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三十二章 龙纹贯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善哉善哉?

    善哉你妹啊,这不是和尚的口头禅吗,你是道士善哉个毛线啊,朱平安一阵无语。

    话说,我还急着去刑部呢,你还是找下一个人骗吧。

    “不好意思道长,我还有事,您老找别人吧。”朱平安无语的扯了扯嘴角,然后微微拱了拱手,然后再一次绕过老道继续往前走。

    “非也非也,老道算命只算有缘人,若是无缘,即便给我千金,我也不泄天机。”老道跟个黏皮糖一样,不依不饶的跟了上去,扯住了朱平安的袖子。

    “道长,你这是何意?”朱平安停下脚步。

    “今日,公子与我三清有缘,让老道与公子算上一卦,送公子一场富贵。”老道左手中指及无名指内弯,立于胸前做了一个道指,一本正经的说道。

    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朱平安无语的看向老道,然后摊了摊手,直接了当的说道,“囊中羞涩,空无分文,道长还是去找下一个有缘人吧。”

    没想到朱平安才摊开手,就被老道一把抓了过去,将朱平安的左右一把就抓住了,那速度快的很,手劲也不小,抓住朱平安的左右翻开到手掌心。

    就这么直接看起了面相来。

    而且,老道一边抓住朱平安的手心看,一边说道,“不要提钱,老道不是那么庸俗的人,我刚刚都说了,公子与我三清有缘,不然就是给我千金,老道也不说说一个字,今日老道分文不取,送给公子一卦。”

    唉

    唉

    疼......

    妈的,这老道是练家子啊,五十来岁的人了,竟然比自己有力气多了,抓着自己的手时还用了一股巧劲,让自己一动就疼,朱平安只只能让这老道给看手相。

    看来自己是时候加强下身体素质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动起手来,都能让自己束手无策,上一次赵大膺手下寻衅让朱平安有过这个想法,现在这件事给朱平安再一次敲响了警钟。未来的路远着呢,提升身体素质,刻不容缓了。

    真是,自己连毛爷爷的教诲都忘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次一定要长记性了。

    “老道不是庸俗的人,公子休要再提钱的事了。公子与我有缘,老道拼着折寿十年也要送公子一卦,送公子一场富贵。”老道说起来一本正经,还折寿三年怎么怎么样,好像多伟大一样,不过下一秒画风就变了,“当然,若是公子不好意思,也可以将腰上佩戴的这块玉补偿与老道......”

    靠

    原来是看上自己腰上这块玉佩了,想得美,这块玉佩可是李姝送与自己的,能让李姝这妖精瞧上眼的玉佩,肯定价值不菲。

    “您可别,让您老折寿,我可吃罪不起。”真当自己人傻钱多啊,朱平安对老道鄙视不已。

    不过老道的脸皮是厚到一定境界了,任朱平安怎么拒绝,这老道都是一副我今儿算定你了的架势。

    “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老道此卦源自《易经》,乃麻衣神算子推演而来,刘伯温也不过学了皮毛,老道可是精通......”

    老道抓住朱平安的手心,一边看手相,一边鼓吹起来。

    吹吧你就!

    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

    “呃......”

    正在一通鼓吹的老道看着朱平安的手相,忽然顿住了,老道惊诧的叫了一声后,然后有些拿不定的又抓着朱平安的手再次看了起来,然后又发出一声不“咝”声,把朱平安的手心看了又看,一副不太确定的样子。

    晕

    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朱平安被老道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

    话说,你也太入戏了吧,装装样子就算了,这么入戏干嘛,又不是演员,反正我也不信,朱平安瞅了眼老道扯了扯嘴角。

    下一秒,老道抬起头,盯着朱平安的脸看了起来。

    忽然

    “龙纹贯掌,位居人上!紫微天府,掌天下相!”

    老道惊慌失措的张大了嘴巴,发出一声如公鸡下蛋一样难以置信的叫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好像见鬼了一样。

    然后

    噗通一声

    老道一下子跪到了朱平安跟前,浑身跟筛糠一样,哆哆嗦嗦的行了一个大礼,嘴里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草!

    你特么作死,也别拉老子啊!

    朱平安被老道这一动作给整的,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跳起来躲开了。

    尼玛,神经病啊!

    朱平安浑身冷汗都出来了!

    幸好这里比较偏僻,附近也没有人,不然的话若是被有心人听到,那就解释不清了。

    若不是附近没什么人的话,朱平安都怀疑这老道是不是赵大膺故意找来陷害自己的!在封建社会说这些话,不是作死是什么啊!嘉靖帝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为了避讳“两龙不相见”的箴言,连儿子都不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帝王的猜忌之心是最重的,你说嘉靖帝听到你这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会怎么想,就是长十个脑袋都不够杀的!

    靠

    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朱平安躲开后,再次私下扫视了一番,见没有人注意,慌忙一头冷汗的快步离去,跟被狗追一样,撒腿跑开了。

    真是倒霉,遇到神经病了!为了赚两个卦钱,连这种话都敢说出口,朱平安对老道鄙视到了极点。这种人,以后见到说什么都得躲的远远的。

    等朱平安跑远了,老道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等等

    我刚刚干了什么?

    刚刚是被那小子的手相、面相吓住了,下意识的就跪下了。

    现在回过神来,老道想到也一阵后怕,然后装作在地上捡东西,捡一个小石头装在口袋,作了作样子,站起身来。

    不过,起身后老道还是一阵疑惑,伸手到怀里,摸索了半天,摸索出来一本纸张泛黄、皱了吧唧的小册子,翻开其中一页看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没错啊,书上就是这么写的......龙纹贯掌,位居人上;紫微天府,掌天下相......位居人上,掌天下相,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不对啊,难道说这小子是微服出宫的皇子?”

    老道想了想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下意识的扯着胡须,都扯断好几根了,跟神经病发作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