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四十三章 朱平安,你可知罪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伤疤就是军人的勋章。

    刑部公堂像是变成了赵大膺的秀场,赵大膺光着膀子以各种姿势和造型将将后背的伤疤展示给众人,宛如得胜归朝的大将军一样,神采飞扬、趾高气昂。

    赵大膺将众人被震撼的样子收入眼中,满意的勾起了嘴角,已然是胜券在握了。

    我的伤疤,是我的勋章。

    我的伤疤,也会成为你朱平安陷害忠良将领的罪状。

    赵大膺用胜利者的眼光扫了朱平安一眼,仿佛已经看到朱平安因为诬陷罪被投入大牢了。

    “赵大人,你身上怎么又这么多伤疤?”旁听席上有位昨日跟赵大膺喝过酒的武官起身,装作好奇的问了一句,一下子问到了赵大膺的心坎上。

    众位官员也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一时间赵大膺就成了整个公堂的中心,万众瞩目。

    “这条刀伤长七寸三分,深入肩胛骨一寸,这是嘉靖二十三年,我赵某人在宣府出塞抗击鞑靼时留下的,当时风沙弥漫,遮天蔽日,我一人硬抗两个鞑子十夫长,宰了一个跑了一个,留下了这道深入肩胛的疤痕......”

    “这一处枪伤,尺寸逾两文铜钱大小,这是嘉靖二十七年,我赵某人在蓟州跟海西女真交战时留下的,我杀敌起兴不小心深入敌阵,被一队女真精骑围攻,力竭时躲闪不及被刺了一枪,幸好我命大被战马驼了回来......”

    “这一处刀伤长六寸六分,宽逾三分,深逾五分,这是嘉靖二十九年,我赵某在人大同随总兵大人出塞时留下的,鞑靼狡诈,轻骑冲散了我们军阵,我等各自为战,从太阳刚出山,一直打到太阳落山才打退了鞑靼。我追击一名鞑靼千夫长时被砍一刀,这一刀差点要了我赵某人的命,幸赖皇天庇佑,我足足躺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

    “这也是一处刀伤,比上一处小了两寸,也是嘉靖二十七年留下的,鞑靼入大同打草场,我大病初愈披挂上阵,手生疏了才砍了一个鞑靼狼崽子就又挂彩了。”

    “这一处箭伤是去年庚戌之乱,我奉命率部追击鞑靼偏师,被一个鞑靼狗给射的。不过射了我赵某人,他们也没落下好,被我率军一阵掩杀,足足斩五十九......”

    赵大膺赤着膀子,伸手反指着伤痕,详细讲解它们的长短尺寸、受伤年代,如数家珍一样,一一跟众人道明伤疤来历,慷慨激昂,唾沫星子横飞。

    每一条伤疤,赵大膺都配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众位官员听得热血沸腾,仿佛亲历战场一样,仿佛亲眼看到了一员虎将身披赤红战甲在敌军中来回往来冲杀一样。

    “好!”

    “彩!”

    “真是一员虎将!”

    “如此猛将,真乃当时赵子龙!”

    “有赵将军此等血勇虎将在,何愁鞑靼不灭,何愁倭寇不除!”

    “赵将军真是勇猛万人敌,有赵将军真乃我大明之幸,若人人都如赵将军,那我大明必将再次封狼居胥。”

    在赵大膺每介绍完一条伤疤,堂上堂下都会有一阵叫彩声,尤其是旁听席上的武官更是踊跃,堂上堂下的众位官员都被赵大膺的伤疤震撼到了。

    不仅仅是严党,包括李党、中立党派,众位官员皆是一致好评!

    严党就不用说了,即便赵大膺没有伤疤,即便赵大膺是个酒囊饭袋,他们也是站在赵大膺这一边的,这是立场。

    而李党、中立党派的官员一开始的时候,心里对赵大膺多少还是有偏见的,朱平安弹劾赵大膺杀良冒功的奏折写的很好,写的怵目惊心、鲜血淋漓,写的振聋聩、直指人心,他们刚得知奏折内容时,心里是震撼的,愤怒的,天下竟然有如此丧尽天良之人......

    不过现在

    看了赵大膺后背纵横交错、蜈蚣一样狰狞的伤口后,他们却说对赵大膺刮目相看。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朱平安的奏折写的虽好,可也只是纸面文字而已,他们又不是亲眼所见,此刻亲眼目睹了赵大膺后背犬牙交错的刀伤、剑伤、箭伤,已经被震撼到了。

    心里面也不由浮现老祖宗留下的这条理智之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从这件事,他们又重新掌握了这句话。

    纵然立场不同,纵然赵大膺是严党。可是,却也无法抹掉赵大膺是员铮铮铁骨的虎将的事实。

    有这么多纵横交错的伤疤,谁敢说赵大膺不是一员血勇虎将?!

    一员如此血勇的虎将,他会缺乏军功吗?一员为国为民连年征战的猛将,他会将屠刀砍向百姓吗?

    完全没必要啊,缺少军功,他去战场上再冲杀一阵不就有了吗,何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借”老百姓的头颅,况且,将屠刀挥向无辜百姓,这对虎将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他们是不屑于如此做的。

    朱平安,你拿什么跟我斗?!

    听着雷鸣的叫好声,看着堂上堂下为自己震撼的官员,赵大膺不由勾起了唇角。

    趁热打铁。

    赵大膺解说完伤疤,立马单膝下跪,双眼饱含愤怒的眼泪,抱拳请公堂上的主审官们为自己做主,言语里满是愤慨和心酸:“我赵大膺尚未加冠便赴战场,为大明出生入死十余载,不管是鞑靼还是女真,不管敌人有多凶残,我赵大膺从没皱过一次眉头,也没后退过半步!可是,到头来,却凭空被人冠上了杀良冒功的罪名,末将不服!”

    “末将不求升官财,只求大人主持公道,洗刷末将的不白之冤!”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末将征战十余载,却被人冠上如此罪名,末将无颜见列祖列宗,还不如自刎以证清白,也好清清白白去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赵大膺愤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高,最后都如咆哮一般,如怒火攻心一样脸色通红,脖子上也是青筋毕露,激动之下双手攥紧拳头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胸膛,打的“咣咣咣”作响。

    最后更是,抓起地上的佩剑,就要抹脖子。

    如果不是旁边的锦衣卫动作快,拦住了赵大膺的话,赵大膺都要自刎了。

    此情此景,见者伤心。

    任谁看都是心有不忍,恍若感同身受,仿佛看到了岳鹏举屈死于风波亭。

    “啪”

    公堂上的惊堂木恍若雷震,刑部侍郎王学益朝着公堂下声严色厉的喊道:

    “朱平安,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