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九章 你来我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这些武官为赵大膺摇旗呐喊也就罢了,从自己一进门就处处针对自己,抓着自己一阵侮辱性攻讦,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次都是如此,还真把我当面团啊,被你们随意揉捏!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粟,我夺人三斗!

    早就看你们不爽了,还急着往外蹦跶,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朱平安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几个武官,一直把他们看的跟一只只鸵鸟一样,将脑袋低下才算完。

    “无知者无罪。朱平安,你不要太咄咄逼人了。”

    旁听席上的严党中的一个官员,虽然看不起那些粗鄙的武官,但是更看不得朱平安如此嚣张,起身呵止了朱平安。

    “他们武官在我告知前,不知《永乐大典》情有可原,是无知者无罪,那大人您呢?他们目无尊上,我制止他们。大人您说我咄咄逼人,那就是说我不该制止他们了,也就是说我不该维护《永乐大典》的威严了?”

    “不知大人您是何居心?”

    朱平安毫不犹豫,反唇相讥,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位应声而起的严党一员。

    “你?”

    这人没想到朱平安竟然又把这大不敬的帽子扣在了自己头上,胸腔剧烈起伏,显然被朱平安这席话给噎的不行。

    武官不知道《永乐大典》情有可原,但是自己呢,自己可是鸿胪寺的五品官,负责经筵等职,如果不知道《永乐大典》的话,那就是尸位素餐了;可如果知道《永乐大典》,在朱平安制止武官亵渎《永乐大典》的时候,自己再站出来呵止朱平安的话,确实会被人解读出其他意思来。

    这一下处于两难境地了。

    当然,肯定没朱平安说的那么严重,算是无心之过,但是涉及到了皇家威严,这问题就有些大了。

    经此一事。

    其他人投鼠忌器,无人再敢随意喝止朱平安了。

    这个时候乃是盛世大明,不是副本残缺不全、正本不翼而飞的现代,在刑部也有《永乐大典》的手抄本,很快就有刑部胥吏将朱平安说的这一卷《永乐大典》取来,交由主审席核对。

    此时,众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主审席。

    怀疑的居多。

    他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要知道《永乐大典》共有1万多册,乃万年不遇的煌煌巨制,三亿多字呢,怎么可能记得住。而且,《永乐大典》的象征意义更浓一些,除了当初负责编写的,以及近年来为典藏图书而抄录的人,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会看《永乐大典》。

    赵大膺等人伸长了脖子,既紧张又期待的看着主审官们在主审席上核对大典,希望能证实是朱平安胡蒙的。

    很快主审席就核对完了。

    刑部侍郎王学益难以置信的看着桌上的这一册《永乐大典》,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跟朱平安说的如出一辙,由不得他不相信。

    “这……”

    王学益一脸便秘的看向了朱平安,没想到《永乐大典》中的记载跟朱平安说的一模一样,这让王学益一时间接受不了。

    “这六个级确实存疑,不过相对于五十九个级而言,这六个级分量太低了,连尾数都算不上。这六个青涩的级很可能是被鞑靼裹挟从军的边民,也可能是为了钱财投靠了鞑靼的媚胡之人。这种人死不足惜。”

    兵部右侍郎张固素有急智,这也是他在严党中崭露头角的原因所在,此刻见朱平安证实了这六个级并非鞑靼,赵大膺等人一脸懵逼,连主持陈情的刑部侍郎王学益也有些措手不及,正是他表现立功的时候,于是在王学益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他站了出来。

    张固没有辜负他急智的名声,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应对之策。朱平安借用《永乐大典》的记载,证实了这六个级并非鞑靼人。张固没有去否定朱平安的证实,而是在朱平安证实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

    你朱平安证实了他们不是鞑靼,没关系,他们不是鞑靼,但他们很可能是被鞑靼裹挟了一起攻击我大明的边民,或者是主动投靠了鞑靼,出卖我大明利益的奸民。

    总之,他们虽非鞑靼,但死有余辜。

    这个解释,能解释得通,而且逻辑上来讲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由于这些级的原主已经死了,查无对证,谁也不能否定张固说的正确与否。

    彩!

    高啊张大人!

    赵大膺等人本来被朱平安这一手给弄的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应对是好了。此刻,听了兵部右侍郎张固的说辞,雀跃不已,在心里不由的大声为张固的辩解喝彩。

    真不愧是急智张,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出这么一套没有纰漏的说辞,真是绝了。

    等这次陈情后,得给张大人补一份厚礼才行,赵大膺感激的看着张固,想着回去后,把祖传的那幅苏东坡留下的真迹送到张府上,想来张大人定然会满意的。

    “对,张大人说的对,这些级或许不是鞑靼,但定然是媚胡的败类。真是卖祖求荣的败类,连老祖宗都不认了,还去学鞑靼剃留须,结果还学了个四不象,这种人死不足惜。”

    王学益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在张固说完后接着又总结了一遍。

    还不算太笨......

    旁听席上的严世蕃扫了主审席一眼,微微扯了扯嘴角。

    “五十九个级中有六个媚胡的败类,太正常了。五十三个鞑靼裹挟六个边民,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对,还是张大人和王大人通晓边事,在边境这类卖祖求荣的败类还真不少,这些级的原主肯定就是其中之一。”

    “当年我也遇到过,有些边民为了贪图鞑靼的封赏,竟然伙同鞑靼一起攻击卫所,比那些鞑靼狗还要积极!”

    本来已经焉了的武官们,此刻又开始活跃了,随声附和张固和王学益,再次声援赵大膺。

    “呵呵,张大人和王大人说的是,五十九个鞑靼人中出现六个媚胡的败类,也说得过去。”

    朱平安似笑非笑的扫了众人一眼,将目光落在主审席上,顿了顿勾起嘴角接着说道,“但若这五十九个人都不是鞑靼呢?”

    啊?

    什么?这五十九个级都不是鞑靼?

    众人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