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三十四章 威胁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不好意思,借过借过。”

    正当众人说的正起劲的时候,忽听一声少年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个十五岁左右的朱平安,斜挎着奇怪的布包跻身而来,拱手向挤在衙门口的众人说道。

    众人围着赵大膺挤在刑部衙门口,正好挡住了朱平安进来的路,所以朱平安只好拱手上前借道。

    “你是谁家的少年郎,到这来干嘛?”刘千户看着这个拱手而来少年,微微挑了挑眉,锦衣卫在干嘛呢,不是说戒严了吗,怎么还放这个少年郎过来?

    “你是......”张佥事走到朱平安跟前,上下打量了朱平安一眼,觉的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就是记不起来了。

    朱平安看上去也就十五岁左右,也就是个少年郎,而且穿着常服,斜挎着布包,大家第一反应觉的朱平安也是个路过的吃瓜群众。

    “是你?”

    不过,还是有武官中认出了朱平安,伸手指着朱平安,抬高了音量。

    “王校尉,这少年你认识?”

    “王校尉,他是谁家的公子?”

    见状,许多武官纷纷上前好奇的向着王校尉问了起来。

    “我们又见面了,朱大人!!!”赵大膺越开众人走到朱平安,一双眼睛故意眯起来睥睨着朱平安,阴阳怪气的说道。

    “赵大人,幸会幸会。”朱平安微微抬了抬头,懒懒的勾了勾嘴角回应。

    赵大膺不愧是武将出神,尤其是穿着甲胄,更是显得高大魁梧,身高达一米八左右,再加上靴底高度,整个人看上去比朱平安高了快一头了。

    在赵大膺跟前,朱平安就显得单薄多了,似乎赵大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朱平安按倒似的。

    朱大人?

    其他不认识朱平安的武官纷纷愕然了,这少年竟然也是官员,赵千户竟然称他为朱大人,这么年轻,姓朱的官员......呃,这个少年不会就是朱平安吧?!

    “诸位同仁,此人便是弹劾赵千户的韩林---朱平安!”早就认出朱平安的王校尉,向众人介绍道。

    呃

    什么?这个看上去憨憨的少年就是朱平安!

    众人虽然有猜测到一些,可是在得到确定的答复后,还是吃惊不已。看上去憨憨的,挺老实的阳光少年,竟然是背后捅刀子的阴险小人?!

    一个见面,众人几多心理活动。

    “启禀将军,标下留守左卫总旗赵二,奉左军都督府调令,率五小旗共计五十人前来听将军差遣。”

    之前兵甲鲜明列队门前的兵士中,走出一位总旗,上前单膝跪地,大声道的向着赵大膺行礼。

    “请将军差遣。”

    紧接着其他士兵也都纷纷单膝跪地,大声喊道。

    这排场......

    啧啧,下马威啊。

    朱平安扫了他们一眼,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的弧度勾的更大了。

    “干什么呢,吃饱了是不是,喊这么大声做什么,吓到了朱大人,看本官怎么收拾你们!”赵大膺满意的咧了咧嘴,面上却故作生气的训斥总旗赵二等人,训斥时眼睛瞥了朱平安一眼。

    不过让赵大膺失望的是,朱平安连眼皮子的都没眨一下。

    吓到我?

    朱平安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就你们还能吓到我,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在电视上看过2009年国庆大阅兵,去**广场亲眼目睹过2015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盛大阅兵式的人!

    那波澜壮阔、震撼人心,又岂是你们能比的!

    就你们这五十人,这战队,这站姿.....如果说大阅兵是滔天巨浪,你们也就像苍蝇掉到脸盆里泛起的那一丝涟漪.....

    “标下行伍之人,刀口上舔血,手上没轻重,说话也没轻重,请这位大人勿怪。”总旗赵二懒洋洋的向着朱平安抱了抱拳,一点也没有道歉的意思。

    “别他娘总是打打杀杀的,本官向左军都督府请调,可不是让你们打打杀杀的,今日刑部陈情干系重大,处在我西城兵马司地盘上,万不能出一点纰漏,你们就配合锦衣卫的各位大人戒严此条道路,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敢强闯扰乱秩序者,一律押入我西城兵马司大牢。”赵大膺笑骂了一句,然后阴声戾气的吩咐道。

    “谨遵将军调令。”总旗赵二等人整齐划一的抱拳行礼,然后在赵大膺吩咐下有条不紊的分散开来,配合锦衣卫戒严。

    “赵千户不愧是前线浴血杀敌的,调兵布阵,天衣无缝。”数位武官纷纷恭维道。

    赵大膺是严嵩提拔的,今日之后,肯定更得严嵩看重,很多武官都想借着赵大膺搭上严府那边的关系。

    “哪里哪里,本官忝为西城兵马司指挥,即便是来陈情,也要把分内之事做好,不然,说不定会被人以渎职的名义给弹劾了,那样本官可是说不清了......”赵大膺瞥了朱平安一眼,似笑非笑的指桑骂槐道。

    “就是,有些人就是他娘的吃饱撑的!也不想想,若不是我等御敌国外,你他娘的还怎么风花雪月!”

    “可不是咋地,有种你上战场杀敌啊,在后面使阴招下黑手算什么本事,当心生孩子没************数位武官跟着一起指桑骂槐,就差指名道姓的骂了。

    他们不怕得罪朱平安,因为他们早就得到消息了,今日严府那边有意借这次陈情,杀鸡儆猴呢。有些人好日子过多了,忘了敬畏,今年竟然有些不长眼的接连弹劾严阁老,不狠狠的整治整治,岂不是助长了这股邪风!

    也不想想看,赵大膺可是严嵩严阁老点头提拔的,这你都敢弹劾,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想都不用想,今日之后,朱平安就得去牢里和赵锦、周冕他们作伴去了!

    “呵呵,多谢诸位同仁抬举。不过我想朱平安朱大人肯定不是那种人,朱大人年纪小阅历不多,肯定是被有心人利用、蒙骗了,是不是啊我的朱大人?”赵大膺皮上前一步来到朱平安面前,用力的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笑肉不笑的看着朱平安,咧着一口白牙阴森森的质问道,如猛虎张开大嘴按着小白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