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四十九章 验明首级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慢”。

    朱平安的一声慢字,声音并不大,可是那种啼笑皆非的音调,却是异常的醒目,轻而易举的抓住众人的耳朵。

    赵大膺翘起的嘴角,瞬间就枯萎了。

    公堂上的王学益听了这声慢字,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旁听席上的严世蕃,唯恐又是这位爷喊的。发现这位爷嘴角没有翘起的痕迹后,王学益才舒了一口气,不是你喊的就好。

    接下来,王学益才发现声音的来源者是公堂下站着的朱平安。

    “朱平安,你什么意思?是对大人不满吗?”

    赵大膺看到朱平安叫停了差役,忍不住大声的质问朱平安,顺便给朱平安戴了一个不满公堂裁决的帽子。

    “否。”

    朱平安惜字如金,勾着唇角微微笑着的说了一个否字。

    又笑!

    朱平安的微笑,在赵大膺眼中无比的刺眼,心里莫名烦躁,很想往他脸上踹几脚!

    “否?那你为何阻止大人的令签?”赵大膺冷笑了一声,紧咬着朱平安阻止王学益令签的事不放,借势压人。

    朱平安看着赵大膺微微笑了笑,没有理会他,然后转身向着公堂主审席长揖行礼,起身解释道,“王大人还请息怒,下官请大人通传刘牧、刘大刀、刘大锤他们六人是来作证的,若是将他们关入大牢,那又如何作证呢。还请大人三思。”

    “作证?”王学益闻言摇了摇头,哂笑不已,“他们有什么资格作证,刚刚本堂已经说了,他们一不在现场、二未目睹、三未耳闻,又有何资格作证。如此戏弄本堂,不押入大牢以儆效尤,岂非贻笑大方。”

    “就是啊,连现场都不在,有什么资格作证。若他们都能作证的话,那我也申请作证。我作证,赵大人杀敌有功,根本就没有杀良冒功。”

    “就是,朱平安这年纪轻轻,可是睁着眼说瞎话的功夫倒是一绝啊。”

    “作伪证,戏弄公堂,不把他们押入大牢,我们都不服。”

    “就是,我们不服。”

    公堂下以武官为首的赵大膺一伙的官员,开始起哄,攻讦朱平安,施压公堂,促使公堂将朱平安叫来的证人,全部押入大牢。如果成功的话,那朱平安这次就一败涂地了,连证人都没有了,他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在他们看来,他们的诉求再合理不过了。

    想想看嘛,公堂上王大人说的多清楚啊,刘大刀他们这几个泥腿子,又不在现场,做什么证?!听你们说梦话吗?!这不是搞笑吗,这分明是无视公堂严肃性,就该押入大牢,以伪证、诬陷罪论处。

    “呵呵,大人说笑了。不在现场,没有耳闻目睹,就不能作证了吗?”

    朱平安闻言,嘴角微微上翘,笑着摇了摇头。

    啊

    什么?

    朱平安你傻了吧,他们人都不在现场又怎么作证啊,当我们傻啊?!

    公堂上众人看着朱平安,也都不免摇了摇头,觉的朱平安这话说的太儿戏了。

    “朱平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有没有常识?不在现场又怎么能作证?”

    公堂下有个武官起身,一副看傻逼一样,鄙夷的看着朱平安质问道。

    “朱平安,他们不在现场,又如何作证?”主审官王学益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反问道。

    看你如何解释?!

    赵大人等人目光灼灼的盯着朱平安,等着看朱平安的笑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朱平安他舌灿莲花,难道还能颠倒黑白了不成。

    “刚刚大人已经验明身份了,刘牧、刘大刀、刘大锤他们六人是云梦山脚下刘家村人士,也就是下官弹劾赵大膺杀良冒功中受害的那个村子。诚然,他们并不在现场,也没有目睹耳闻赵大膺杀良冒功,但当日赵大膺邀功的首级都是刘家村的村民,也就是刘大刀他们的家人还有乡亲父老。本官请刘牧、刘大刀他们六人来此,就是要分辨当日赵大膺进献的首级是否是刘家村的父老乡亲?”

    “所以刘牧刘大刀他们在不在现场,是否耳闻目睹,都不影响他们作证。”

    朱平安立于堂下沉声解释,眼神锐利,不卑不亢,正午炽热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反射了一身的正气,身材并不高大的他,却给人一种俯视天地的强势。

    怪不得

    原来是要验明首级!

    公堂上主审官万恭和王诰相视了一眼,无声的交流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的确,不管刘牧他们是否在现场,他们是刘家村人的身份是不会变的,这一点刚刚验明身份的时候,就已经从他们的路引以及户籍黄册上查证了的。一个村子就那么点人,既然是刘家村人,那自然能认出刘家村人的首级了。

    “呵呵呵,验明首级?本官斩获首级上缴至今,已有半年有余,什么首级能放半年之久?”

    赵大膺闻言,对此嗤之以鼻。

    “就是,半年过去了,早就腐烂了。”

    “人头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要么掩埋,要么焚烧,谁还给你当宝贝放着啊。”

    “你们还能认骨不成?”

    堂下的一众武官也跟着嘲笑不已。

    面对赵大膺及武官的嘲笑,朱平安面色不变,背负双手,一字一句的缓缓道:“《军备条例》第三章第一一七款:军功必以斩首为重,盖斩首有实可据,不容冒滥。当先等项奇功既无实迹,易于诈冒,因此但凡斩获敌方报功者,必以首级论功。进献首级,当以草灰、石灰腌存,由兵部封存年余,翌年秋至告庙后再行焚烧掩埋。”

    “圣上颁发的《赏格》亦规定以首级论功行赏。”

    “另外,本官也有查阅去年赵大人的封赏文书,上面附有记载,赵大人去年进献的五十九具首级,就封存于兵部的武库司。兵部武库司距离刑部不过百余步,盏茶时间就能走个来回。取来首级,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朱平安引经据典,说的有凭有据,按照规定还有文书记载,赵大膺去年进献的首级至今仍然封存于兵部武库司。

    什么?

    闻言,赵大膺怔住了,心里面隐隐不安,两道眉毛也拧成疙瘩锁到一块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