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四章 非我族类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看着朱平安站出来碰了个灰头土脸、铩羽而归,赵虬、赵大膺以及众武官皆是大快人心。看到朱平安吃瘪,他们心里像是吃了龙肝凤髓一样,舒爽至极。

    “赵大人叔侄俩这一手釜底抽薪、偷梁换日用得好啊。”知道内情的严党一方的官员,幸灾乐祸的看着朱平安,低声笑着赞道。他叔叔跟赵虬是至交,他跟赵大膺走的很近,中午用膳的时候就已经从赵大膺哪里得到了暗示,知道内情。

    “嘘,王兄慎言。赵大人可是依照保存级的规制行事,堂堂正正,何来偷梁换日之说。”另一位官员嘘了一声,提醒姓王的官员慎言,不过他脸上也是同样幸灾乐祸的表情。

    “哦,是极,是极。哈哈哈......”

    王姓官员憋着笑点了点头,才说了一半就憋不住笑了。当着他朱平安的面把级给动了手脚,看他吃瘪,这种感觉很好。

    “他朱平安还想用级翻盘,呵呵呵,真是痴人做梦,翻盘?翻车吧他!如果这他朱平安还能用这批级翻盘,老子的名字倒着写......但是看他也没有这个本事,哈哈。”

    “快点开棺吧,早点弄完早点回去摆个庆功宴......”

    赵大膺等人此时已然是胜券在握了,心里面已经揣摩着去哪里整一桌酒菜,叫几个青楼头牌,好好庆祝一番。

    主审席上的刑部侍郎王学益,眯着眼睛扫了朱平安等人一眼,点了点头道,“好,既然诸位大人均已确认无误,那便开棺吧。”

    “开棺。”

    张捕头应声领命带人开棺。

    楔出石钉,刮开糯米胶,差役用力的将漆黑板盖抬了起来,放在了脚下。漆黑板盖做了防腐处理,上面的一层黑色油漆有隔绝空气的作用。

    板盖被抬起后,一股陈腐混合着石灰的味道扑面而来。

    虽然朱平安可以断定棺内级已经被更换了,但朱平安还是照顾了刘大刀、刘大锤他们的情绪,在棺匣被打开后,朱平安向着棺匣揖手行礼以示敬意,毕竟刘大刀他们还以为匣子内的级是他们的亲人呢。

    死者为大。

    如果里面的级是无辜受害的大明子民,请你们安歇吧,我朱平安会竭尽全力为你们讨回公道,祭奠你们的在天之灵。

    如果里面的级是鞑靼或者是罪有应得的人,奉劝你们洗心革面,投胎做个好人,多做善事,为你们今生的罪行赎罪……

    朱平安揖手后来到棺匣前,只见匣子内装满了石粉,一颗颗级就被埋在了石粉内。

    石粉就是生石灰。

    这是古代保存级的常见方法。

    古代自铁血大秦以来,就有用级验功的做法,对于级的保存也颇有经验,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石灰保存和草木灰保存,当然还有盐腌、油炸、漆封等方法。

    朱平安在现代看到过相关记载,前些天在翰林院藏书楼也仔细查阅了相关资料,做好了功课。

    生石灰保存级是古代比较成熟的一种防腐方法,方法比较简单,但保存效果很好。先是要将级擦干净血迹,然后将头颅中的脑浆掏出,放在烈日下晾晒一到两个时辰,待血迹干涸后,将级完全没入生石灰内,封闭保存。

    其实是利用生石灰吸水的原理,使棺匣内保持干燥,保持碱性,避免细菌滋生,不易腐变;同时用糯米胶封闭棺匣、加上级完全没入石粉又能在一定程度上隔绝空气,避免腐烂变质。

    还好,是这种方式。

    朱平安看到级的保存方式,稍稍松了一口气。这种方式对级的破坏性最低,验证辨识起来难度要小一些。

    “诸位大人,请看。”

    从刑部班房调来的两位仵作,将棺匣内的级一一取出,用毛刷刷净级上的石粉,摆放在木板上。五十九个级,排成了三排。仵作常年跟这些物事儿打交道侍弄这些级,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不过其他官员就没这种定力了。

    一下子面对如此多级,不少官员都不敢往这边看。

    “朱大人,要是害怕你就别硬撑,吓尿裤子可就不好了。”赵大膺此时有恃无恐,抱着胳膊走到朱平安跟前,冷笑着调侃道。

    害怕?

    朱平安看白痴一眼扫了赵大膺一眼,不胜鄙视,就是你赵大膺吓尿裤子,我都不会,你看过《咒怨》吗,你看过《午夜凶铃》吗,你看过《鬼娃娃花子》,你看过《寂静岭》吗,你看过《电锯惊魂》吗?经历过这些现代的恐怖经典的洗礼,朱平安再看这些级,心跳都不会有多大的波动。

    “你话好像很多,心虚了吗?”朱平安淡淡的回了一句。

    “是你心虚了吧。”赵大膺不屑的晃了晃肩膀,冷笑了一声。

    在朱平安跟赵大膺交锋的时候,仵作已经将级分在三块木板上,供众人验看了。

    “桂兰,小狗子......”刘大刀泪流满面,一米八的汉子哭的跟孩子一样,踉踉跄跄的在级中寻找他的妻儿。

    然而

    让他失望了。

    一块木板上的二十个级找遍了也没有,接着另外两块木板上的三十九个级也都一一的仔细看了,也没有。

    然后刘大刀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呢喃着:不对啊,怎么都不是啊,桂兰,小狗子,你们在哪里啊。

    其他刘大锤他们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展示在木板上的五十九个级。

    这些级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一个是他们的亲人。

    相反

    这些级似乎全都是鞑靼人的模样。很容易辨识,这些级都是鞑靼人的型,突出的特点就是髡,异族人的型,跟大明人完全不一样,一眼就能看出来。

    有的级是鞑靼人“呼和勒”型,头顶四周一弯头剃掉了,额前蓄留一排短,后脑上、垂鬟两边的头编成了鞭子;有的是披散头编着一条条小辫;有的是左右两肩披......

    一看就是非我族类。

    “这些都是鞑子。”

    “赵大人所献级均是鞑靼人。”

    在现场有不少熟悉鞑靼的官员,也有不少官员在去年鞑靼兵困京城的时候,远远的在城墙上见过鞑靼人,能认出这是鞑靼人的型。所以在看到这些级的时候,纷纷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