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八章 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听着赵大膺等人的嘲讽,朱平安勾着唇角用一种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关爱了赵大膺三秒,这眼神看的赵大膺牙根发麻,手指骨都痒了,很想撸朱平安一巴掌。

    对视了三秒。

    这架势是要唇枪舌剑了。

    赵大膺也整整等了三秒朱平安慷慨激昂的回复,然而却等来朱平安淡淡的一句,“哦,是的。”

    靠

    赵大膺手指骨更痒了,感觉就跟自己全力一击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落差极大。不过虽然如此,赵大膺脸上还是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朱平安这是认输了。

    然而,赵大膺脸上喜悦的笑容才绽开,就听到了朱平安接着又说话了。

    “没错,这胡须就是典型的鞑靼人的胡须,但是问题来了。”朱平安勾着唇角,淡淡的笑了。

    “姓朱的你有病啊,你都说是鞑靼人的胡须了,那还有毛线问题啊!”

    “你就别拖延时间了,大家都有事呢,没工夫看你这拙劣的表现......”

    旁听席上一众武官纷纷起身出声嘘朱平安,将朱平安喷的一无是处。

    于是,他们也被朱平安用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扫了一遍。

    “伪装这个首级的人,也是用心了,只是......”朱平安勾着唇角笑了笑,用手指指了指脑子,特意扫了赵虬、赵大膺一眼,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这里不够用。”

    什么?

    讽刺我们脑子不够用?!

    玛德!

    姓朱的,你太过分了!

    赵虬、赵大膺等人被朱平安嘲讽的,几乎控制不住要打朱平安一顿的心了。

    “伪装首级的人肤浅,只看到了表面,流于形式,自以为做的很到位,结果却是弄巧成拙,画虎不成反类犬。单单这个胡子就是漏洞百出。胡子在鞑靼人中心中是神圣的,而且是非常讲究的,鞑靼人蓄留胡须时,按照青年、壮年和老年等不同时期,有不同蓄须的方法和讲究。”

    朱平安背着双手缓缓踱步,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透着睿智的光芒,面向众人朗声解释道。

    “在鞑靼人中有这么一首歌谣,大致意思是:老人无胡须,如同雄鹿无精角;嘴上没有胡子,如同草地上没有花。胡子是个好看的东西,是成熟男人的标记。”

    “鞑靼人只有过了25岁本命年才算完全成熟了,被认为是‘过了孩子年龄,力气也长足了,像老虎一样威猛有力,可以挎上弯刀、骑上骏马,为部落放牧征战了’,这时候才可以蓄留胡须。这个年纪的鞑靼人蓄留两撇小胡子,模仿老虎的胡须,所以被称做老虎胡子。这是鞑靼人约定俗成的规矩,世世代代遵守。”

    “鞑靼人父死娶母,兄死娶嫂,他们并不以为然。但如果有谁在二十五岁前蓄留胡子的话,这问题就大了。这在鞑靼人看来,就是***马上就会被人指着鼻子骂‘你跟爷爷是同辈?和父亲是弟兄?’之类的嘲讽言语。所以,鞑靼人不到二十五岁是绝对不会蓄留胡须的。”

    “那么,诸位大人再看看这些首级,不觉得有问题吗?十**岁的鞑靼人,竟然敢蓄留二十五岁的胡须?这相当于把**刻在了脑袋上!会被所有鞑靼人唾弃的。”

    “所以,这几颗首级绝对不会是鞑靼人!”

    朱平安背负着双手,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条理清晰、逻辑性强,摆事实讲道理,证实了这几颗首级并非鞑靼人。

    刚刚大家也都说了,仵作也证实了,这几颗首级也就是十**岁左右,不会超过二十。那么,如果朱平安说的是真的,鞑靼人二十五岁前不蓄留胡须的话,那这几颗首级还真就不是鞑靼人的。

    那问题就大了。

    额

    这个......

    赵大膺此时已经不复刚才的胸有成竹、有恃无恐了,额上浮现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赵虬面上的阴沉冷静,也破功了,将随行的一个官员叫到跟前,低声的询问着一些事情,然后就看到赵虬面上的表情变的有些严肃了。

    “朱平安,你是信口雌黄的吧,鞑靼人哪有这种讲究,你是胡说的吧。”

    “就是,大家别被朱平安给骗了......”

    “胡说八道!信口雌黄!一派胡言!”

    旁听席上的一众武官才不管朱平安说的有理没理呢,反正只要是对赵大膺不利的,他们就抓着朱平安一阵喷。

    他们已经习惯这样喷朱平安了。

    他们的官职比朱平安不低,而且关键是这场陈情跟他们没关系,他们喷起朱平安来一点压力都没有。喷坏了没关系,喷好了,还能落赵大膺一个人情,还能在严党等人面前留个好印象。何乐而不为呢。

    反正朱平安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就是喷你朱平安了,你能怎么滴吧。

    他们今天已经喷了朱平安好几次了,这次也不例外,如前几次一样,不管朱平安说的对错与否,反正朱平安说完话,他们就一个字喷。

    然而

    这次事情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放肆!”

    这些刚喷完,就听到公堂上的朱平安蓦地转身,指着喷他的几个武官,上去就是一嗓子,跟训斥孩子一样。

    哎呦

    卧槽!

    这几个武官被朱平安给一嗓子吼傻了,愣了几秒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的人,等反应过来后,不由纷纷变色,朱平安竟然敢吼他们,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怕惹众怒啊!

    然而,还未等他们向朱平安施压,朱平安那边就又指着他们继续训斥了起来:“你们,说的就是你们,不用看别人。如此目无尊上,该当何罪!”

    目无尊上?

    你他么扯淡吧,你他么一个六品小翰林,还敢在老纸面前目无尊上!

    被朱平安点名了的武官群情激愤。

    “放肆!你们可知本官刚刚所说的鞑靼人蓄须习惯,是出自何处?《永乐大典》之《蛮夷卷三?鞑靼篇》中对此有详细记载,你们竟然敢说《永乐大典》一派胡言?!呵呵......诸位大人,尔等是何居心?”朱平安目光阴阴的看着几人,严声问罪道。

    呃?

    什么?鞑靼人的蓄须习惯是出自《永乐大典》?

    众人一下子震惊了。

    如果是别的书,或者是朱平安道听途说的,他们还会质疑,可是听说是《永乐大典》记载的,他们就没有一点怀疑的念头了,《永乐大典》呢,谁敢说《永乐大典》一个不字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