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五章 暴雨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从老夫人院里出来,朱平安又去外院看了下刘牧他们,到外院时府里的管事已经安顿好他们了,说是府里的护院,其实是做朱平安的长随。

    朱平安进门时,刘大刀他们正一脸喜色的试着新衣呢。

    此时,刘大刀他们都换上了临淮侯府藏青色的护院行头,发型等也都被收拾的齐整的,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六个换上这身行头,也显得高大英武多了。他们都是山上的猎户,打猎习武出身,护院的行头正适合他们。

    “你们摸摸看,这料子得是松江棉布的,我以前见镇上的土财主显摆过,说这布比一般的棉布贵两倍不止呢。”六人对这身行头满意极了,尤其是刘大刀在一盆清水前,咧着嘴照个没完,跟过年穿了新衣、迫不及待显摆个没完的熊孩子一样。

    “瞧你那没出息劲儿,刚刚李管事都说了,春秋单衣各两套,冬天还有棉袄呢。”刘大锤等人咧着嘴围着刘大刀笑个不停。

    朱平安走进院子后,除了刘牧第一时间发现了外,其他五人都没有察觉到。

    “正经点,公子来了。”刘牧起身提醒刘大刀他们。

    “啊……公子好。”刘大刀等人这才发现一旁微微笑着的朱平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见刘牧他们都安顿好了,朱平安也就放心了,在前院待了一会就又回了后院。

    五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朱平安刚回到后院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等洗完澡换了衣服,外面已经是乌云密布,乌云滚滚而来,厚厚的云层如着火的浓烟一样,云层几乎都低垂到了树梢上。

    等朱平安铺好笔墨纸砚的时候,外面豆粒大的雨点就开始落了下来。

    滴答滴答

    豆粒大的雨点子哒哒的砸在窗台上。

    “下雨了,下雨了。”

    外面两个小丫头大呼小叫,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紧张的收起洗好的衣服。

    这一幕让朱平安不由想到了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不免摇头笑了笑,起身关上了窗户,避免雨水打湿了宣纸。

    没多久,窗外就变成倾盆大雨了。

    这样的大雨已经很久没见了,印象中上次见这种倾盆大雨还是在去南京,哦也就是大明的应天府乡试的路上,那次的倾盆大雨还让自己见到了应天城墙龙吐水景观。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现在正是小麦灌浆的时候,这场大雨下来,今年京郊农户的收成应该会比往年好很多。

    朱平安收回思绪,点上来油灯,从笔架取了一支毛笔蘸了墨汁,在宣纸上笔走龙蛇了起来。

    京城内倾盆大雨,同属北直隶的河间府比京城的雨下的还大,大雨滂泼呼啸而下,就像是天河决口了一样,没用多长时间路面上就积了半指深的雨水。

    在河间府的沧州,暴雨下的最为猛烈。

    沧州隶属河间府,东临渤海,北靠京津,京杭大运河贯穿全境。沧州往北半日路程就是天津府,天津府再往北三个时辰的路程就到了京城了。

    此时,沧州通往京津的官道上雨水已经积了半指多深了,个别路段甚至都有半尺深了。

    这种暴雨对于这段官道来说,已经是十年一遇了。

    官道上大雨滂泼,雨水积的都已经看不到路了,路面如同是一条笔直的河面一样,雨水倾斜,模糊了视线,几乎都已经看不到前方的路了。

    原本在路上赶路的行人早就到周围的村镇集市避雨去了,凄凄惨惨的望着瓢泼的雨幕,生不出半点赶路的心思。

    “驾驾驾......”

    几声沙哑的御马声传来,一串马蹄踏水声紧随而来,四匹骏马在官道上疾驰而过,溅起一串水花。

    透过雨幕,模糊可以看到马背上四位全副武装、披甲执锐的军士执着缰绳,匍匐在马背上御马而行,匍匐在马背上是为了降低风雨的阻力,节省马力,提高马速。

    四位全副武装的士兵疾驰过去不久,就听到官道后面传来一阵动静更大的车马行进的声音。

    六位同样全副武装的士兵,以及十余位统一着装的护院,有秩序的分散前后左右,护佑着官道中间插着“李”字三角红旗的七八辆马车,尤其是最中间一辆三匹同样毛色骏马拉着的马车更是有四位全副武装的骑兵重点护佑。

    骑马的士兵和护院都披着蓑衣,赶车的车把式也是同样披着蓑衣。

    马车上都盖了数层涂了桐油的毡布,有效的防止雨水浸湿了车内。

    “小姐,外面的雨下的好大,都看不到路了......”

    最中间三乘马车车窗微微开了一个缝隙,车厢内包子脸小丫鬟看着窗外的暴雨不免担忧的鼓起了包子脸。眼看着就要到京城了,怎么突然就下起这么大的雨来了,可千万不要影响赶路了,姑爷的生辰就要到了呢。

    本就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儿,此时显的更圆润了。

    马车布置的很舒适,像是千金贵女的闺房,茶几、妆台、软塌等等一应俱全,软榻上坐着一位肤白貌美绝色少女,手持着一卷《诗经》,妖娆慵懒的斜靠着软枕,就着车内的炉火津津有味的看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老天爷爱下,就由他好了。”

    绝色少女闻言扫了一眼窗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没有泛起半点波澜。

    风雨不动,跟包子脸小丫鬟形成了鲜明对比。

    “可是......”包子脸小丫鬟担心的望着窗外,兀自担忧不已,“小姐,要是这场大雨影响了赶路可怎么办呢。”

    “不会。”

    绝色少女漆黑如墨的眸子闪了一丝亮光,微启朱唇,毋庸置疑的说了两个字。

    “啊?真的吗?”包子脸小丫鬟雀喜不已,圆圆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家小姐。

    “你是质疑我吗?”

    绝色少女翻了一页《诗经》,微微勾起樱桃小嘴,目光没有离开书页,只是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包子脸小丫鬟小脑袋立马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启禀小姐,卑职有事禀告。”

    就在此时,窗外一阵马蹄声响起,继而一位全身披甲的队正御马到了马车窗外,恭敬的拱手禀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