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三十九章 刑部陈情(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太阳渐渐爬至11点方向,明亮的阳光晃的睁不开眼,昨晚的狂风暴雨似乎都成了久远的记忆。

    “威武......”

    阳光下刑部庭院公堂的两排差役持着水火棍,低缓有力的喊着威武,正式拉开了刑部陈情的帷幕。

    “啪”

    一声惊堂木,在大堂上拍响。

    “来人,带朱平安、赵大膺上堂。”大堂之上五位主审官互相谦让了一下,最后由代表东道主刑部的刑部侍郎王学益拍响了惊堂木,传令差役带朱平安和赵大膺上堂。

    令下后,两个差役走到朱平安跟前,跟要带犯人一样,一边一个伸出手来。

    “不用麻烦,我自己会走。”

    朱平安用目光制止了差役拉扯的动作,然后整了整衣衫,迈步向公堂走去。

    这是陈情啊,还是审讯啊?!朱平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相对于朱平安来说,赵大膺待遇好多了,人家是被差役恭请上去的,主审官也都态度和和蔼蔼的。

    啧啧,今天完全是赵大膺的主场啊,早就安排好了吧,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朱平安一边走一边勾着唇角不屑的笑了笑,伸了个懒腰,走上了公堂。

    “下官朱平安,见过诸位大人。”

    朱平安走上公堂,向公堂上的主审官拱手见礼,接着又向两边的旁听席拱手见礼。

    “免了。”

    过了许久,才听到公堂之上的主审官淡淡回了一句。

    “堂下何人?”虽然明知堂下站着的是朱平安和赵大膺,但公堂之上的主审官还是按着程序问了一句。

    “下官翰林院侍读朱平安。”

    “下官西城兵马司指挥、千户赵大膺。”

    朱平安和赵大膺几乎同时回道。

    “嗯,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升堂吧。”公堂上主审官员点了点头,又拍了下惊堂木。

    “威武......”差役手中的水火棍频频敲着地面,低沉的威武声又响起,喊出了公堂的堂威。

    差役喊威武跟主审官拍惊堂木都是出于“堂威”的目的,通过这些来传达律法的权威与神圣,简单来说就是震慑、吓唬人,用来训民和统管百姓。

    朱平安早就知晓其中缘由,所以这一套对他是无用的,心如止水不起半点涟漪。

    朱平安站在堂下,整个人宛若海浪中耸立的一块巨礁一样,一浪又一浪拍过来,都不能撼动它一分一毫。

    朱平安的镇定自若,让不少旁听的官员暗暗称奇,在他们看来像朱平安这种年纪的少年,乍见到这种阵势,肯定会心生惧色、紧张啊什么的,不过却没想到朱平安竟然会如此镇定。他们都在官场历练久了,眼睛也毒的很,能看出朱平安这并不是强装的镇定,而是心理素质强大、由内到外散发的镇定,就像官场上历练了十余年的老官僚一样。

    “翰林院侍读朱平安弹劾千户赵大膺一案,今日于刑部进行陈情,现在由锦衣卫同知拓海拓大人、兵部左侍郎赵虬赵大人、刑部侍郎王学益王大人、大理寺少卿万恭万大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诰王大人,以及本官刑部王学益,联合主持陈情。赵大膺,朱平安,汝等对本次会审可有异议?”

    今日五部联合会审,因为刑部是主场,刑部侍郎王学益在诸位主审官的谦让下,理所当然的作了会审主持。

    这都是会审程序性的问话。

    大体上就跟现代法院开庭时主审法官宣布合议庭组成人员,询问当事人对合议庭的组成人员是否有异议。其隐含意思是,如果认为合议庭组成人员与案情有利害关系或者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影响审判的话,可以申请相关人员回避。

    “无异议,下官相信诸位大人肯定会秉公审判,还下官以清白。”赵大膺率先回道,说完后,示威性的扫了朱平安一眼。

    赵大膺自然不会有异议了,主审官中坐着的由他叔父赵虬,还有他重礼拜访过的官员,还有同为严党的中坚官员,除了个别主审,几乎都是对他有利的。

    朱平安抬起头一一扫了堂上主审官员,微微眯了眯眼睛,稍作思考。

    异议?

    赵虬是赵大膺的叔父,肯定会偏向赵虬;刑部侍郎王学益是刑部尚书何鳌的亲信,何鳌如今又依附于严嵩,王学益也是严嵩党羽,想都不用想,王学益肯定会偏向于赵大膺;锦衣卫同知拓海是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的亲信,陆炳虽然不是严党,不过经过与严嵩联合整治前首辅夏言后,跟严嵩关系急剧升温,想来拓海也会偏向于赵大膺;

    大理寺少卿万恭,朱平安有些印象,他是治水专家,是个能臣,至于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诰不是严党,王诰他是吏部尚书李默一党的,但李默屡看自己不爽,最近又因为自己写的《厚黑学》更是视自己为士林败类。谁知道,李党是在此与严党打擂呢,还是会借此机会清洗掉自己这个败类呢。

    所以,算起来,如果要申请回避的话,公堂上的主审自己就得回避一大半......

    但是赵虬好说,可以以与赵大膺叔侄关系提出异议;但是其他主审呢,你说他们是严党,所以提出异议?今日的严党多着呢,主审官有,旁听的更多。

    这可不是什么法定理由,公堂上肯定不会支持自己的,而且还会彻底恶了严嵩,得罪了主审官,自己得不偿失。

    还有一点你怎么证明人家是严党呢?

    所以,异议的话只能异议赵虬一个,与形势无补,其他偏向赵虬的主审依然在。而且即便异议赵虬,也不见得能成功。万一人家表态一个大义灭亲,其他主审趁机说什么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什么的,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这是封建社会,可不是现代的法治社会。在现代法治社会,亲属关系,肯定会回避的,封建社会可不一样,提了也可能会被驳回。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既然如此,还不如索性不提。

    让他们先得意一会,放松警惕,到时候会更有意思。

    上面想的很多,但在朱平安心里也就一瞬的事,时间距离赵大膺说完无异议,都还不到一秒。

    “下官无异议。”朱平安略作沉思就拱手回道。

    在朱平安说完后,一旁的赵大膺都忍不住勾起嘴角了,公堂上的赵虬扫了朱平安一眼,别有深意。

    公堂上其他知道赵大膺与赵虬关系的官员,看着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朱平安还是太年轻啊......

    “好,既然都无异议,那就正式开始陈情。”刑部侍郎王学益点了点头,拍了下惊堂木。

    “慢着,我有异议。”

    就在此时,忽听一声传来,声音在公堂上异常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