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零七章 功夫再好,一砖撂倒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特么的,你们找死是不是?!找死老子就满足你!”

    围着朱平安的几人,看到奔袭而来的六位猎户,勃然大怒,眸子里闪着凶光,拉开了决斗的架势。

    他们是自信的,都是军士,打斗是他们的职业,怎么着也比这些个山野猎户厉害多了吧,不说一个打五个,一个打两个肯定是没问题的吧。

    刚刚只是被这些歌猎户偷袭了而已!

    现在有了准备,肯定能把这些个不长眼的山野猎户打个半死,然后再随便给他们安插个罪名,丢进牢里去!打扰老子们的好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很快

    两边人就撞在了一起,如两股洪流一样,撞在一起,绞在了了一起。

    于是

    朱平安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识到了大明的打斗场景。

    不是武侠小说里的那种飞檐走壁、腾跳闪跃奔雷掌什么的,也不是现代那种黑社会打群架,大明的打斗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拳拳到肉,生死相搏,但还是有一定招式的。

    围殴朱平安的这几人带有军队色彩,拳脚是军营里传授的招式,懂的利用站位结成半圆形战阵,如楔子一样围住了六个猎户,三三两两互相照应。

    在他们看来,凭他们的身手和配合,对付这些个山村野夫,简直是手到擒来。

    不过,事情出乎于他们的意料。

    对面而来的这些猎户虽然不懂得战阵,但是在山林里狩猎黑熊、狼群、野猪之类的危险猎物时,也都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简单实用的阵势。

    复杂多变,凶险的山林,早就教会了他们随即应变。楔形阵,狼群多用,猎户们也是有经验的。猎户口口相传的口诀“铜头钢尾豆腐腰”就是描述狼的,腰是它的弱点,对付狼就认准它的腰就对了。

    刀疤脸猎户身材魁梧,无视楔形阵的箭头,认准阵腰,如一头熊一样熊扑了上去。

    草,找死!

    处于阵腰的那人看到刀疤脸猎户扑过来,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屑,也跟着迎了上去。

    刀疤脸猎户在快靠近时,突然加,身影急冲而至,如熊掌一样一拳击向阵腰那人面门,度快到拳头挥出瞬间都有一股尖锐破空声。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阵腰那人没料到刀疤脸猎户度如此之快,不过也只是惊讶了一下,训练有素的他还是及时举起双手格挡,并且还伸出了一个撩阴脚,在格挡的同时反击。

    哼

    老子是练过的,身手在军营都是前百的高手,你怎么跟我斗!阵腰那人,自信非常。

    事实也是如此

    刀疤脸击向阵腰那人面门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破空一拳,被阵腰那人伸手就挡住了,脚也抬了起来。

    挡住一瞬间,阵腰那人嘴上露出自信的蜜汁微笑。

    然而

    o.o1秒后,那人脸上的蜜汁微笑就变成了惊悚,挡住的一瞬间,他的胳膊就出了“噼啪”一声骨折声,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像是被一头呼啸而来的野熊给拍了一掌似的。

    受这巨力一击,阵腰那人就像是狼被熊一掌扫中腰似的,整个人一下子倒飞出去了。

    一下子就被砸的摔倒在了地上,倒地之后,去势不减,整个人身体倒地滑行了数米远,贴着地面一直滑撞到了墙上。

    砸飞那人之后,刀疤脸猎户就将目标转向了另一人,扑了过去。

    被砸倒在地的阵腰那人,在地上挣扎了一下,没能起来,浑身骨头都感觉断了一样。

    “我来帮你。”

    就在阵腰这人挣扎起不来的时候,忽听耳边传来一声善意的、温暖的声音。

    “谢谢兄弟,回头请你喝酒。”阵腰这人还以为是他战友来帮他呢。

    “客气啥,咱们活雷锋做好事,从来不图回报。”耳边的声音依然善意而温暖。

    “谢谢活雷锋兄弟,回头......”阵腰那人重复了一句,然后咦了一声,活雷锋?谁啊?这名咋这么陌生呢?今天来的兄弟里面没有叫活雷锋的啊。

    阵腰那人疑惑的抬头,然后就看到了朱平安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在自己眼中放大......

    然后吓的浑身一个哆嗦。

    不愿接受的眨了眨眼睛,再睁开眼,视线中朱平安依然站在他面前,弯着腰,一脸温暖、善意的看着他,还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别激动,我就是活雷锋......”朱平安温暖的笑着,伸出手安抚道。

    然后这人更哆嗦了。

    因为朱平安手里正拿着一块带血的板砖......

    朱平安温暖、善意的笑,和他手里带血的板砖形成了鲜明对比,在这人眼中,朱平安温暖的笑无比的恐怖,就像是魔鬼狰狞的笑容一样。

    这人哆嗦着,手脚并用往后缩,然后感觉身体碰到了一个身体,伸手摸了摸,呃,将手收回来,手指上滴着血......

    下意识的回头,然后就看到一开始被石头袭击失去战斗力的战友,此刻正如一头死猪一样,横躺在地上,脑门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硕大的红印,看形状跟朱平安手里的砖头简直是一模一样。

    卧槽,太残忍了,他都已经失去战斗力了,你还不放过他!还特么拍了两板砖!

    阵腰这人躺在地上,哆嗦的看着朱平安。

    “哦,手生,刚刚没经验,多拍了一下他才昏过去,不过这次就有经验了。相信我。”朱平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很有自信的晃了晃手里的板砖。

    在阵腰那人眼中,朱平安简直是凶残的化身,把这么血腥的事情,说的这么平淡......

    “真的,这一次我很有经验。”朱平安扯了扯嘴角安慰了一句,弯下了腰,蹲下身来,熟练将手里的板砖向着那人脑门的位置拍了过去。

    那人只看到一块板砖在自己眼前放大,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着晕过去的这人,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总算是力度把握的刚刚好,不轻不重,让人晕倒,但又不会致命。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砖撂倒。

    在朱平安拍晕这两人后,小巷子里的战斗也接近尾声了。

    军士装扮的这几人身手不错,但奈何这些刀口舔血且能干翻鞑子的猎户身手更好,而且在猎户们将身后背着的猎刀抽出来后,战斗就到尾声了。

    很快,除了地上躺着的两个外,其他人都被猎户们制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