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一章 徐阶到访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今日群官齐聚刑部,算是刑部近几年来少有的大事了,刑部自然要做好招待。刑部伙房也拿出了看家本领,四菜一汤看似简单,却是用尽了心思,用料考究不说,烹饪更是精细。

    鸡髓笋,鲜嫩爽口。

    庖丁采用江南自京杭运河运抵京城的鲜笋,切成均匀薄片,配上燕山山脚新采的菇菌,热油滚过的鸡块,浇上鸡骨髓熬的高汤,小火熬治而成。

    胭脂鹅脯,色香味美。

    庖丁取自农家养的大鹅,用盐腌制两宿,然后烹熟,熟后鹅肉呈胭脂色,故名胭脂鹅。加上一壶杏花酿,最是美味不过。

    剩下的群龙聚首、翡翠碧玉、西湖银鱼羹也是精心烹饪,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朱平安本来没有多少胃口,不过在尝了一口鸡髓笋之后,味道还是被打开了,跟刘大刀还有大锤他们一起吃的香甜。

    天下间,除了美人,便是美食最不能辜负了。

    没多久,桌上的四菜一汤就被朱平安吃了个底朝天。此时,其他桌上的官员也不过才吃了个盘尖而已。

    附近的几位自持清高的官员看着朱平安跟刘大刀等人吃在一起,不由侧目而视。

    一个状元郎竟然跟群泥腿子同桌而食!真是斯文扫地。

    等看到一桌四菜一汤被朱平安他们吃了个盘碗干净的时候,更是连连摇头。

    赵大膺也在关注着朱平安。

    一开始朱平安愣神不食,赵大膺心里讥笑不已,现在知道后怕了,告诉你朱平安晚了。

    然而,下一秒。

    画风突变,没有心理准备,赵大膺嘴都看歪了。

    什么狗屁的忧思食不下咽啊,朱平安这货胃口好的差点连盘子都啃了,吃饭跟风卷残云一样,三下五除二菜就光盘了......

    然而这还没结束。

    “烦请续菜。”

    盘碗告罄后,朱平安正了正衣冠,对侍立附近的差役说了句续菜,赵大膺闻言脸都气绿了。

    续菜?!

    怎么不撑死你个王八犊子!

    吃吧!

    等过了今天,你就该吃牢饭了,牢饭可没今日的饭香。你就好好吃吧!有你哭的时候!

    还要续菜?!

    其他人看向朱平安的眼神也都怪怪的,一个官员跟泥腿子一起吃饭也就罢了,还那么没出息的要求续菜.......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看,朱平安都淡然处之,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也不影响胃口。甚至在差役来续菜时,还好整以暇的称赞刑部伙房庖丁的手艺。

    有意思。

    远处被众星拱月的严世蕃扫了朱平安一眼,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若非那封奏折的话,严世蕃都想笼络一下朱平安了。

    午饭过后。

    去兵部取首级的差役还没有来时,陈情公堂又来了几位官员,其中一位是前些时候刚被提拔入阁的徐阶,另外还有张居正等人。

    徐阶笑容满面,走了进来,与严世蕃等人互相见礼。徐阶人缘不错,不仅中立党派与李党跟徐阶见礼,严党中也有不少人过来于徐阶见礼。这几个月徐阶常去严府,像晚辈一样拜谒严嵩,跟严嵩下下棋,喝喝茶,交流感情,跟严党的关系跟度蜜月似的。

    “学生见过老师。”

    徐阶来了,朱平安自然不能坐着,看徐阶跟严世蕃他们聊得差不多了,便正了正衣装,起身走到徐阶跟前,恭敬有加的拜见徐阶。

    “嗯,子厚来的正好,正说你呢。近前来,与你介绍几位士林前辈。你年少鲁莽,做事多有不成熟之处,还需多向几位前辈学习。”徐阶见朱平安过来行礼,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招手令朱平安近前来,将附近的几位官员介绍给了朱平安。

    徐阶每介绍一位,朱平安自然也都一一恭敬拜见。

    当然严党中的官员都没给朱平安好脸色,什么“我等可受不起状元郎的礼”、“你这学生胃口可真好”、“罢了,我们哪有资格教状元郎啊”之类的冷嘲热讽。

    对此,徐阶面上笑容不变。

    “诸位年兄,这是我不成器的学生朱子厚,涉世未深,易走错路。若是子厚失了足错了路,诸位也不用给我面子,该打打该罚罚。杜渐防微之责,舍诸位其谁堪任之!”徐阶在向附近官员介绍朱平安的时候,后面补了一句。

    大体意思就是:我这学生不成器,你们该打打该罚罚,防微杜渐,人人有责。

    虽然徐阶这么说,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徐阶能向众人介绍朱平安,也就向众人表明了一种态度。

    这就跟家长向老师还有周围朋友介绍自家的孩子差不多,什么我这孩子比较调皮,老师你们多费费心呀,不用给我客气,该打就打,该骂就骂。调皮捣蛋犯小错您也别客气,若是犯大错管不住,你就往死里揍,一点也别手下留情哈。

    但实际上呢,他给你介绍这是我孩子了,你能不给面子嘛?!你能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嘛?

    你敢往死里揍,试试!

    表面上看着是骂是贬,其实隐隐有一种维护在里面,徐阶向众人表明朱平安跟自己的关系,就是隐隐的一种维护。

    介绍给众人。

    这是一种潜规则,相当于正式的告知关系。如果徐阶装不挑明,大家也都揣着明白装糊涂;现在徐阶挑明了,众人多少也得顾虑下徐阶。

    尤其是门路比较深的官员,知道更多内情,徐阶前儿因为青词得了圣上的青睐,获赏飞鱼服,而这篇青词中“化虎为龙”关键句据说就是出自眼前这位朱平安之手。之前朱平安会试、殿试的青词也很出彩。这么一位高徒,徐阶又不眼瞎,怎么会轻易放弃呢。不说别的,就凭朱平安的青词功力,即便培养不成左膀右臂,以后留着写青词也好啊。

    “子升兄,今儿怎么来了?”严世蕃微微眯了眯独眼,笑着问道。

    “哦,东楼,你有所不知。今日内阁事少,上午交接完礼部事后,阁老便放了我半日的假。回家正好途经此处,听闻今日陈情,索性回家我也无事,便顺路过来凑凑热闹。”徐阶微微笑着回道,熟络的叫着严世蕃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