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五章 鉴定结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众人指着模板上的级,支持赵大膺的时候,朱平安也在仔细看着这些级。

    显然,这五十九个级都被替换掉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改变型的话,是不可能瞒过刘牧、刘大刀他们的眼睛的。不可能因为至亲至爱换个型,他们就认不出来了。都在一起生活了二三十年了,若是刘家村的亲人的话,型换的再离谱,也能一眼认出来的。

    果然是朝廷有人好做官,存档的级说换就能换,怪不得赵大膺这么有恃无恐。反正有人给擦屁股,怕个卵子。

    朱平安一边观察级,一边无声的吐槽。

    “仵作,尔等勘验级。”主审王学益催促仵作勘验级。

    “遵命。”

    两个仵作应声领命,将双手放进醋水中浸泡片刻后,从工具箱里拿出了剪子、火烛、银针、镊子等一系列工具依次放入醋水中,然后用一系列方法勘验级......

    总之,看上去很专业的样子。

    不过朱平安知道,这两个仵作完全是做做样子,刚刚朱平安已经看到张捕头与两个仵作低语交代事情了。

    张捕头他们已经很注意了,是在搬弄匣木的时候避开了众人,微弱不闻的耳语交流的。张捕头做的确实很隐秘了,估计两个仵作都得仔细听才能听清张捕头交代的事,除了他们三个当事人,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听到。

    但

    朱平安是个例外。

    朱平安不是听到的,他是看到的,朱平安现在越来越觉得当初自己当初在翰林院藏书阁自学唇语是件明智之举。张捕头交代两个仵作的事情,朱平安“听”的**不离十。

    “记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仔细勘验这些鞑靼级,明白吗......事成之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除了中间有一句张捕头在说话的时候,挡了下嘴外,朱平安没有“听”到外,其他的话朱平安基本上“听”的一清二楚。

    “仔细勘验这些鞑靼级。”

    张捕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用手机点了两个仵作两下,加重了语气。

    注意,张捕头是用肯定的语气说的,这-些-鞑-靼--级。在未勘验前,已经将这些级定性了,鞑靼级。

    这句话大有深意,两个仵作领会到了。

    朱平安自然也领会到了,漆黑如墨的眸子蓦地闪过一丝亮光,一闪而逝。

    仵作在官吏中地位很低,宋朝的提刑官宋慈是个例外,宋慈是进士出身,这些仵作可没宋慈这样的出身。他们在官吏中被称为“贱役”,属于吏役的一种,地位低,工资少,张捕头是王侍郎跟前的红人,也是他们的上级,加上张捕头又许诺了不少好处,他们自然是积极主动沦陷了。

    两个仵作大约勘验了十余分钟,就得出了勘验结论,手书一份上呈公堂。

    “回禀大人,经过我等仔细勘验,确定此四十九具级俱是鞑靼人无疑。先,诸位大人也能看到,这些级式乃是鞑靼人典型的式,唤作呼和勒;其次,诸位大人请看,这些级双耳或单耳多为佩戴铜环,乃是蛮夷人惯例;另外这些级虽然经过处理,但经过温醋擦拭面部,可以看出面部肤色黄褐偏黑,鞑靼人常日里逐草放牧,大都被晒黑了。这些都是典型的鞑靼人特征。”

    “故而,我等断定此四十九具级乃鞑靼人无疑。”

    仵作将勘验结论递交公堂后,又简要的陈述了一下鉴定结论,从型、耳饰、肤色方面入手,得出了这些级均是鞑靼人的结论。

    “汝等负有刑侦之责,乃本案之要,万万不可儿戏。”主审席上王学益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等愿以项上人头担保。”仵作信誓旦旦的担保道。

    “汝等乃刑部经年长吏,本官自然信的过你们。不知诸位大人可还有什么意见?”王学益满意的点了点头。

    赵大膺等人恨不得举双手双脚赞成鉴定结论,他们欢呼还来不及,怎么会有意见。

    仵作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说的振振有词,鉴定结论也是依据真凭实据,说出来很具有信服力。

    公堂上的其他官员,对鉴定级并不专业,所以他们判断大多都是参考仵作的鉴定结论,另外他们也有自己的眼睛,级的型、耳环等物一看就是鞑靼人的特征。

    所以,基本上众人对仵作的鉴定结论没有什么异议。

    “不对,他们把级给换了。”

    刘大刀等人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怒不可遏的上前指着赵大膺等人,愤而揭穿官场的黑幕,他们情绪难以自控,眼睛里冒着怒火,恨不得上前生吞了赵大膺。

    “啪”

    “肃静。”

    公堂上王学益用力的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声的呵斥道。

    公堂下早就蓄势待的刑部差役和锦衣卫,此刻也都一拥而上,将刘大刀等人反剪了胳膊,一脚踹在膝窝上,强令他们跪在地上,控制了起来。

    “是他们换了级……”

    刘大刀等人剧烈的挣扎着,愤怒的喊道。

    “住口!公堂之上岂容尔等喧哗,级乃兵部封存,兵部国乃之重地,封存级之地更是重中之重,一丝一环俱是经过严密核验,签字用印,确保万无一失,焉是尔等村夫妄断菲薄的!”

    王学益再次拍了下惊堂木,看着堂下的刘大刀等人,板着脸训斥道。

    刑部差役等人闻言,便将刘大刀等人提了起来,准备将刘大刀他们押下去,按照扰乱公堂之罪先打一顿板子再说。

    妈蛋,姓王的是要借题挥啊。

    朱平安赶紧上前,先拦住了刑部差役,然后准备据理力争。刘大刀他们是被自己拉来作证的,不能眼看着他们被打板子。

    “罢了,念在尔等尚有证人之责,且乃初犯,本官这次暂不予计较,若尔等无视法纪,胆敢再犯,就休怪本官无情了!”

    现在已经在成功边缘了,王学益也不想多生事端、徒生是非,挥了挥手,示意刑部差役放开刘大刀他们,继续陈情进程,尽早结案,把何尚书交代的事情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