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三章 管中窥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俺咋可能呢,俺爹从小就教育俺和气才能生财。这是俺祖上传下来的鞋,多少年都穿不坏,俺这也是急用钱才来的,不然俺还不舍的呢。您给掌掌眼,多少给个数,要是合适俺就把这包袱鞋都给你们了。”刘大刀一脸的无辜,眼睁睁的看着包袱,好像唯恐柜台里的张朝奉把他的一包鞋给掉包了似的。

    真是穷酸!就这一包破鞋,你至于这么紧张吗?!真是穷人离不开当铺!不过以前的穷人当归当,但也都是把坎肩、皮袄啊稍微值点钱的衣服拿过来当,解下燃眉之急,可是特么送来一包袱臭味熏天破鞋的还是头一遭!

    我做了十几年朝奉了,这一包破鞋,是我收到的最让人无语的当物了,就这包破鞋别说估价了,就是放在当物都他娘的嫌碍事,还估价呢,估你妈啊!开当铺是为了赚钱,又不是做慈善!

    还特么祖上传下来的鞋?!你是来搞笑的吗?!

    唉?

    等等?!

    就这一包破鞋,这土包子怎么这么紧张啊?不应该啊,难道说其中另有玄机?祖上传下来的鞋?!

    张朝奉忽然眼皮子跳了一下,这时他想起了刚入行时,他师傅经常拿来教育他的例子:

    那是在靖难之后二三十年左右时候,在这条街的另一个叫兴隆昌的当铺刚开业没多久,北兵马司胡同一位姓周的勋贵来典当一幅画。这周家不是普通的人家,他们家先祖乃是大明开国时封赏的世袭伯,不过由于他们家在靖难时站错了队,靖难之役后家道就中落了下来,子孙又一个比一个不成器,只有靠变卖家底维持生计。

    周姓勋贵来到兴隆昌当铺,要求以三十两银子典当他祖上传下来这幅画,兴隆昌当铺接待周姓勋贵的是一位当铺的老掌柜,眼力很好,经验丰富。接过画后仔细端详,这幅画应该是老伯爵练笔的画,并不是什么名家作品,画的构造以及画工看上去很不成熟,别说三十两银子了,就是十两银子都不值。画中是一位老者藏在树林后,在用一个竹管放在眼睛上观察树林中的一只匍匐的豹子,画上题跋四字“管中窥豹”。除此之外,画上再无他物,没有落款,没有时间,也没有题诗。

    管中窥豹?!

    老掌柜经验丰富,仔细端详了几分钟后就发现了此“管中窥豹”画作的隐秘。当时当铺的朝奉们都觉得这画只值十两银子,但是老掌柜立排众议,答应了周姓勋贵要求的三十两银子,让人按照三十两银子立了当票,并将当期设为了三个月。

    这是活当,三个月的当票,意味着三个月内只要你支付三十两本金和三两三分的利钱就可以把画赎回去,但如果过期不赎回的话,那画就归属当铺所有。

    交易完成后的当天晚上,当铺打烊后,老掌柜一个人在当铺将画取了出来。点亮油灯,仔细观察这幅画,用手在画各处摸索,最后终于发现了隐藏在画中的秘密。

    一般的画卷轴部分都是用实心的枣木或者梨花木等做成,而这幅画的卷轴部分却是用上好的潇湘竹做成的,用手敲了敲,内有回音,是中空的。

    老掌柜发现后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再卷轴处摸索了片刻后,就发现这卷轴是两段竹子做成的,用手按照顺时针方向旋转的话就能将其中一段抽出来。抽出后,发现另一端露出了一块丝绸,将丝绸从中小心的抽出来,然后就发现了一串13颗罕见的老坑玻璃种极品翡翠手链。

    老掌柜对玉石深有研究,这一串13颗翡翠,颗颗珠圆玉润,色泽匀称统一,应该是出自同一块石料,价值连城。

    估计是周姓勋贵的祖先随军征讨南蛮缅甸的时候缴获私藏下来的,藏于画中也是处于保密的缘故吧,“管中窥豹”就是藏宝的密语,实质为“管中窥宝”。

    馈,遗也。――《广雅》

    管中馈宝,也就是,竹管中遗有珍宝。

    周家家道中落,再加上靖难之役时站错了队,遭到了打压和清洗,导致这一口耳相传的秘密中断了吧。

    老掌柜不动声色用丝绸将手链包好,重新放回竹管内,再将卷轴复合完好,原物放回。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周家靠变卖家底维持生计,哪有赎回的可能。果不其然,周姓勋贵很快就花天酒地败家败完了这三十两银子,没有按期赎回当物。

    于是,兴隆昌当铺的老掌柜就发了一笔惊天的横财。

    一代又一代

    这个典故就被当成经典案例,教育每一位新入行的朝奉,教育他们估值时把眼睛擦亮、擦亮再擦亮。

    想到这后,张朝奉忍者刺鼻上头的臭味,再一次将这一包袱破鞋检查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仔细的翻遍了每一个鞋底和鞋垫。从做工到材料,研究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

    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特么的就是一包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破鞋,材料手工都是毫无特色,时间也是近年才做的,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的话,那就是特别的臭!!!

    “你想当多少?”张朝奉阴森森的呲牙问道。

    “100文,不,1两银子吧,不能再少了,这是我祖上…….”

    刘大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包袱臭鞋被从窗口扔了出来,接着刘大刀就被当铺里的伙计给赶了出来。

    “妈的,还敢当铺呢,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多好的鞋啊。我还就不信了,老子换个当铺试试。”刘大刀出了当铺后,用力的啐了一口痰,一副老子不服的架势。

    “哎呦……”

    正当刘大刀要离开换一个当铺试试的时候,忽听后面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然后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当铺门口台阶上摔了下来。

    哎呦,哎呦,哎呦

    一声哎呦一个动作,左脚别右腿,双手捧天,以脸扑地,扑通扑通扑通,从台阶上摔了下来,正好摔到了刘大刀脚底下。

    “大家都看到了哈,是你自己摔的,可别赖上我。”刘大刀可着劲嗷了一嗓子,向众人表示自己的无辜。

    “怎么会呢,我老郑不是那样人。”郑管家说着扶着刘大刀的腿站了起来。

    “多谢这位壮士,出腿相助,不然我恐怕会摔惨了”郑管家起身后向刘大刀表示感谢。

    呃

    刘大刀一脸懵比,我他么那救你了呀,是你自己拽着我的腿起来的啊。

    “咦,壮士,看你刚刚是从当铺出来,可是生活遇到困难,要当什么东西了吗,刚刚壮士救了我,为了表示感谢,壮士也别去当铺了,就把东西交给我吧,我给壮士高价。”郑管家一副知恩图报的样子。

    “哪个,哪个,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俺爹从小教育俺的咳咳咳,你说的出高价是真的?”刘大刀前一句话还是正义凛然的样子,后一句就变了味了。

    “当然。我老郑可是知恩图报的人,壮士要当的可是这包东西?”郑管家一本正经的问道。

    “嗯,嗯。”刘大刀连连点头。

    “壮士你就说个价吧,这东西我老郑收了。”郑管家拍了拍刘大刀手里的包袱,感受到包袱里的鞋子,压住内心的喜悦,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郑老这么爽快,俺也不啰嗦了,这包袱鞋子是俺祖上传下来的,俺祖上有言,若是家里遭了难,这包袱鞋就拿去当了,低于二十两不卖。不过,看你郑老这么爽快,对俺胃口,俺就冒着被祖宗骂了,十两银子,多一分俺都不要。”刘大刀拍了拍胸脯,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样子。

    操

    你他么的在当铺撑死了才敢开口要了1两银子!10两银子,你的鞋是用银线做的吗?!

    郑管家差点忍不住吐刘大刀一脸口水,不过想到赵大膺的交代,还是忍着火气,挤出一副难看的笑脸,分外不舍的掏出了十两银子,将这一包袱臭鞋买了下来。

    拿到包袱后,郑管家二话不说就一路小跑跑回了北兵马司胡同的赵府,向赵大膺汇报好消息去了。

    “真的拿到了?!”还在酒桌上的赵大膺闻言后,一脸心喜。

    “老爷交代的事,小的拼了命也得完成啊,看,老爷,这就是那包袱鞋。”郑管家献宝似的把包袱献给了赵大膺。

    “好,好,好。”赵大膺高兴之下,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只要这鞋子到手,朱平安即便抓住了那几个废物也没有卵用,老子找几个人顶上营里的缺,他朱平安有什么证据证明那几个废物是老子营下的兵?!

    兴奋之下,赵大膺接过包袱,就打开了,劈手摸出一只鞋来。

    呕

    赵大膺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了出来,酒席上的其他文武官员也是被熏的面色苍白、四肢无力。

    “操!这就是你他娘拼命弄来的鞋?!耍老子呢!”

    赵大膺看着手里的打着补丁的破布鞋,怒发冲冠,一手按在了郑管家的脸上,揭都揭不下来。

    这一包袱鞋都是打着补丁的破鞋,没有一只是军营里的青布短靴!明显就是被人给耍了,想一想朱平安临走时的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赵大膺一腔热血瞬间涌上了头。

    “朱平安,我跟你势不两立!”

    少顷之后,赵大膺的一嗓子怒吼,划破了北兵马司胡同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