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一章 赠周知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周大人官居四品,然生活之简朴,世所罕见。”朱平安听了张捕头的解释后,对周侯杰的简朴作风大为钦佩。

    虽然说大明朝的官俸在历朝历代中是出了名的少,但是官员俸禄比平民百姓来说还是多的海了去了。而且,周侯杰身为四品知府,京都地区官员高配,比地方同职官员高半级,俸禄也比地方上四品知府高半级发放,俸禄也不少了,但是却甘于粗茶淡饭的生活,这是很难得的。

    按照今年的俸禄标准计算,四品知府的俸禄是每月24石(米),周侯杰这个知府在京城为官,俸禄比地方高半级,每月俸禄为25石(米)。

    此处,“石”读作dan。

    石、斗、升、合,都是古代传统的计量单位,都是十进制,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石,计算起来非常方便。

    明朝发放俸禄就是以“石”作为单位的,在明朝以前官俸是以“斗”或“升”作为单位发放的,太祖朱元璋认为按前朝规定用“斗”或“升”来发放官俸的话,显的朝廷小家子气,不够显示朝廷忠信重禄的作风,所以就改为用“石”来发放俸禄。举个简单例子来说,就相当于某公司以前都是以“角”、“分”为单位发工资,新任老总觉的这太小家子气,不能显示公司忠信重视员工工资的作风,发布规定以后工资用“元”来做单位。

    一“石”米等于10斗,等于100升,一升米约重1.25斤,一石米也就约重125斤。周侯杰每月俸禄25石,也就是3125斤,按照今年的物价的话,折合纹银13两。

    如果按照现在工资来算的话,周侯杰每个月大约为8000左右。八千的工资,却顿顿只吃白菜豆腐就咸萝卜条,连个荤腥都没有,逢年过节才有巴掌大的鲫鱼加餐。这真的是非常非常难能可贵了。

    “子厚呀,你可是从乡下来的,怎么也糊涂了。每顿饭都有三个菜,白面馒头管够,这怎么简朴了。想一想,现在咱大明还有多少百姓吃不少饭,填不饱肚子呢。我这跟他们相比,已经是奢侈了。”周侯杰忽然很严肃的说道。

    朱平安闻言苦笑一声,“大人说的是,只是大人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嫂夫人和令公子着想,每餐减一道素菜,增一道荤菜,也不失简朴。”

    “子厚多虑了,拙荆及犬子均在安徽老家,本官虽不是大富之家,但祖上也留了十余亩薄田,种瓜种菜养鸡养鸭,他们娘俩吃用比我方便。”周侯杰摆了摆手笑道。

    “府尊大人在京为官多年,孑然一人,从未携带过家眷。去年公子原本打算探望府尊大人,但苦于路途遥远,缺少盘缠未能成行。”张捕头在周知府话音刚落,忍不住补充了一句。

    呃

    朱平安闻言,将目光转向周侯杰,忍不住有几分感慨。

    裸官!

    这是古代的裸官!

    现代不一样,现代的裸官是那些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的官员,他们多是中饱私囊,随时准备跑路投奔腐朽彼岸的国家蛀虫。

    古代的裸官,可不是现代那样,他们不去异地做官带家眷,是因为官俸养不起老婆、孩子、丫鬟仆人,周侯杰就是这种情况,孑然一人,两袖清风。所以,古代的裸官,多是廉士清官,他们的一根汗毛都比现代那些裸官伟岸百倍。

    “多嘴。”周侯杰扫了张捕头一眼。

    “大人,不是属下多嘴,属下是为大人不平。大人您看看,有几个像您这样做官的啊。说句不中听的话,属下的饭桌上都比大人您这饭桌上丰富的多。白菜豆腐,腌咸菜,长久下去,您这身体怎么吃得消啊,还怎么当百姓的青天大老爷啊。不带家眷,不聘丫鬟,只有一个老管家......说句大胆的话,您这哪是做官啊,您这是做和尚啊。”张捕头好像憋了很久了,这次有朱平安在旁边,人多胆大,趁着话题就把憋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

    呵呵,话粗理不粗,朱平安点了点头,确实周侯杰这官做的真的有些近乎于苦行僧了。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周侯杰微微笑了笑,喝了口茶说道,“虽然本官身为四品,俸禄加上特禄还有赏赐,也不少了。可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进项虽然多了,可是出项也多。每月我和韩伯的伙食需银2两,每月要拿出2两家里给拙荆和犬子,父母高堂哪里也要孝敬2两,孝敬祖父4两,宗族祠堂香火2两,资助宗族后生3两......便是这些都用去俸禄的十之**了,其他开销还没有算呢。现在已经很好了。”

    张捕头闻言,抬起头看了看周侯杰,嗫嚅了许久,嘴里的话没敢往外说。

    朱平安知道张捕头想说什么,无非是润笔、火耗银子等灰色收入,张捕头没有吱声是对的,以周侯杰的脾气,估计张捕头说出来,都得被训斥一番。

    “今日一顿饭,平安受益良多,今后平安为官虽然不一定能做到大人这般清汤寡水、乐于清苦,但是也必学大人这般一肩明月、两袖清风。”朱平安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拱手拜服道。

    这一顿饭,朱平安受益良多,从周侯杰身上学到了很多,单单清廉这一点就对自己启发良多。

    “好,好一个一肩明月、两袖清风!子厚与我相识不久,但却是知我、懂我之人。”周侯杰听完朱平安的话,便忍不住击案道,“本官一个农家子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便是这一肩明月、两袖清风。本官为官,不图名垂青史,也不图显名圣上,唯图为国为民。本官自知才能有限,能为我大明、为我大明百姓做的有限。我周侯杰既然为国为民做的不多,那就更不能祸国殃民了。本官清廉并非为名,而是为了无愧天地君民,日后当本官化为一捧朽土,亦能滋养大地。”周侯杰放下茶杯,感慨道。

    朱平安闻言,触景生情,脑海里不由想起清朝的一首诗,很是符合周侯杰。看到一旁的笔墨纸砚,一时情难自禁,取笔手中,信笔而书了下来。

    一时间,笔酣墨畅:

    《赠周知府》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