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二十章 难忘一宴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卑职多谢府尊大人了,咳咳,其实卑职回家吃饭也是很方便。”张捕头听闻周知府请他一同吃午饭,忙躬身谢过周知府,然后顿了下,低着头推辞了一下。

    “张捕头呀,不用客气,也不用拘谨,你我虽是从属关系,不过现在是吃个便饭,又不是办差。”周侯杰笑着对张捕头说道。

    呃,我看着好像不是客气拘谨啊......

    朱平安在一旁看着两人互动,没有说话,不过心里面有些怪怪的感觉,刚刚看着张捕头的表情,似乎并不是像周侯杰说的那样客气拘谨,倒有点像是......嫌弃的感觉啊,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似的。

    “大人教训的是,卑职就不客气了。”张捕头拱手道。

    “嗯,好了,你去吧,吩咐伙夫后就过来一起用膳。”周侯杰笑着点了点头。

    “是,大人。”张捕头应声退下,去伙房安排衙门里的伙夫加菜的事情。

    “走吧,子厚,我们去屋里稍后片刻。”周侯杰笑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拉着朱平安径直往大堂走了进去。

    顺天府衙门面阔五间,堂前月台,虽显陈旧,但是气势恢宏、高峻威严。大堂正中陈设黑漆公案,公案后面是红日出海的背景屏风,大堂上面悬着“明镜高悬”牌匾,大堂两侧陈设着“肃静”、“回避”、“亚圣奉祀官”等牌匾,堂前悬挂一副对联“理冤狱,关节不通,自是阎罗气象;赈灾黎,慈悲无量,依然菩萨心肠。”,公正威严又不失体贴爱民,将为官的态度、责任与爱民、亲民一一道出,与外面的那副对联有异曲同工之妙,应该也是出自周知府的手笔。

    周知府拉着朱平安从大堂去往二堂,二堂是周侯杰日常办公的地方,府衙“吏户礼兵刑工”六房办公机构都围绕着二堂左右分布,六房胥吏闻声纷纷出来向周侯杰行礼,周侯杰点头回应,领着朱平安往二堂走去。

    进了二堂,周知府让朱平安随便坐,自己起身从小炭炉上取下茶壶,给朱平安倒了一杯茶端了过来。

    朱平安起身离座,双手接过茶杯。

    “来者是客,子厚你坐着就好。”周侯杰笑着说道。

    重新落座后,朱平安观察了下周侯杰办公的二堂,这里被周侯杰布置的像书房一样,数个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籍,有四书五经,也有《大唐律例条例》、《大明律例》、《律令》、《大诰续编》、《三编》等律法书籍。看书籍颜色以及页码褶皱程度来看,这些书都是经常被人翻阅。

    在书桌上铺着一张宣纸,墨也是研好了的,宣纸上写了一半......刚刚周侯杰应该就是在这写东西,写到一半听到自己来了就出去了。

    “打扰大人办公了。”朱平安歉意的说道。

    “无妨,今晚秉烛片刻就够了。”周侯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然后动手将桌子收拾了一番,方便待会用膳。

    “子厚,我已经阅过你写的文状,此事就交给本官了,本官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收拾好桌子后,周侯杰对朱平安说道。

    “多谢大人为平安做主。”朱平安拱手道谢。

    “这是本官分内之事,子厚何须如此。本官与你相交恨晚,但是无关今日之案,此案本官定会秉公办理,不会污了公堂的清名。”周侯杰正色道。

    “子厚相信大人。”朱平安坦然一笑。

    朱平安欣赏的就是周侯杰这一点,周侯杰是个有原则的人,虽然对自己比较赏识,但是公是公、私是私,他不是那种因私废公的人,这也是朱平安对周侯杰很有好感的地方。

    公私分明,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难于上青天。人都是爹妈生的,那个没有亲戚朋友,又不是餐风食露、六根皆断,那个没有七情六欲,如果涉及亲友私情,有多少官员能做到心如止水、秉公处理呢?如果人人都是铁面无私的包拯,那包公就不会出名了。

    周侯杰不由微微一笑,看向朱平安的眼神更赞赏了。

    “其实,对于子厚,本官还是很佩服的。奏折一事,不说别人,就是本官恐怕也会瞻前顾后、顾虑重重。”周侯杰点了点桌子,提到了奏折一事。

    “如果说别人,那就罢了,但若是大人的话,平安相信大人会比平安上奏更快。”朱平安摇了摇头,打趣道。

    “那可不一定。”周侯杰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就见张捕头提着一个食盒从外面走了过来,食盒里冒着热气,散发着一阵饭菜的味道。

    “大人,饭菜好了。”张捕头提着食盒走来道。

    “好,那我们就用膳吧。”周侯杰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朱平安说道,“粗茶淡饭,子厚不要嫌弃。”

    “怎么会,平安就扰大人一顿了。”朱平安道。

    等到张捕头打开食盒将饭菜一一端上桌后,朱平安才知道周侯杰所说的粗茶淡饭还真不是谦虚,另外也就理解张捕头一开始的表情了。

    哪个,估计还真就是嫌弃。

    饭桌上摆了五菜一汤,五菜一汤听上去还很丰盛,不过耳闻不如一见,如果看到了这五菜一汤就不会如此觉的了,虽然花花绿绿,一连五盘摆在一起,而且中间的汤也是一大海碗......

    一盘醋溜绿豆芽,一盘素炒白菜,一盘白菜煮豆腐,一盘水煮花生米,另外还有一盘腌萝卜条,刀工不错,萝卜条切的很齐整,上面还撒了一些葱花。

    最中间的是一大碗汤,也是这一桌菜唯一的荤菜---鲫鱼豆腐汤,汤里面有两条巴掌大的鲫鱼,估计十之**这个就是加的菜了。

    这就是四品知府的午饭?

    朱平安有些愕然,然后看了张捕头一眼。

    张捕头苦笑着给了朱平安一个肯定的眼神,这是他第三次跟周知府用膳了,他早就意识到了。

    “来,别客气,馒头管够。”周侯杰热情的招呼道。

    “大人平时就吃这些吗?”朱平安好奇的问道,有些难以置信,要自己中了举人后,家里生活条件就大大改善了,更不用说周侯杰这四品顺天知府了。

    “温饱足矣,温饱足矣。”周侯杰笑着说道,然后热情的招呼道,“子厚赶紧用膳吧,这是六味斋的豆腐,趁热吃口感最好。”

    “朱大人,这还是今日你来,府尊加菜了呢。”张捕头苦笑着解释道,“大人可知今天加菜的是哪道。”

    “这道鲫鱼豆腐汤肯定是了。”朱平安说道。

    “朱大人之才对了一半,其实这份水煮花生米也是府尊加的菜,府尊大人之前吩咐伙房为大人备膳,觉的总得凑四道菜才是待客的道理。”张捕头摇了摇头,苦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