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零五章 背后黑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那么问题来了,这局怎么破?

    反正朱平安没想到比跑更好的答案了,至少跑的话也有一线希望不是吗?!

    是。

    但朱平安还是失败了,这种体力的较量,朱平安本来就不擅长。另外,这群獐头鼠目的人不仅跑得快,还特么在前面预先蹲伏了三个人,最终,朱平安八个壮汉前后包夹在了小巷子一户人家的后门前。

    朱平安看着前后堵过来的八个壮汉,感觉就跟女生被堵在小胡同一样。

    因为朱平安已经被堵在这里了,成了瓮中之鳖,这几人倒也不着急了,慢悠悠的围了过来。

    “几位早啊,好巧,你们也在跑步锻炼身体啊。”

    朱平安做出一副熟络的样子,伸出手挥了挥,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跟个没事人似的,往前继续走。

    我们跟你很熟吗?

    对面好像被朱平安这一套跟弄愣了,有几个人还有些狐疑的互相看了一眼......

    一步

    两步

    三步

    ......

    朱平安心中暗暗窃喜,眼看着就要走出包围圈了,再有一步就可以了,淡定不要骄傲,继续往前走......

    嚓

    一声响

    朱平安肩上挨了一下,被人粗鲁的又给推了回去,被推的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刚刚努力的几步路全白费了,一下又回到了原地。

    “干嘛去呀你?别着急走啊。”那个把朱平安推回来的家伙,又用力的推了朱平安一下,戏谑道。

    尼玛,手劲够大啊......朱平安被一下给推到了墙上,撞的后背隐隐作痛。

    “呵呵,几位这么热情,让人有些不习惯呢。”朱平安稳住身体,吸了口凉气,扯了扯嘴角,面上扯出一丝笑来说道。

    “热情你妈啊热情,是不是读书人都特么像你一样不要脸?”推朱平安的家伙,鄙夷的讽刺道。

    哈哈哈

    围着朱平安的众人爆发出一阵哄笑。

    寒山子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乎?”拾得笑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寒山拾得问对录》

    朱平安在心里默念了一番《寒山拾得问对录》,然后抬起头向着几人微微拱了拱手,面色如常,风度翩翩,“不知几位有何见教?”

    “真尼玛酸!”

    “少你妈啰嗦。”

    “见教尼玛,有人出钱,让我们打断你的狗腿。”

    围着的几人不怀好意的看着朱平安羞辱嘲讽道,有人出钱打断你的狗腿,这些人也没有啰嗦,直截了当的道出了他们的目的。说着还晃了晃胳膊腿,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响声,暴力的威胁濒临到了朱平安眼前。

    “呃......有人出钱,打断我的狗腿?”朱平安看着几人重复了一遍。

    “怎么听不懂人话?!”

    “没错,再摸摸你的狗腿吧,待会你就要跟他永别了。”

    围着朱平安的人嚣张的笑道,还有人向着朱平安吐了口痰,朱平安侧身躲开了。

    “那人出了多少钱,我出双倍。”朱平安侧身躲开后,说道。

    “说啥呢,侮辱谁呢?!”对面的人不屑的啐了一口痰,“把哥几个当啥人了?我们是有原则的人!干我们这一行,就讲究一个诚信!你就是给咱多钱,也不顶用。”

    才不信这种人有诚信观念!

    “三倍。”朱平安扫了他们一眼,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做梦!”

    “休想!”

    对面的人出奇的一致,真有一种是金钱为粪土的架势,竟然没有一个人动心的。

    奇怪?不合常理,即便是最讲诚信的混混帮派也不可能铁桶一块,三倍的价钱,不少了,怎么说也会有一两个人心动吧,可是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动心的,好像真的是金钱为粪土一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

    朱平安狐疑的扫了他们一眼,将他们的衣着外貌全都印在了脑海中,一一对比,很快就发现了蛛丝马迹,这些人看上去獐头鼠目、吊儿郎当,跟市井流氓没什么区别,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们衣服下的鞋子是统一式样的。

    相信在大明,没有一个市井帮派会统一鞋子吧?!

    这些人衣着,外貌,等等全都看不出什么共同点,也没有什么异于普通人的地方,但是就是鞋子是统一的式样。应该是他们伪装的时候,忽视鞋子了。

    他们脚下的鞋子,是统一的青布短靴。

    大明就有这点好处,等级,规矩,自太祖定服饰以来,从一个人的衣着服饰鞋袜就能大致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青布短靴!

    庶民百姓禁止穿靴!只能穿深口而有些屈曲的鞋子。所以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市井流氓。

    而青布短靴,是大明军旅最具代表性的军鞋了。本来军人也没有资格穿靴子的,但是自洪武以后,为了征战方便,军人有了穿靴的资格,而青布短靴就是普通士兵标准式样。

    所以,这些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军士!!

    军士的话,他们不为钱所动也就解释的通了,他们是奉命而来。

    一开始的时候朱平安还在考虑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呢,会不会是严党某人派来的,最近得罪人的事,大约就是奏折了。哦,严二小姐也有可能,或许欧阳子士也可以算在内,不过他们的可能性要小多了。

    军士的话,那就确定是奏折了,而且基本就就可以确定这些人是自己奏折中弹劾的百户赵大膺了。

    也是,能做出杀良冒功的家伙,做出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奇怪。

    “五倍怎么样。”朱平安扫了他们一眼,又试探了一次,来验证自己的想法。

    “少他么来这一套!”

    “现在就打断你的狗腿!”

    对面的人毫不为朱平安的价码所动,一副不打断朱平安狗腿不算完的架势。

    “那好吧......”朱平安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你们跟我回府吧,我到家把狗牵出来,希望你们下手轻点,打断腿就可以了,别要它命,狗是府里的,也不能算是我的。”

    对面几人......

    我艹,这小子耍我们呢,打死他!

    数秒后,对面几人勃然大怒,群情激愤,一声声卧槽,撸起袖子就要修理朱平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