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五十章 做手脚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取来级验证?

    这可不是好消息,赵大膺心里面隐隐不安,那些人头究竟是鞑靼,还是刘家村的老幼妇孺,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事实了。毕竟,那些人头是他亲自领兵从刘家村“借”来的。

    当时收买仵作,把级型剃成了鞑靼人的样子,不过里面男女老幼还是能分辨出来的。鞑靼人打仗,总不可能有妇女、儿童吧。

    另外,那些级保存起来虽然有些脱水,可是熟识的人还是人能认出来的。更不用说,刘大刀他们几个是刘家村人了。

    赵大膺越想,心里面越是不安。

    “张大人,您是兵部侍郎,下官申请将赵大膺去年报功之级取来验明身份。”朱平安拱手向公堂主审席上的兵部右侍郎张固申请道,“此乃本案关键所在,还请大人下令。”

    “这个嘛,赵大膺当时所献级确实是封存于兵部库房......”公堂上张固话说到一半顿了顿,然后继续道,“不过,这些级却并非本官职责所辖。”

    张固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而是将朱平安晾在了那。这是官场上常用的推字诀,你推我,我推他,一推三二五,事情就黄了。张固显然深谙此道。

    “下官申请公堂验明级,此乃公堂职责所在。”

    朱平安再次拱手坚持道,我才不管你职责辖不辖呢,《大明律》说的很清楚,当事人申请公堂调取证据的话,公堂就应依职权调取。

    “这......”张固有些为难。

    在堂上张固为难的时候,旁听席上的严世蕃却是面上微微一笑,低头与身旁的赵虬耳语了几句,然后就看到赵虬连连点了点头,用余光扫了朱平安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刑部府库乃本官所辖,既然朱平安你想验明级,那本官就满足了你。凭此印鉴可去兵部府库,翻查薄册,取来级验明身份。”

    赵虬起身,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印鉴,随手交给了一旁侍立的差役,由其转交给公堂主审席。

    叔?

    赵大膺闻言有些急的转向赵虬,却见赵虬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瞬间,赵大膺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是啊,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啊,那些级所在的府库都是由我叔掌管的,狸猫换太子,鱼目混珠什么的,那岂不是轻而易举。别说是五十九个级,就是五百九十九个级,那也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嘛。

    想明白后,赵大膺也有恃无恐了起来,肆无忌惮的看着朱平安,讥讽道,“你想验明级,那就验啊。就是,朱大人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那头颅可不是什么四书五经,到时候我们的状元郎可别被人头吓坏了就行。”

    呃

    朱平安抬头看了赵大膺一眼,微微错愕了一下。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张捕头带人将级取来吧。”张固接到印鉴后,点了点头,取了一直令签并印鉴一块交给了刑部的张捕头,令其去兵部取来级。

    “张捕头他们去取级,诸位大人,我们也正好趁这时间用些便饭吧。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饿坏了诸位大人,我刑部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我刑部的饭比不上外面玉盘珍馐、秀色可餐,但胜在量大管饱,诸位大人请吧。”

    刑部尚书何鳌招手令一个差役去了主审席与王学益耳语了几句,然后王学益便起身笑着向众人说道。

    “王大人说笑了。”

    “听王大人这么一说,我这肚子也还真饿了,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呵呵,我们也趁此机会尝尝刑部的膳食,刑部的庖丁在我们六部衙门中可是出了名的。”

    公堂上在座的众位官员纷纷起身回应。

    呃

    朱平安......

    于是,众人就达成了一致,刑部的张捕头领着差役去兵部取级,大家呢就趁这个时间吃个午饭,等吃完饭后再继续开堂。

    刑部的庖丁早就将食材处理好了,就等着公堂传膳的指令呢,这边才达成一致,那边刑部伙房的饭食就由人端着一盘盘的呈上来了,荤素搭配,四菜一汤,热腾腾的。

    人微言轻啊。

    朱平安站在原地,摇头苦笑了下。

    刚刚朱平安注意到兵部左侍郎赵虬唤来了随行的官吏,交代了几句,然后那官吏就敢在张捕头前匆忙出门了。

    不用说,级肯定要被做手脚了。

    没办法,自己即便注意到此事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虬他们翻手覆雨。

    自己就是跟着张捕头去兵部取级,也阻止不了赵虬他们做手脚。他们有的是办法做手脚,自己跟张捕头去兵部,肯定免不了一些手续,而这些时间足够他们做手脚的了。

    不过,这一点自己之前也考虑到了,希望历史上的记载没有错误吧。

    “怎么了朱大人,怎么不吃饭啊?”

    在朱平安愣神的时候,旁听桌上的赵大膺手里拿着一个鸡腿晃晃的走了过来,在朱平安面前用力的啃了一口鸡腿,一边咀嚼着,一边讥讽的笑着。

    笑的如此快活,吃的如此酣畅......不过你高兴的太早了吧。

    朱平安抬起头,扫了他一眼,淡淡的回了一句,“赵大人,你是倒着骑马吗?”

    草!

    又来!你等着朱平安,吃完饭有你哭的时候!

    赵大膺脸一下子黑了,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嘴里的鸡肉也一下子乏味了!用力的瞪了祝平安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愤恨。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大约就是赵大膺此刻的心理吧,赵大膺想来奚落朱平安,却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的返回了他的桌子。

    午饭每桌四菜一汤,四五个官员拼一桌,严党的、李党的、中立的,总能拼一桌,朱平安是例外,其他官员出于这样那样的考量和顾虑,没有人过来跟朱平安拼桌。

    于是,朱平安孑然一人,独自占了一桌,一个人独享四菜一汤。

    “没人啊。正好,大刀你们有口福了,过来一起吃。桌子小了点,挤挤也能坐的下。”

    朱平安看着独自一人的桌子微微笑了笑,然后招手将刘牧、刘大刀他们唤来,招呼他们一并坐在桌上,共同用膳。

    刘牧刘大刀他们不是官员,刑部的伙房只给了他们一人两个馒头。这下好了,不用干啃馒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