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四十六章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败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孙子·谋攻篇》

    此刻陈情现场上映的这一幕,就是活脱脱的例子。

    赵大膺在朱平安步步紧逼的追问下,脸憋的通红,哑口无言,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一直以来,赵大膺将他后背的伤疤作为这次陈情的上好筹码,而且在攀附上严府得到承诺后,更是有恃无恐。身为军伍之人,却将“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一重要兵法忘至脑后。

    朱平安则不然。

    朱平安早在下河村收到刑部陈情的消息后,就已经在着手准备这次陈情了,而对赵大膺资料的收集则是一直都是重点。尤其是到了京城后,更是暗中打听、收集赵大膺的相关资料,从个人喜好、衣食住行到成长历程、交友任职等情况不分巨细都用心收集研究,可以说比赵大膺他自己更了解赵大膺。赵大膺有事没事喜欢光着膀子炫耀后背伤疤的事早就被朱平安了然于胸了。那么喜欢炫耀后背伤疤的赵大膺,又怎么会不在陈情现场炫耀一把呢?

    所以,朱平安在了解到赵大膺的这一喜好后,早就针对性的准备了应对方案。

    所以,出现现场这一幕,远远出乎了赵大膺的意料,却是在朱平安的意料之中。

    赵大膺被朱平安逼问的窘态,自然也被众人看到了眼里,对赵大膺是勇将还是逃兵的问题,基本上众人心里面已经有答案了。

    同样的伤疤

    往日炫耀的资本,此刻却如芒刺在背。

    看着朱平安戏谑的笑,赵大膺羞怒之下一口血鲠在喉间,然后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朱平安,强词夺理,后背受伤怎么了,我上次在战场上屁股还被鞑靼狗给射了一箭呢!”

    “就是,谁规定将士上战场就不能后背受伤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朱平安你一个没上过战场,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酸儒,有什么资格对将士指手画脚!”

    “你以为你是谁啊,读了两本书看了几本兵法就自以为是,读书读傻了吧。”

    “毛都没长齐呢,你懂个卵子!”

    赵大膺的窘迫被旁听席上的武官看在眼里,不少人纷纷起来声援赵大膺,对朱平安进行言语上的攻击。

    他们才不管赵大膺是猛将还是逃兵呢,只要赵大膺是武官,只要赵大膺是严府的红人,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来支持赵大膺,这是利益所在,也是他们的立场。

    不过,好心不一定办好事。

    这些武官的言语非常粗俗,不像是在辩论,更像是在吵架,尤其是酸儒等对文人侮辱性的称呼,令在场的文官听着很刺耳,也将一些有自我判断的中立官员推向了朱平安这一方。

    当然,至于严党一方的文官,虽然心里对这些武官诸多鄙夷,但还是替场上的赵大膺说起了话。文官比武官言语上的水平高多了,逻辑条例也清晰的多。

    不过,在第一个文官刚声援完就被朱平安打断了。

    “多谢诸位见教,但平安还是想请赵大人解惑。”

    场上众人的反应也大体在朱平安的预料之中,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向着旁听席众人遥遥一拜,打断了严党文官一方对赵大膺的声援,然后又转过身来,继续对赵大膺问。

    这是**教导的道理,“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趁你病要你命,抓住时机将扩大战果,彻底将赵大膺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

    你有完没完?!

    赵大膺狠狠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嘴巴张了张,又合上,想开口将朱平安辩解的体无完肤、斯文扫地,可又不知怎么开口......

    现场只听到一声嘴巴张开闭合带来的口水声。

    可谓

    尴尬极了。

    即便没有抬头,也能想象此刻众人的神情,赵大膺感到喉间一股腥甜,对朱平安的恨意更深了。

    “啪!”

    公堂上的一声惊堂木,给赵大膺解了围。

    “够了,时间都快至正午了,就不要在这些旁枝末节的问题上浪费时间了,且赵大膺后背上的伤疤与本此陈情无关,公堂就不再质询了,如若有兴趣,等公堂陈情结束后,你们再讨论去吧。”公堂上的刑部侍郎王学益以时间问题终止了赵大膺伤疤问题的争论。

    可笑

    这个问题是你们开的头,一开始赵大膺露出伤疤争取同情支持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浪费时间以及伤疤与本次陈情无关呢?!当没占到便宜还惹了一身骚的时候,却又说起与本案无关了,呵呵,还真是可笑。

    不过,虽然有些遗憾,但是目的已经达到了。赵大膺想利用伤疤证明他的武勇,证明他赵大膺是靠他自己的勇武获取功勋的,根本不需要借老百姓的头,进而反驳朱平安弹劾自己的奏折。

    赵大膺想的很好

    结果不仅没能证明他的武勇,反而弄巧成拙,在众人心中留下了懦弱、逃兵的印象。

    总体上已经达到了目的,而公堂又在程序上偏向于赵大膺,朱平安便向着公堂拱了拱手,微微哂笑了一下。

    赵大膺再次狠狠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妈的,这次是自己大意了,被朱平安这小子竟然抓到了自己把柄!接下来自己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哼

    朱平安,你以为你侥幸赢了一个子,就赢定了吗?

    幼稚!

    让你暂且先高兴一下,接下来有你哭的时候,老子可不会再给你可趁之机了。

    你就是证明老子是逃兵又能怎么样,就像王大人说的那样,这跟本次陈情压根就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要证明老子杀良冒功,可以,拿证据来啊!

    你有什么证据?

    你能让那些死人说话指证我吗?

    你以为你手里的底牌我不知道吗?呵呵,正好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到头来,你还是要落个诬陷的罪名!

    你不能证明老子杀良冒功,那按照诬陷反坐,你就犯了杀良冒功的大罪。这可是罪无可赦的重罪,到时候,别说是你的功名了,就是你人头都保不住,你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想到这。

    赵大膺再看朱平安,就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顺眼多了,阴阴的笑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