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三十三章 热闹的刑部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临近刑部衙门的时候,朱平安感觉有些陌生,刑部衙门前人满为患,多是官员,文武官员都有,不过更多的是武官,热闹的跟下朝了似的,朱平安差点都以为走错门了。

    刑部衙门口跟戒严了似的,每隔三五步就有一名配着绣春刀的锦衣卫。

    除了锦衣卫外,在刑部衙门前还有大约五个小旗的兵卫,每小旗有十人,兵甲鲜明的列队在刑部衙门前,弄得跟阅兵式的。

    “刘千户,你也来了。”刑部衙门口王千户跟刘千户打起了招呼。

    “赵千户被人背后捅刀子,我作为袍泽,怎么也得过来挺一把啊。你呢,王千户?”刘千户回道。

    “我跟刘千户一样,也过来挺一把赵老弟,怎么能我们在前线为大明流血流汗,他们在后面享清福不说,还在背后捅我们刀子呢,这是什么道理!”王千户愤愤不平,心里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又气又恨。

    “就是,要不是咱们在前线跟鞑子、瓦剌、女真拼命,他们凭什么在后面喝茶升舞,竟然还恩将仇报,这种人,我见了都得吐他一脸口水!”又来了一个武官,过来于两人见礼搭话。

    “张佥事......”

    “王大人......”

    几位武官互相见礼,然后一同在刑部衙门前唠了起来,在他们到了之后紧接着又来了几位文武官员,一起站在刑部衙门前,一边等人一边跟着唠了起来。

    “还真是热闹......恐怕今天会让你们失望了......”

    朱平安微微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然后迈步向刑部衙门口走了过去。

    “今日刑部有要案,闲杂人等一律绕行。”

    朱平安快靠近刑部衙门的时候,街上值守的锦衣卫挎着腰刀拦住了朱平安,说今日刑部又要案,让朱平安绕行。

    值勤的锦衣卫接到了上峰口令,戒严衙门前的这段路,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他们不认识朱平安,但是见朱平安穿着常服,斜挎着布包,像读书人又像生意人,反正不像是做官的,所以就拦住了朱平安。

    “我可不是闲杂人等。”朱平安被拦住后,无语的笑了笑。

    “跟谁嬉皮笑脸呢,离去,再敢纠缠,我锦衣卫北镇抚司有的是地方!”锦衣卫面无表情的看着朱平安。

    “今日刑部的要案缺了我可不行,我是翰林院侍读朱平安,正是今日刑部要案的当事人,这是刑部于我的公文,令我今日来刑部陈情。”朱平安摇了摇头,从斜跨的布包里取出了自己的印鉴和收到的刑部公文,一并递给了拦住自己的锦衣卫。

    不怪他们拦住自己,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至于态度问题吧,在这个封建社会不能对他们要求太高,封建官僚阶级的字典里可没什么微笑服务。

    如果自己穿了官服的话,他们肯定是不敢拦的。

    “大人赎罪,大人您请。”拦路的锦衣卫看过朱平安的印鉴和刑部公文后,急忙躬身向朱平安行礼,双手将印鉴和刑部公文奉还给了朱平安。

    “你恪守职责,何罪之有。”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将印鉴和公文接过来放入斜挎的布包中。

    在朱平安这边收东西的时候,对面街上走来了一个人,让刑部衙门口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在刑部衙门口的武官一同走上前去,纷纷与来人打招呼。

    来的人与朱平安一样,都是今日刑部要案的主角,缺一不可。

    此人就是朱平安弹劾的对象--赵大膺。

    赵大膺今日一身铠甲,足凳鹿皮靴,腰间悬挂着一把制式长剑,后背一只铁胎弓,另一侧腰间还悬着一壶羽箭,英武不凡,颇有一种大将风范。

    瞧瞧赵大膺,再瞧瞧朱平安。

    跟他相比,朱平安就普通多了,只看衣着气度的话,赵大膺就是标准的男主角,朱平安估计就是个打酱油的小龙套。

    “赵老弟你来了,别担心,有老哥哥们给你撑腰,不会让人凭白欺辱了我们武人。”

    “就是,赵千户为咱大明流血流汗,既有苦劳又有功劳,竟然还有宵小暗箭伤人,真是无耻之尤,放心,我等不会坐视不管的。”

    “赵千户,我们挺你。”

    “今天一定要让那姓朱的付出代价不成,才从泥腿子当上官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竟然妄想通过构陷我等来扬名,做他的春秋狗屎梦去吧,今天就要他好看!让他知道我们武人不是好欺负的!”

    “就是,赵千户可是严阁老提拔的,他朱平安算老几!”

    刑部衙门口的武官们纷纷表态,支持赵大膺,对朱平安各种言语攻击。

    这些个武官嗓门还挺大,朱平安离老远就听到了......

    “多谢各位同僚,我赵大膺行的端坐的正,不怕小人背后使坏!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什么好怕的,今日不过是走个形式,相信主持陈情的诸位大人会还我赵大膺一个清白,也会给我们武将一个交代,让我们可以在前线全心全力的浴血奋杀,不用担心背后被人陷害。”赵大膺向诸位武官道谢,然后又一脸无谓的说道。

    “好,赵老弟说的好,今日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赵大膺的话引起了众位武官的共鸣,说出了他们的心声,纷纷附和支持。

    古人云: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文官武官对于一个王朝同等重要。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武官的地位每况愈下,甚至比他们级别低的文官在他们面前都是耀武扬威的。

    有太多这样的例子了:武官在外面流血卖命打完胜仗回朝,结果在朝廷被几个刷笔杆子的小文官给玩死了......

    这些武官心里面早就不平衡了,他们支持赵大膺,除了被赵大膺金钱人情笼络外,有很大一方面因素正是出于此。

    明朝的武官多是世袭的,大明的江山都是他们的祖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打下来的。不仅如此,保护大明江山,御敌国外,靠的还不是他们武官。

    他们从祖辈流血流汗到现在,凭什么地位反而一日日不如文官了,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