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二章 五小姐回来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苏轼。

    当府里侍女丫头鱼贯出入,将鲜花、羊奶、香料送入听雨轩的时候,六小姐就知道自己讨厌的那个五姐姐回来了……

    羊奶浴,鲜花浴,梅花露......还有那个大的惊人的浴池......

    “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比公主还讲究!不过是个沐浴,还折腾出这么多花样,要把三叔的家底败光吗?!”临淮侯府六小姐羡慕嫉妒恨的远远瞟着听雨轩的方向,鼓着嘴巴低声讽刺了一句,手里的帕子都被攥成了一团。

    六小姐身边的两个小丫头,此刻噤若寒蝉,跟鸵鸟一样低着脑袋不敢看自家小姐。

    此时她们心里面无比羡慕小杏、春桃她们,这次她俩帮五小姐采了那么多花瓣,肯定能得不少赏赐,五小姐出手最是大方了。上次她们帮五小姐指过一次路,就被赏了一个银豆子呢,每人都有一个呢。

    此时听雨轩热闹而忙碌,丫鬟老妈子往来不绝,将一件件珍贵的物件儿从二门搬了进来,摆放妥当;负责洒扫庭院的丫头将听雨轩里外打扫了一遍又一遍,洒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调制了梅花露的羊奶汤一桶桶抬入了浴室,一篮子、一篮子的鲜花瓣也被一并送入了浴室。

    浴室内此时雾气弥漫,春色缭乱。

    浴室内摆了一个木制的汤池,占了浴室大半空间,汤池越高一米,一个木制的阶梯供人拾级而上,汤池呈不规则的月牙形,可容数人沐浴,汤池边还有两尺余宽木制的平台,摆放着坐垫、果蔬、衣物,供人沐浴间隙小歇之用。

    池内设计精巧,池壁上装了数个锦鲤、莲花喷水头,小丫鬟将一桶桶羊奶浴汤倒入池外的一个暗槽内,锦鲤、莲花喷水头就会缓缓的吐水,使池内水温保持在一个恒定的温度。

    花瓣泡在水中,随着水波荡漾,让浴汤清香怡人。

    汤池内有供人沐浴坐的木质台阶,让人沐浴时更加舒适。

    此刻汤池内有三个美人儿浸泡在内,左右两个侍女模样少女服侍着正中的绝色少女沐浴,少女曼妙身姿隐在水中,露在水外的肌肤比汤池内的羊奶浴汤还要白嫩。

    绝色少女微微后仰娇躯,乌黑的秀发浸在浴汤内,宛如黑色的绸缎飘在水中,在水中画出了最美的瀑布。

    “画儿,节礼可都送出去了?”

    绝色少女纤纤玉手把玩着一缕秀发,随口问了一句,随着少女手上的动作,汤池内荡起一圈波纹,泛起一片波光粼粼。

    一旁包子脸小丫鬟一边服饰着自家小姐沐浴,一边用力的点了点头,包子脸被水汽蒸腾的红扑扑的,“放心吧小姐,都送去了。刚进京城的时候,我就按小姐吩咐,令人骑马送去了。”

    “嗯,那就好。”绝色少女点了点头。

    “刚刚我进来前,就收到信了,都送到了呢。姑爷在京城的老师府上快些,严府上稍稍慢了点,中途买扇子花了些时间,不过都是赶在中午前就送到了。其他几个大人府上也都送到了。都收下了呢。”包子小丫鬟邀功一样,包子脸都激动的红扑扑的。

    收下了。

    绝色少女闻言,俏脸蛋上晕开了一抹笑意。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也不过如此吧。

    “小姐,咱们是不是送的谢礼有些重了呀?好些东西都是老爷特意令人从南洋带给小姐的呢。”包子小丫鬟想到送出去的那些谢礼,就忍不住有些肉疼的嘟起了小嘴。

    “就那么点东西就心疼了?”

    绝色少女闻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瞥了过来,含笑含俏含妖,红润的小嘴微微翘起,噗嗤一声娇笑打趣道。

    一点也不在意送出去的谢礼。

    “小姐......那可不少了。”包子小丫鬟认真的说道,然后伸出小胖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数着道,“而且有一二三四五六好几家呢。”。

    “你这笨妞,账可不是这么算的。”绝色少女见状禁不住笑了。

    “啊?”包子小丫鬟闻言,张大了小嘴,跟只迷路了兔子一样,一脸懵逼。

    “只要他们收下了,就是赚到了。”绝色少女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啊?”包子小丫鬟闻言,更懵了。

    他们收下了,就是赚到了?这是什么意思,包子小丫鬟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怎么小姐说的话很简单,可是自己为什么怎么也听不懂呢。

    “浴先取之,必先予之。”绝色少女将目光转向西方,似乎透过墙看到数千米之外似的。身在浴池,心却已经到了数千米之外。那里,有她牵挂的人儿。

    好吧

    越来越听不懂了。

    包子小丫鬟索性自暴自弃了,用心服饰自家小姐沐浴。

    “哦,对了小姐。姑爷知道了会不会怪我们啊?”包子小丫鬟忽地想到了一件事,不免担心的看向自家小姐。

    “简单啊,不让他知道就好了。”绝色少女笑吟吟的看向包子小丫鬟。

    “啊?嗯嗯嗯,我不会说的,打死也不会说的。”包子小丫鬟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用力的摇起了头,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另外一边的小丫鬟,“琴儿,你也不许说,知道吗?”

    “那是当然。”另一个小丫鬟琴儿用力的点了点头。

    “还有还有小姐,画儿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严府就算了,严家父子俩,尤其是那个读研的大胖子爱财是京城出了名的,给他们送那么重的礼,他们肯定是欢喜的。可是,姑爷的老师呢,奴婢在京城可没有听过徐府爱财的说法呢。若是像姑爷在家的老师孙老夫子那样清正的话,可就不好了。”包子小丫鬟又想起了一件事,担心送礼送错了,她可是知道孙老夫子的脾气的,若是无缘无故给他送礼,他一准把人轰出来不行。

    “有些事情从别人口中是听不来的,要学会自己看。”绝色少女水汪汪的眸子在包子小丫鬟脸上转了下,红唇微张,微微一笑,“徐府在应天松江府上的田产这些年可是翻着倍的往上涨,从徐师入京为官以来,徐府的田产增长了近十万亩,你说他爱不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