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九章 平安效应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在顺天府大牢待了大约半个时辰,在这半个时辰对囚犯被灭口之事有了大致的了解。

    事情是发生在凌晨丑时左右,也就是四更天左右,换算成现代的时间就是凌晨1、2点左右。这个时候是人们睡得最深的时候,而且昨晚的狂风暴雨又为对方行事提供了天然的伪装。

    一方面狂风暴雨可以掩盖牢房内的动静,让人不易察觉;另一方面,狂风暴雨把对方进入牢房和逃离牢房的痕迹冲洗掉,让人难以追查。

    灭口是发生在丑时,但是对方从昨天傍晚就开始谋划了,从昨天执勤的两个狱卒口中得知,在昨天傍晚有一老人和一少妇两人带着酒菜来牢狱探监,说是八个囚犯中某人的父亲和媳妇,过来探监。

    老人和少妇来到牢狱,很客气,给他儿子添了五两银子的饭钱,还将酒菜分了一半给两位狱卒。

    老人和少妇在牢房探监了一会就走了,等他们走后,狱卒用银针将两份酒菜都试了一下,见没有毒,而且八个囚犯吃完过了好久也都没有事,外面下雨天气又冷,他们也就吃了些酒菜。

    对方很聪明,酒菜无毒,但是酒里面有类似蒙汗药的东西,剂量不大,但是却可以加深你的睡眠。

    两个狱卒喝完之后,没多大反应,但是睡下后就起作用了,睡的很沉。

    不仅狱卒睡的沉,那八个囚犯也睡的很沉,对方也是利用这个时间灭口的。

    至于对方是如何进的牢狱?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顺天府衙有内鬼。顺天府大牢也算是牢狱森严,有数个关卡,即便执勤狱卒睡的深沉,如果没有内鬼的画,对方也无法进入牢狱灭口。

    至于内鬼,一时半会是查不出来的,对方做的很隐秘,而且怀疑对象多大数十人,只要有协助外人进去牢狱的能力的人,这个时候都是怀疑对象。

    有心算无心,要想查出内鬼可不容易。

    朱平安在牢狱待了半个时辰左右,配合周侯杰走完程序,就出来了。

    至于内鬼,朱平安并没有过多插手,具体还是由周侯杰操心,这是他们顺天府衙门的内事,而且周侯杰对自己治下出现这种事耿耿于怀,决意要自己亲手查个水落石出。

    朱平安出来后,在顺天府衙外遇到了王世贞和张四维两人,两人看到朱平安走出衙门,就快步走了过来。

    “子维,文生,你们怎么到这来了?”朱平安远远的拱手到了一个招呼。

    “还不是来找你。”

    王世贞和张四维两人苦笑了一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刚刚他们去了临淮侯府找朱平安,临淮侯府的门房说朱平安来顺天府衙门了,于是他们就又立马掉头来了这里。

    “看你们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发生什么事了?”朱平安疑惑的问道。

    “是的,子厚,出事了?”

    王世贞看着朱平安说道,张四维也跟着点了点头。

    “什么事?”朱平安也认真了起来,能让名垂青史的两人如此沉重,看来事情不是小事。

    “有两件事。”王世贞竖起了两根手指,面色沉重的说道,“第一件事,我早晨接到消息,刚调任南京御史的王宗茂大人上书弹劾严嵩老贼九大罪,请除严嵩,抄其家产以苏国患。”

    又有人弹劾严嵩了?!

    朱平安怔了一下,自己弹劾严嵩,被刑部陈情;紧随自己之后的巡按云贵御史赵锦和兵部武选司郎中周冕弹劾严嵩,被削职为民、关入大牢;还以为有了自己等人的前车之鉴,估计就是有人对严嵩不忿,也不敢再弹劾了,没想到竟然有人赶在这个时候弹劾严嵩。

    果然,文人不缺风骨。

    王宗茂?这个人自己好像有点印象,当初在现代研究严嵩时曾研读过此人的资料。这人当初弹劾过严嵩,就是不知道当初他是不是也是这个时候弹劾的严嵩。

    不过,当初他弹劾严嵩,不是弹劾了八大罪么,怎么现在变成了九大罪了?

    “子厚,王大人上书弹劾严嵩,跟你有关。”王世贞接下来的话让朱平安诧异了许久。

    “跟我有关?”朱平安伸手指了指自己,一脸诧异。

    “是的,此前有沈炼弹劾严嵩被贬谪佃保安,之后又有你弹劾严嵩党羽赵大膺,被刑部陈情,继而赵锦和周冕被削职为民,至此,朝野内外摄于严嵩之威,噤若寒蝉,无人敢发声。王大人积愤不平于此,愤而上书弹劾严嵩。”王世贞点了点头。

    呃,朱平安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不仅如此,王大人弹劾严嵩的九大罪中,其中第九罪就引用了你奏折的内容。”张四维接着说道,然后将王宗茂的奏折复述了一遍,“王大人弹劾曰:严嵩本为邪谄之徒,寡廉鲜耻,久持权柄,作威作福,内外臣民无不怨恨。其祸国殃民之大罪有吏以赂而出嵩门,必剥民之财,民奈何不困!不才之武将以赂而出嵩门,必克扣军饷,兵奈何不疲!严嵩所职,可饷边数年,请除此害国害民的奸贼,抄其家产以苏国患。”

    朱平安闻言怅然良久。

    原来如此,怪不得原本历史上王宗茂弹劾严嵩八大罪,而今天变成了弹劾严嵩九大罪,原来是借鉴了自己的奏折,这才多了一条罪。

    这个时候,朱平安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南太平洋那只煽动翅膀的蝴蝶,已经开始在渐渐影响历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