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四十章 刑部陈情(三)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慢着,我有异议。”

    公堂上的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但却在公堂上异常醒目。

    一开始赵大膺说了无异议,这在众人意料之中,要是赵大膺说有异议才是脑袋被驴踢了呢,自己叔父做主审官,这是多么求之不得的事呀。

    后面朱平安说了无异议,这有些出于众人意料,不过却是赵大膺等人喜闻乐见的事情,本来想着如果朱平安提出异议的话,还要多费些口舌,不过既然你朱平安这么识趣的说了无异议,那就皆大欢喜了。

    好的开始,等于成功的一半。

    听朱平安说无异议后,赵大膺、赵虬、王学益等人的嘴角已经勾起一半弧度了,笑容都忍不住的要绽开了。

    可是,就在赵大膺等众人才放松的时候,嘴角的笑容才绽开一半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懒洋洋的声音“慢着,我有异议。”

    这一句话,如呼啸而来的耳光,赵大膺等人别说脸上的笑容了,脸都被打歪了!

    是谁?!

    是哪个不长眼的喊的?

    你有异议?你有个毛线异议啊,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

    妈的,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人家当事人赵大膺都没喊异议,就连朱平安也没有喊异议,那是谁喊的?喊什么喊,你特么是谁啊,怎么这么咸吃萝卜淡操心!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不知道这案子有多重要吗,这案子背后可是事关严嵩严阁老!你是吃了熊心啊,还是吃了豹子胆啊,竟然敢在这里捣乱?

    这是要搞事情啊!

    “谁喊得?扰乱公......”

    公堂之上的赵虬闻言,一脸阴沉着转过头来,双眼里蕴满了杀气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公堂上的王学益赵大膺等人也都一脸怒气的转过头来,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喊的有异议。

    准备狠狠的教训一番。

    然而,当他们转过头的时候,却一个个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半张着,一脸懵逼,嘴里的话都一下子哑火了,赵虬喊了半句的扰乱公堂的堂字都又硬生生咽回到肚子里,憋的都快翻白眼了。

    其他人的话也都是没出口,就又憋会肚子里去了。

    只见他们视线中,一个土肥圆的独眼胖子,正眯着眼睛笑眯眯的,浑不在意的看着他们。

    那浑不在意的小眼神,满满的都是嚣张、飞扬跋扈的感觉。

    显然,刚刚的有异议就是他喊的。

    “我喊的,怎么了,不可以吗?”独眼的土肥圆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公堂之上的赵虬等人问道。

    “可,可......可以,当然可以,严大人。”赵虬愣了下,然后咽了口口水回道。

    独眼的土肥圆,太具有辨识性了,在场的众人谁不认识啊,这可是严世蕃严公子,权倾天下的严嵩严阁老的公子,就是给赵虬十个胆子,也不敢说严世蕃扰乱公堂啊。

    “当然可以。”刑部侍郎王学益等人也都接着回道。

    不过

    我的严公子啊,你这又是要干什么啊。

    赵虬、王学益等人满脸的不理解,不明白为什么严世蕃要说有异议啊。

    要是说朱平安对公堂上的五个主审官有异议的话,他们都能理解,可为什么偏偏严世蕃严大人提异议啊。

    赵虬是咱一伙的,王学益也是,拓海那边也是定好的,跟锦衣卫指挥使6炳6大人那边也沟通过了,都没问题。

    难道说严公子是对主审中的大理寺万恭或者是都察院王诰有异议?想要把这两个不安定因素扼除在摇篮中吗?

    没必要吧,也不好弄啊,万恭是中立派的代表;王诰是李默那一派的;自己这一派占三个人,中立派占一个,李默那派占一个,这都是三股势力达成共识的。

    不管怎么看,我们这一派都是占据绝对多数,没必要吧。

    若是将李党或中立党逼的太很,恐怕会适得其反吧?

    想来想去,赵虬、王学益等人也不明白为什么严世蕃会提出异议来,根本想不明白。

    其实不仅是他们,就连朱平安都一脸懵逼,想不明白为什么严世蕃会提出异议。

    “可以啊?”严世蕃微微笑了笑。

    “当然,当然。”赵虬等人自然不会有异议。

    “那你就下来吧。”严世蕃懒洋洋的伸出熊掌一样的爪子,点了点公堂上的赵虬。

    什么?

    王学益等人见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赵虬看了看左右,又看了看严世蕃,一脸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指了指自己。

    “对,就是你赵大人,下来吧,别在上面站着了。”严世蕃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严公子你是吃错药了吗?

    赵虬等人都忍不住想要问严世蕃了。

    “赵侍郎,这堂下的赵大膺你不会不认识吧,你侄子啊。你侄子被弹劾,你做叔的在公堂上主审,不合适吧?是不是该回避?”严世蕃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呃

    严公子,你确定你没吃错药吗?!你是跟谁一伙的啊?!这是朱平安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啊!你一张嘴就做了了。

    我的严公子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大义灭亲也不是这时候吧?!

    赵大膺等人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尤其是公堂上的赵虬,在上面也不是,下来又心有不甘,众目睽睽之下,四五十的人老脸都红了,茫然无措的看着严世蕃。

    “下来吧赵大人,我这还有个座。本来这主审官本来也有让我严世蕃来做,可是我没有答应。这赵大膺呢去年在庚戌之变中表现不错,立有战功,被我老父下过请功的折子,而且我呢跟赵大膺私下关系不错,喝过几次酒。有这么几层关系在,我得回避一下。”

    “所以,赵大人你也回避一下吧。你们兵部的右侍郎张固张大人不是在嘛,让张大人替你主审好了。”

    严世蕃拍了拍旁边的空座,一本正经的说道。

    靠

    朱平安闻言,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果然是严世蕃,这心机真是冠绝天下。

    朱平安忍不住想起一个笑话:某单位竞争上岗、轮到某美女上台演讲、面试官中一领导突然起身说:“这是我亲戚,我应回避一下。”遂离开会场。之后,其女顺利晋升成功。

    靠,严世蕃就像笑话中的那个面试官领导,赵大膺就是那个美女面试者,经过严世蕃这么一弄,这下台上台下都知道严嵩、严世蕃、赵虬跟赵大膺的关系了,严世蕃直接都挑明了,这下主审官也好、旁听官也好,刑部书记等等,大家全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且,兵部右侍郎张固也是不折不扣的严党!

    赵虬换张固,就跟左手换右手一样,完全没有影响,都是一双手,心都是歪向赵大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