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八章 牢狱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得到囚犯被灭口的消息后,朱平安早饭也没有吃,就带着刘牧去了顺天府大牢。

    本来朱平安是准备自己去的,不过刘牧、刘大刀他们不放心,赵大膺上次派人对朱平安不利,这次又去顺天府牢房灭口,像他这种心狠手辣的家伙,谁知道他会不会再出什么阴招,所以刘牧刘大刀他们极力反对朱平安独身一人出门。

    朱平安想了想,就带了刘牧一起去了顺天府大牢,刘牧为人沉稳,身手底子在六人中最好,至于刘大刀他们朱平安另有安排,并没有都带上。

    他们的身份已经解决了,挂在了临淮侯府下面的一个农庄上,再也不用担心路引等问题了。

    和其他县衙一样,顺天府大牢也是设在顺天府衙门,进了顺天府衙门,通过一块开阔的坪地,到了仪门前,通过西侧“鬼门”角道,进了二门,就到了顺天府大牢。

    顺天府的排水系统不是很通畅,顺天府大牢门前有不少积水,通过一块块青色石砖垫了一条通道,可以进入牢内。

    “狱牢”

    牢狱上前有一块青色泛黑的石砖刻着“狱牢”二字,镶嵌在青石砖墙上。古代字篇书籍都是由左至右读,这两字也就是牢狱二字,简单明了。

    在牢狱外墙两侧各刻了四个字,左侧是“刑罚无嬉”,右侧是“罪恶莫瞒”。

    朱平安仰头看了看刻字石砖,然后顺着青色石砖垫的通道,往牢房走去。

    “公子当心青苔。”刘牧在后面跟了上来,提醒朱平安小心石砖青苔,很快就进入了长随角色,尽职尽责的。

    不过,朱平安倒是还没有适应,什么长随、书童、丫鬟什么的,封建地主阶级的这一套,朱平安一直都不太习惯。

    朱平安亮出腰牌,拿着进衙门时办的手续,顺利进入了顺天府大牢。

    才进顺天府大牢,朱平安就嗅到一股浓郁的霉味,大牢地势比外面低了很多,如入地下一样,本就潮湿不堪,再加上昨日的暴雨,此刻大牢内更是湿潮,地面都有些泥泞,不知是不是昨夜倒灌雨水了。

    外面天色阴沉,大牢内更是光线昏暗。

    这里就像是被世界唾弃的角落,酸腐味、霉味成了这里的主味,昏暗也成了这里的主色调。

    外面的风通过通风口传进来,若是风大一点,牢内听着就像是鬼哭狼嚎一样,渗人。吹进来的风,阴沉沉的刺骨,吹到人身上,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很不舒服。

    “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大牢内的囚犯见有人来,有的麻木的抬头看了两眼,有的蜷缩在牢房角落泛着霉味的干草地铺上动也不动,也有的神经质一样抓着牢房栏杆晃着哭喊着。

    “都给老子老实点!”

    随行的狱卒挥着手里的鞭子,一声又一声的斥骂,维持牢里的秩序。

    刘牧进了大牢,看着这一幕幕,失神不已。

    朱平安见状拍了拍他的肩,知道他是担心远在家乡牢狱内的老乡,安慰道,“别担心,过不了多久,你的那些老乡就自由了。”

    “多谢公子。”刘牧复又打起了精神。

    在没有遇到朱平安前,觉的像是陷入无边的黑幕之中,他对救出老乡看不到一点希望,现在遇到了朱平安,重新又看到了希望。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看到了希望。朱平安并不高大的身影,在他眼中异常高大,像灯塔一样,照亮了黑暗。

    在狱卒的引路下,朱平安领着刘牧到了出事的牢房。

    知府周侯杰正在牢房内主持工作,府衙的两个仵作正在检查囚犯死因,数个差役在牢房内仔细检查,朱平安上前与周知府互相见礼,就静静的站在了旁边,没有打扰他们的工作。

    “启禀大人,此八名人犯死系中毒身亡,印堂黑,嘴唇紫,查之齿痕有淤血,是典型的中毒症状。僵而未硬,从时间上看,不过两个时辰。”

    仵作查验完毕后,向周侯杰禀报。

    真是岂有此理!

    竟然在本官的大牢里中毒身亡!

    周侯杰闻言面色阴沉,自己任下生这等事,如鲠在喉,将目光扫向昨日值勤的狱卒,令他们将情况从头道来,不得有丝毫隐瞒。

    “回大人,因为昨晚狂风暴雨,牢房内阴冷的厉害,小的就喝了两杯酒暖暖身子,锁好牢门后就睡下了。今日早上,小的像往常一样,起来巡视牢房,见这几个犯人姿势古怪的躺在了牢房地上,小的觉的不对劲,就上前叫他们起来。谁知道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小的担心出事,就打开牢房门进去查看,一进去小的就觉的出事了,这几个犯人面色青黑,一动也不动。小的蹲下一摸,他们都没了呼吸。然后,小的就赶紧报告了。”

    两个狱卒战战兢兢的在周侯杰面前,如实的汇报始末。

    “本官三令五申,牢狱之事干系重大,要万加小心,司职牢狱期间,一律不得饮酒!尔等为何一犯再犯?!”周侯杰面色更加不好了。

    “大人恕罪,小的不敢欺瞒,当时为了暖暖身子,猪油糊了心就喝了两杯,真的就只喝了两杯。”狱卒跪地认错,连连求情,后悔的不行。昨晚是他们两个值班,大牢阴沉湿冷,他们又穿的单薄,想着喝两杯暖暖身子,两杯酒又醉不了人,坏不了事。

    “只喝了两杯?”周侯杰疑惑,目光灼灼的扫向两人,若是只喝了两杯,昨晚又怎么会听不到一点动静内,这很不合常理。

    “真是两杯,小的不敢欺瞒。”两个狱卒如捣蒜一样。

    “你们昨日喝的酒在何处?”周侯杰沉声问道,“与本官取来,令仵作查验。”

    狱卒不敢有丝毫隐瞒推诿,将昨晚喝的酒,还有剩下的酒菜一并取了过来。

    两名仵作各取了一根银针,上前查验酒菜,分别将银针插入酒菜中,银针并未变色。两名仵作面色稍疑,然后又试了一次查验,还是无异色。

    疑惑之下,一名仵作上前伸出手指放入酒水中,然后取出,放在鼻息下嗅了嗅。一嗅之下,面色大惊。

    另一名仵作也如法炮制,分别用手指沾了酒水和菜肴,放入鼻息下嗅了几下,面色也是一变。

    “回禀大人,酒菜内无毒,但是酒中却被人加了一种致人昏睡的东西。”两人查验过后,来到周侯杰面前回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