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三十五章 再看气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朱大人能迷途知返,收回弹劾的话,本官会既往不咎的,放心,本官也会向主持陈情的诸位大人求情不予追究朱大人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不是啊朱大人?”

    赵大膺拍着朱平安的肩膀,俯下身子凑近朱平安的脸,瞪大眼珠子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朱平安,浑身散发着威胁的气息。

    像饿虎在看一只小白兔。

    又如一个冰山俯视着一艘独木舟一样。

    呼......

    朱平安看着近在咫尺的赵大膺,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很是突然的,蓦地向前吹了一口气。

    突然的一口气吹来,将赵大膺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脑袋,往后退了一步。

    危机自解。

    “我就不劳赵大人费心了,赵大人还是先顾好自己吧。”朱平安见状呵呵一笑,笑眯眯的看着赵大膺晃了晃手指,乌黑发亮的眸子里弥漫着自信的神采。

    蔑视。

    **裸的蔑视。

    一笑,一晃,将之显露的淋漓尽致。

    赵大膺对自己刚才的退缩,恼羞成怒,向前一步恶狠狠的瞪着朱平安,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威胁道,“朱平安别给脸不要脸,你要识相的话,就自己认个错,你污蔑我没什么,可你竟连严阁老都污蔑。你现在认错,还有挽回的余地,待会等陈情了,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朱平安抬头看了看赵大膺,像看一只马猴一样,微微摇头笑了笑。

    “朱平安你年纪小,容易受人蒙骗,犯点错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关键是知错能改,既然赵千户都这么说了,你就认个错,我们一起帮你说个情,也不是什么事。”

    “就是,赵千户都给你机会了,你就抓紧了,省的到时候罪加一等。你就是哭都没有机会了。”

    “姓朱的,别给脸不要脸哈,我们赵千户大人大量,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其他武官见状,纷纷上前,或是劝说朱平安认错,或是直接指责朱平安。

    “道不同不相为谋。”

    朱平安见状摇了摇头,收敛了笑容,拱手向众人说了一句,然后昂首阔步从众人中穿了过去。

    “朱平安,你会后悔的,陈情后我会去大牢看你的,希望那时候你的嘴还能这么硬!土鸡就是土鸡,就是插上翎毛也变不成凤凰!啧啧,可惜了,你们老朱家祖坟冒青烟、走了狗屎运才出了你这么一个官,好不容易光宗耀祖一年,可惜马上就要打回原形了。呵呵呵,赵锦和周冕就是你的榜样,等到你被削了官职蹲大牢的时候,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放心,到时候你的家人一个都跑不掉,不信,咱们走着瞧......”

    赵大膺在朱平安穿过人群走上刑部大门前第一个台阶的时候,追了上去,在朱平安耳边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威胁道。

    说完后,赵大膺用力的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光宗耀祖......”

    听到赵大膺威胁的话,朱平安转过身看了眼赵大膺,然后扯了扯嘴角笑了笑,轻声呓语了一声。

    光宗耀祖?

    赵大膺就在一边,也听到了朱平安的呓语,然后一怔,姓朱的傻了吗,被我诅咒了一顿,怎么还嘟囔起光宗耀祖了。

    在赵大膺愕然的时候,朱平安眼前旁人看不到的一阵波动,然后视线里就看到了赵大膺的气运。

    已经好久没用过这个奇异的能力了,当初感觉太鸡肋了。刚刚若不是赵大膺讽刺时提到光宗耀祖,又以家人威胁,朱平安还想不起来用这个能力。

    这个能力和之前相比,似乎又出现了一点变化。

    在视线中,赵大膺头顶上的血红色气运柱,如长虹灌日一样,血光滚滚的从天而降,一点也不外泄的落入了赵大膺头顶之上。

    除了头顶上外,朱平安还在看到赵大膺浑身如动漫片里的特效那样,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息,滚滚的血红色气运灌入他头顶之后,就从全身散发出黑色的气息。

    头顶上血光滚滚

    浑身黑烟弥漫,就跟身上冒烟了一样......

    血红色主血光之灾

    黑色主死气

    上次坐海船回家遇到海盗时,朱平安看到的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头顶上的气运,也不过是一小缕的血红色气运,最多如牙签粗细,而黑色气运也只是薄薄一层;其中李姝的气运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还是滚滚的紫色贵气,而包子小丫鬟气运的百分之九十以上也是白色气运。

    就是这,自己跟李姝和包子小丫鬟三人都是费劲了力气,用尽了手段才死里逃生。

    现在呢

    赵大膺头顶上的气运柱除了红色都没有其他颜色了,青色的气运都被血红色的气运挤走了,根本没有一点,即便是天上飘散的青白色气运也都没有下来的意思,只有血红色的气运滚滚而来,血光之色气运都有水桶粗细了,还源源不断的顺着头顶灌入。这血红色之气运比当初自己李姝她们遇到的要多上千万倍了。

    至于主死气的黑色气运,赵大膺浑身上下冒黑气冒的都黑烟滚滚了......当初李姝她们只是头顶上气运柱外圈薄薄一层而已。

    血红色气运如果只有一缕的话,可能是刮擦受点小伤;黑色的死气如果只有一缕的话,可能是有生命危险,但最终有惊无险。

    赵大膺呢,如此浓稠如水桶粗的血光之色,如此黑烟滚滚的死气,除此之外其他颜色的气运一点都没有。

    想都不用想。

    赵大膺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哎,赵大人,再多看一眼这个世界,再多呼吸口新鲜空气吧......”

    朱平安拍了拍赵大膺的肩膀,摇着头叹了一口气,用再温和不过的语气劝了一句,然后从赵大膺勉强叹息着径直走进了刑部衙门大门。

    语气和口吻,像极了郎中给某位患者看病后随意说“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呃

    赵大膺愣了两秒后,才回过神来,对着朱平安的背影咬着牙骂了句我操!咒我呢!孙子,你特么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