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零三章 严嵩回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天色已经放亮,朝阳升至东方,光辉暖洋洋的,这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还不至炎热。暖暖的阳光倾斜在西长安街的红砖绿瓦上,尤其青睐楼阁飞檐,在阳光下为西长安街增添了诗意和贵气。

    西长安街头,自西苑的方向,一个八人抬的大轿正缓缓而来。

    帷幔遮蔽的轿子,古朴而沉重,大气而内敛,轿子两旁有随侍的侍女,还有挎刀随行的护卫。

    整个京城,有资格用八抬大轿的人屈指可数,范围再缩小在这个西长安街,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相爷回来了。”

    “是严大人回来了。”

    “严阁老,真是严阁老的轿子呢。”

    在严府门前排队投递拜帖的人,注意力一下子转移到了对面缓缓而来的轿子上,兴奋的喊了起来。

    大官家严年一方面指挥着下人维持排队秩序,将队伍靠着墙角排列,空出了门口的空间,方便严嵩的轿子进府;另一方面又让门房通传府内老爷回府的消息,严年自己小跑到前面恭迎严嵩。

    “老爷,您回来了......”

    严年撩着前摆一路小跑到轿子前,站定身子弯着腰,恭迎严嵩回府。

    “嗯。”轿子里严嵩轻轻嗯了一声,精神不大好,有些困意,他年纪大了,昨天下午进献青词后一直留在西苑候旨了,直到凌晨过后才等到圣上传的纸条。这个时候都是凌晨过后了,西苑锁钥,外面也夜禁了,众人也不能回府,只能歇在值庐内。值庐比较简陋,跟严府相比差远了,严嵩几乎都没睡着,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真是够受的,所以精神不大好。

    另外就是,没想到等到最后,却是徐阶的青词中了头彩。虽然徐阶这些日子温顺的很,又跟自己走得近,但是还是有些失落。

    东楼那篇青词,自己可是很看好的,比袁炜那篇还要出色很多,原以为会得圣上青睐。可惜了,徐阶那句“化虎为龙、回返天庭”太有灵性了。

    徐阶这老小子运气不错,主考会试遇到了一个好苗子,对青词的灵性,不弱于袁炜,是个可造之材。

    当然,年轻人,有些棱角,初生牛犊不知天高地厚,敲打敲打,给他几次苦头,会分得清形势的......年轻人,不怕有棱角,就怕没才华。

    徐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嘛,当初不也是棱角峥嵘嘛,打磨几次之后,现在握在手上,不是也不咯手了吗。

    严嵩坐在轿子里,想到徐阶这些时日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

    “快快,打开大门,让老爷回府。吩咐后厨备好参汤......”听出严嵩语气间的疲惫,严年赶紧小跑着开路,吩咐值守赶紧打开大门,紧接着又吩咐门房让后厨备好参汤。

    很快,严嵩的轿子就到了大门前。

    “下官见过严大人。”

    “属下拜见严阁老......”

    在门口排队投拜帖的人们,此时纷纷对着严嵩的轿子行参拜大礼。

    “老爷累了一宿了,让老爷先回府。”严年呵止了行礼的众人,训斥值守维持好秩序。

    “停。”

    轿子里传来严嵩的声音。

    然后轿子停在了众人面前,在轿子外侍候的侍女撩开了轿子的门帘,露出严嵩的身影。

    “严年!”

    严嵩将严年唤到轿前,不悦的教育道,“远来是客,这些都是我们严府的客人。你就是这样对待我们严府的贵客的吗?”

    “老爷,您都忙了一宿了......”严年解释道。

    “行了,去让后厨多备些解暑的茶汤,端出来,给客人们润润喉咙。”严嵩摆了摆手,制止了严年,吩咐让府里给排队的众人端来解暑的茶汤。

    “太感动了,严大人官居高位,却还如此平易近人,处处为我等考虑......”

    “我等愿为大人效死。”

    “礼贤下士,平易近人,严大人真是爱民如子......”

    排队众人一个个争相恐后的表达着自己对严嵩的感动、感激之情,感情都很丰富。

    “诸位光临,老夫甚喜。与诸位比,老夫别无他长,不过齿龄徒增尔。如今我大明上有英主,下有诸君,莺歌燕舞,国泰民安,实乃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好盛世。诸君万不可辜负良机,当需努力做事,相信自会有锦绣前程。老夫老矣,将来我大明还得看你们年轻人。”

    吩咐过后,严嵩又向着排队众人点了点头,劝勉道,像是家里和善又负责的长者一样。

    “多谢严大人。”

    “多谢严大人赐言......”

    “严大人用心良苦啊,真是为我等操碎了心啊。”

    “严大人老当益壮,夙兴夜寐,朝夕处理政务,我等钦佩,严大人快些回府歇息吧。”

    底下众人激动之下,又是一阵感动。

    看着众人的反应,严嵩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劝勉了几句才回坐在轿内,向着轿外的随侍点了点头。

    “回府。”随侍心领神会。

    轿子重新抬了起来,向着严府大门走去。

    严嵩坐在轿内打开轿子的窗帘,向着排队的众人点了点头,与众人眼别。

    正当严嵩放下窗帘的时候,忽然被轿外一张硬纸吸引了目光,准确的说是被纸上的字吸引了。

    骨气洞达,酣畅淋漓;浩然正气,苍劲有力。

    观之,那字就像是乘风破浪的云帆一样,似要挣脱纸背,呼啸而出一样。

    最吸引严嵩目光的是,这字体里似乎有一点自己书法的影子似的.......

    “严年,把那张纸拿过来。”

    严嵩撩开帘子,指了指地上的那张纸,对着轿外的严年吩咐了一句。

    纸?

    什么纸?

    严年一愣,然后扭头顺着严嵩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眼珠子崩一下子就瞪了出来,脑子嗡了一下子,好像被针刺了一样,完全惊呆了,整个人跟傻了似的,张着嘴,颤声道,“不......不是吧......”

    微风吹过

    地上那张纸轻轻摇摆

    就像是在嘲笑自己一样。

    严年傻掉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浮上一层莫名的恐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