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四十二章 勇武大膺,满背伤疤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朱平安口中的这句话引燃了刑部陈情的第一波小**,有一些官员被朱平安这句话触动,看了看朱平安,又看了看赵大膺,然后低下头轻声交流,他们是中立派与李党中的官员。

    “感觉说着这种话的人,不像是诬陷忠良的人。”有位官员低着头与旁边的同年交流。

    “嗯,我也感觉不像。”另一官员点了点头。

    “嘘……静观其变,再看看也不迟。”他们旁边的另一官员伸出手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声提醒了一句。

    类似于这一幕,在公堂旁听席还有数起在上演,虽然人不算多,但是却也不容忽视。

    “赵大膺,对于朱平安所言,你有何话说?”公堂之上主审官大理寺万恭将目光转向赵大膺。

    “回禀大人,朱平安所言纯属污蔑,无中生有,此等罪名下官担当不起。下官为我大明出生入死十余年,杀敌立功,到头来被人如此污蔑,下官不服。”赵大膺向着主审席抱拳,严厉的瞪着朱平安,愤愤不平的说道,眼神就像是要冒火一样。

    赵大膺的言行举止,真的跟被平白污蔑了一样,让一些官员又疑惑了起来,不得不慎重了起来。要知道古往今来,被文官构陷的武将数不胜数,别忘了,现在秦桧夫妇还在岳飞墓前跪着呢。

    “快看。”

    正在思索的一位官员被旁边的同年轻轻推了下胳膊,示意他赶紧往前看。

    怎么了?

    这位官员愣了下,然后才抬起头顺着同年的目光看去,才将视线转过去,就忍不住惊讶的“咝”了一声,眼皮子都抖了一下。

    卧槽。

    我的眼睛啊,这是要干什么,怎么脱起衣服来了?

    谁能告诉我,在我思索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公堂上的赵大膺开始脱起衣服来了。

    只见视线中,公堂上的赵大膺正在卸甲,他头上的红皮兜鏊已经摘下来丢到脚边了,正在脚边滚啊滚的,护耳、护颈也被摘下丢在一边,此刻赵大膺正在反手解盔甲的锁链,很快就熟练的将V字领黑红铁铠脱了下来,随手丢到了地上。

    哐当

    铠甲很重,落在地上哐当作响。

    接着,臂甲、腿甲、护裆等也都被解下,丢到了地上,咣当作响。

    赵大膺铠甲脱了不算完,接着又脱起内袍来了,一副不脱光不罢休的架势。

    公堂上的很多官员都被赵大膺的行为弄懵了,一言不合就脱衣,这是要干什么?

    干啥需要脱衣服啊?

    虽然这里没有女眷,可是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斯文扫地,真是斯文扫地。

    这是公堂,不是你家!

    公堂上的主审官万恭想要出言喝止赵大膺,一旁的都察院王诰拦住了万恭,低声道“稍安勿躁,且往下看”。

    很快

    只见公堂下赵大膺脱内袍的时候,绳扣繁琐,一怒之下将内袍直接用手给撕了。

    咔嚓

    袍子就被撕裂了,腰带还是系着的,撕裂的袍子就这么倒垂落到了地上。

    上身一丝不挂的显露在众人眼前,在阳光下,一身肥嘟嘟的肉闪闪发光。

    朱平安静静的看着光着膀子的赵大膺,无语的撇了撇嘴,还以为你军伍之人得是八块腹肌呢,好嘛,结果你丫直接九九归一了......肚皮上的肥肉还叠箍了一个圈......

    穿着衣服看着挺壮,没想到脱了衣服却是一身肥肉!

    就从这一身膘就能看出来赵大膺这军人当的不称职,谁家天天习武会一肚子肥肉啊,不说八块腹肌吧怎么也得是浑身腱子肉吧,你这倒好跟猪圈里快出栏大肥猪一样,白白净净肥肚子,哪有一丝武勇的味道。

    “我赵大膺尚未加冠便赴战场,为大明出生入死十余载,刀山火海上阵杀敌,别管敌人有多少,别管敌人有多凶残,我赵大膺从没皱过一次眉头,也没后退过半步……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赵大膺没有给大明军人”

    赵大膺赤着膀子,一手用力的拍着胸膛,拍的胸膛梆梆作响,肚皮上的肥肉都跟着晃两下,另一手激动的上下挥舞着,像一头趴在圈墙上的肥猪一样慷慨激昂的咆哮道。

    吐沫星子都快喷到朱平安脸上去了。

    朱平安微微侧身躲开,淡定的看着赵大膺,微微勾了勾唇角,已经猜到赵大膺要做什么了。

    等你好久了!

    早就听说你喜欢光着膀子向别人吹嘘身上的伤疤了,呵呵,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继续,我看好你哦。

    很快

    跟朱平安猜的一样,赵大膺就开始以他后背上的伤疤做文章了。

    “我赵大膺能有今天,都是我赵某人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是我流血流汗拿命换来的!!我赵大膺想要军功,何需去为难穷苦百姓,披甲执刀、跨马扬鞭去找鞑子讨要就是了。”

    光着膀子的赵大膺一边慷慨激昂的说话,一边故意转动身体,骄傲的将后背上纵横交错的刀伤剑伤箭疤展示给公堂主审席以及旁听席上的众位官员。

    就像展示勋章一样。

    “呀,快看。”

    “我的天啊,赵大人怎么受了这么多伤。”

    “天啊,赵大人这后背上怎么这么多伤疤,左边那一处刀伤都得深可见骨了吧。”

    “一、二、三、四......呃,还有一处箭伤,真是不可思议,赵大人竟然受了这么多伤,这得经历多少次出生入死的血战啊。”

    众位官员们看着赵大膺后背上纵横交错的五处伤疤,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这狰狞的伤疤看着都觉得疼,那赵大膺得经历什么样的血战啊,众位官员都被赵大膺后背上的伤疤给震惊了,纷纷对赵大膺刮目相看。

    这么多伤疤

    真是一条好汉。

    好一员虎将!勇将!

    如果我大明军人都像赵大膺这样勇猛无畏,那像鞑靼、倭寇这样的跳梁小丑,如何敢在我大明家门耀武扬威,若我大明军人人人都如赵大膺,这些边患也不过是疥癣之疾,挥手可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