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六章 赶路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外面暴雨磅礴,哗哗如同天河决口一样,雨水打的人几乎都睁不开眼睛,全身披甲的队正恭敬躬身的立在马车外,冰冷的雨水哗哗的浇在他的盔甲上,顺着铠甲的缝隙灌进去,然后再从腿甲下流出来,汇入脚下的乱流。

    即便如此,披甲队正也是一动不动的立在马车外,其他披甲的骑兵也是如此。

    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劲骑。

    和他们相比,统一着装的护院们就相形见绌了,披着蓑衣的他们不时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或是抖一抖身上的雨水,或是紧一紧身上的蓑衣。

    “何事?”

    马车内传来一声百灵鸟般的少女声音,天籁动人,仿佛暴雨中飞来一只百灵鸟。

    “启禀小姐,刚才探骑来报,前面二里左右的官道积水严重,足有半米深;在三里左右的位置有一处遭遇山体滑坡,山石断树堵塞了官道,前后蔓延百余米,道路不通,车马难以通行。”披甲队正立在车外,目视脚下,恭敬的拱手回禀道。

    “啊?”

    闻言,车厢内的包子脸小丫鬟发出一声惊呼,胖乎乎的小爪子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皱着包子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家小姐,跟只被吓坏了的小奶猫儿一样,接着挥着胖乎乎小爪子轻轻的打起了自己小嘴,“呜呜,小姐,我真是乌鸦嘴,我刚刚才说大雨影响了赶路怎么办,这会就成真了,我真是乌鸦嘴......”

    “笨蛋画儿......”绝色少女翻了一个白眼,用手里的《诗经》轻轻在包子脸小丫鬟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我知道错了小姐,以后再也不乌鸦嘴了。可是,这下该怎么办啊小姐?”包子脸小丫鬟没了主心骨似的,婴儿肥的脸蛋儿皱成了一团。

    “什么怎么办,继续走啊。”绝色少女无语的又翻了一个白眼,放下手中的《诗经》,轻轻说了一句。

    “啊?”包子脸小丫鬟一脸茫然,不是说前方积水滑坡了吗,还能继续赶路吗?

    “卑职无能,请小姐赎罪,今日恐怕不能继续赶路了。前方积水滑坡严重,为小姐安全计,卑职斗胆请车队回转,暂返后方一里处的沧县驿站,请小姐暂歇在驿站内。待雨停后,再继续赶路。”听到马车内绝色少女的话,马车外的披甲队正拱手告了一声罪。

    他们奉命前来护送贵人一行前往京城,来时上峰仔细一遍又一遍的交代过,一定要安全送达,若是贵人少了一根头发丝,别说他们,就连上峰都会被以军律问罪。临行前,上峰又再三叮嘱,一定要把贵人当小祖宗供着,即便是他们都挂了,也要保证贵人不能少一根头发丝。

    所以,他们不得不谨慎。

    一路而来,他们都是分外谨慎,探骑、哨骑、安营、警卫等等,一切都比战场更谨慎小心。

    本来这么大的暴雨,就不该继续往前走的,但奈何贵人要求,他们只好奉命。

    不过,现在确实不能再继续赶路了,积水太深,而且滑坡堵塞了道路,太危险了。即便走过这一段,可是前方路况也有很多安全隐患,这么大的暴雨,路途的滑坡还有泥石流等安全隐患太多。

    在披甲队正告罪请求回转驿站等待雨停再赶路后,护院头领和府上的一位管事也一并走了过来。

    “小姐,卞队正说的是,雨下得太大了,前面路上水深的能淹没半个车轮,路边山坡都不稳定,恐再有滑坡的危险。我们还是先回沧县驿站,等雨停了,在继续赶路吧。”护院头领站在披甲队正旁边,意思大致跟披甲队正一样,都是想着回驿站避雨,等到雨停了后再赶路。

    “请小姐回转驿站,等雨停了再赶路吧,来时老爷交代过,一定要确保小姐安全。这雨实在是太大了,若是遇到滑坡可就麻烦了。”府上的一位管事也附和道。

    嘎吱

    马车车窗微微开启,包子小丫鬟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儿露了出来,看了一眼外面的暴雨,抿了抿小嘴传话道,“小姐说继续赶路,无论如何今晚前要达到天津府。”

    “啊?”

    闻言,外面的几人愣住了,相视了一眼,随后披甲队正再次拱手道,“画儿姑娘,烦请告诉小姐,前面路段积水眼中,又有滑坡,实在不宜继续赶路了。”

    “是啊,还请小姐三思。”护院头领和管事附和道。

    “小姐......”包子脸小丫鬟转头看向自己啊小姐。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马车内传来绝色少女的声音,声如莺啼,悦耳动听,看似不经意的询问,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

    “自然是听小姐的。”马车外三人恭敬回道。

    “咯咯咯,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绝色少女樱唇勾起一抹笑,轻飘飘说了一句,“等着讨赏啊?”

    人美,声甜,笑声更是沁人心脾。

    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

    可是听在车外三人耳中,却是浑身不由泛起一抹颤栗,尤其是府里的管事更是心肝都跟着颤了一下,他在府上大半辈子了,深知自己小姐的厉害,小姐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的。宁惹老爷,莫惹小姐,这是府里自发形成的一种共识。

    “还请小姐赎罪,前方路况过于险恶,实在不宜继续赶路。为了小姐安危考虑,还请小姐下令回返沧县驿站,待雨停后再赶路。”披甲队正硬着头皮,拱手又重复了一遍。

    “请小姐三思。”护院头领及管事也跟着硬着头皮附道。

    “也就是说继续赶路有困难喽?”绝色少女扫了他们一眼。

    “是,请小姐三思。”三人回道。

    “三思?”绝色少女不屑的轻笑了一声,“遇到困难,就让本小姐三思,那我要你们有何用?”

    “这?”三人怔住了,“可是小姐,这是十年一遇的暴雨,积水、山体滑坡,太危险了。”

    “诸葛亮从不问刘备,为什么我们的箭那么少?关羽从不问刘备,为什么我们的士兵那么少?张飞从不问刘备,兵临城下我该怎么办?赵子龙从不问刘备,少主深陷百万曹军如何是好?这才有了诸葛亮草船借箭、关羽过五关斩六将、张飞长坂坡喝断曹操十万大军,赵子龙七进七出救阿斗。”绝色少女抿着樱唇,瞥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如若一帆风顺、万事俱备,那要你们有何用?”

    闻言,马车外三人恍若眼前一道惊雷劈开了黑幕。

    “有困难,才能显出你们的价值。遇到困难,就去解决困难。明天日落前,我要安全、顺利的抵达京城,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到了京城,人人有赏。”绝色少女说完,就关上了车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