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一十九章 隐字联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顺天府衙位于西城区,距离北兵马司胡同大约一里多地,朱平安他们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衙门口。

    这个地方朱平安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是因为以前来北京穷游的时候到过这里,在现代的交道口东宫街;说陌生是因为,那个时候顺天府衙们只剩下大堂了,其他的都成了东城区教育学院的教学楼了。

    当然,现在这里可是标准的顺天府衙们,恢弘大气,门前有一个小广场,靠着衙门的街上分布着“吃衙门饭”的行业,诸如客栈、酒楼、药铺、茶馆之类。客栈是给来衙门办事的人投宿住的,酒楼供应膳食,药铺则供应跌打损伤药,茶馆是商务会谈之所,店铺前都是人来人往,生意很不错的样子。

    朱平安在衙门附近的一个酒楼定了两桌酒菜,一桌是给刘牧、刘大刀他们接风洗尘,另一桌则是给张捕头他们定的,等他们将光脚八人押入大牢、办完手续后再来食用。

    “多谢大人。”张捕头以及众衙役向朱平安连连道谢。

    “客气了,辛苦你们一上午,几杯薄酒,略表心意。”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然后将钱袋塞到刘牧手中,叮嘱道,“刘哥你们待会代我招待好张捕头他们,多点些酒肉。”

    安排好后,朱平安便随张捕头进了顺天府衙门,通过前庭到了府衙的第二道门,也就是仪门前。仪门是关闭着的,东西两边各有两个角门,仪门只有在知府第一天上任以及上级领导视察时才会开,其他时候都是关闭着的,只能走东西两侧的角门。

    东西两侧的角门也是有讲究的,东为贵、西为贱,东侧的角门叫“人门”,供知县平时出入;西边的角门叫“鬼门”,是押解犯人时走的通道。

    张捕头安排其他捕快押解着歹徒从西边鬼门通过,押往大牢;而张捕头则领着朱平安通过东边“人门”通过,前去拜会周知府。

    因为此时周知府还在大堂办公,所以张捕头就领着朱平安前往大堂。

    顺天府衙的大堂是衙门中最为宏伟的建筑,不过硬件设施却看上去年久失修的样子。

    “自从周大人上任后,把修缮衙门的前都留作赈灾扶贫用了。”张捕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周大人真是一心为民。”朱平安点了点头赞叹道。

    在顺天府衙大堂两侧有两幅对联吸引了朱平安的目光,对联用朱砂刻染在了黑木板上,悬挂在大堂两侧,对联分别是“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系于一官;吃百姓饭,穿百姓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去年大堂两侧的楹联字迹不清了,这是大人新写的。”张捕头见朱平安对楹联比较感兴趣,在一旁解说道。

    “嗯,很好,很好......”朱平安看着对联,点头赞赏不已。

    “很好?呵呵呵,那有劳状元郎点评下,此联好在哪里。”在朱平安欣赏对联的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大堂内传了出来。

    “见过大人。”

    朱平安抬头就看到了周侯杰周知府从大堂笑着走了出来,不由拱手行礼。

    周侯杰笑着摆了摆手,走到了朱平安跟前,“状元郎,又见面了。”

    “大人还是叫我子厚吧。”朱平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那就由子厚点评下此联,若是奉承的话,本官承诺的午饭可就没了。”周侯杰笑着点了点头打趣道。

    “那平安就献丑了。”朱平安拱手行了一礼,然后将目光再次落在了对联上,略顿了数秒后指着对联点评道,“周大人此副对联尽显亲民和责任感,京师的大案、要案、命案都在这里审理,大人乃百姓父母官,责任重大。‘勿说一官无用,地方系于一官,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大人的亲民与责任感尽显其中。此联不亚于公堂之上高悬的明镜,一副对联就告知了百姓,大人办案公正廉明。”

    能看出亲民和公正,算得上难能可贵了。周侯杰微微点了点头,对朱平安的点评还算满意。

    朱平安注意到了周侯杰的表情,微微勾了勾唇角,指着对联又说道,“当然,其实平安发现大人此联中还另有玄机。”

    “哦?说来听听。”周侯杰笑着说道。

    “大人此联中,‘官’字均少了一点,而百姓的‘姓’多了一点,如果平安没有猜错的话,大人意思是要多为百姓着想,官威少一点,百姓多一点。”朱平安指着对联中的官、姓两字,微微一笑补充道,“这是对联中的隐字文,古人多以之含蓄,曲径通幽,含而不露;大人反其道而用之,用隐字文意在强调,强调多为百姓着想,大人此联真是用心良苦,平安受教了。”

    “子厚好眼神,看来本官得再加一个菜才对得起子厚这番点评。”周侯杰闻言忍不住捋须笑了,脸上有红光浮现,看着朱平安调侃道。

    高山流水遇知音,大约就是周侯杰此时的心情吧。此刻他看朱平安,大约就像渭水河畔,琴师伯牙遇到樵夫钟子期一样。千金易得,知音难求。

    “长者赐不敢辞,看来平安今日就有口福了。”朱平安拱手一笑,没有推辞。

    “哦……原来是这样啊,当时挂起来时,我还以为是工匠刻错了呢,还去找工匠了呢,结果工匠把大人的原联拿了出来,说是按照大人所写一笔不差的刻上去的。我看了原联,确实是一模一样,我一直以为是大人写错了呢。没想到,原来是大人故意这样写的。要不是朱大人解释,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这个时候张捕头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如醍醐灌顶一般,恍然大悟,没想到就这么两个点竟然有这么多讲究。

    “你呀,真是个朽木……”周知府看着张捕头摇头笑了,然后摆了摆手吩咐道“去给伙房说下,再加一个菜,把上次过节省下的那道菜加到今天,本官要好好款待一下子厚。张捕头你也别走了,今天中午就在这一起吃个午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