞑靼人,他们的心都仿佛被死神攥紧了一寸一样。

    要知道,这些首级可都是他们勘验后,拍着胸脯说是鞑靼人的。现在朱平安一个个的证实,这些首级并非鞑靼人。这就是他们勘验失误了。

    一个两个还好。

    现在都已经证实了十四个首级并非鞑靼人了,哦,还要加上朱平安指出的这五个......即便只是这十九个首级,这也是非常严重的勘验失误事故了。

    他们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仵作一职,肯定是丢定了。

    不仅如此,按照大明律法,他们可能还要面临牢狱之灾。仵作地位低下,律法对他们监管更是严苛。按照大明律法,如果他们勘验时有所遗漏重要伤损的话,会面临三十至一百杖刑的处罚;如果故意隐瞒、误导以谋财的话,则会按照刑律公人法加重一等处置,轻则徒流、牢狱之灾,重则人头不保。

    一来他们勘验错误,非常严重的错误;二来,他们的屁股底下也不干净。

    所以,此刻两个仵作才会如此战战兢兢。

    “诸位大人请看这五个首级,他们年岁约为四十余岁,但是却都留了络腮胡须,但按照鞑靼人蓄须习惯的话,鞑靼人只有到了四十九岁本命年,人过半百,历经磨难,了解世事了,才可以蓄留络腮胡。同样,在《永乐大典》中对此也有详细记载。”

    “所以,按照鞑靼人的蓄须规矩,可以断定这五个首级也并非是鞑靼人。”

    朱平安引经据典,将这五个首级也给排除了。

    这样一来,还剩下四十个首级。

    不过这四十个首级,根据胡须可就判断不出来了,因为这四十个首级中要么是没有留胡须,要么就是所蓄胡须完全符合鞑靼人的习惯。按照朱平安刚刚判断方法的话,是没有办法证实这四十个首级不是鞑靼人的。

    “朱大人,剩下的首级呢?”

    赵大膺这会倒又冷静下来了,阴狠的瞪着朱平安,眼珠子里泛着一股血红,继续呀,我看你怎么证实这四十个首级?!

    五十九个首级里面,出现十九个非鞑靼人,按照张固大人之前的说法,虽然勉强,但是也能解释的过去。

    四十个鞑靼人裹挟十九个边民,完全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