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零二章 被赶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开门了,开门了......”

    在朱平安听肥头大耳官员讲扇子中的道道的时候,严府的侧门开了,开始接受投帖拜见了,排队的人一阵兴奋。

    排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外省的官员,他昨天到的京城,没排上队,住在了附近的客栈,今儿早夜禁刚结束,就第一时间过来排队了。

    明朝行政区也称省的,大明行政区域分为两京、13布政使司。两京指的是顺天府(即北直隶)和应天(即南直隶),13布政使司简称13司,俗称13省。有些人把直隶区也称为省,大明15省的说法就是这么来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

    汗水和回报总是成正比。

    正是因为这位外省官员在夜禁刚结束就赶来恭候,所以他今天排在了第一位。

    严府的侧门打开了,走出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上好的管事式样服饰,一副饭吃包了人还没睡醒的样子,手里拿着根牙签剔着牙,一晃一晃的走了出来。

    这人很有特点,过目不忘,走路四十五度望着天,不拿正眼看人,保证人见过之后就不会忘。

    “鹤年先生?!”

    “真的是鹤年先生啊!”

    “没想到今天是鹤年先生亲自出面......”

    “鹤年先生真是没有一点架子啊,亲自出面为我等办理投拜事宜,真是三生有幸啊。”

    看到此人出门,门外的人都轰动了,跟二十一世纪狂热的追星族一样,一个个激动的跟见了偶像似的,远远的就伸着手躬着身向他说些吹捧的话。

    额

    这货就是严府的大官家,那个“生财”有道的严年?

    朱平安饶头兴致的看着这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大管家,微微扯了扯嘴角。

    真是宰相门前三品官,一个管家都敢称“先生”?!古代的“先生”可不像现代的“先生”这样男人都能叫。先生者,先于我生,先于我闻道也。在古代只有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前辈才有资格称“先生”,这是对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的尊称。

    “久仰鹤年先生大名,无缘得见,今日一见,鹤年先生果然器宇不凡,能睹鹤年先生风采,实乃在下平生之幸啊。”

    排在第一位的外省官员看到严年出门,立马一撩官服袖子露出手里的折扇,第一时间迎了上去,躬着腰跟见了长官一样,嘴里面说着恭维的话。

    这话真油腻......

    朱平安在后面听着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从后面看这官员身着青色官服,官服朴子上绣的是白鹇图案,说明这官员是个五品官。一个五品官,在一个没有任何品级的管家面前,竟然讨好到谄媚的地步了。

    严年一开始还有些爱答不理的,不过当瞥见官员手里的扇子的时候,严年高冷的表情有了消融的迹象,扯了扯嘴应付了句“客气,客气......”。

    很快,在官员熟练而又隐蔽的将手里的数张银票塞到严年手里后,两人就跟老朋友见面一样,亲热多了。

    官员顺利通过,由严府下人引着进了严府,恭候严阁老召见。

    排在第二位的人,也是有备而来,带着扇子,备着厚礼,也是顺利通过。

    第三人也是顺利通过。

    基本上,来这的人都是有备而来,规矩啊道道啊什么的都门清,通过率很高。

    没一会就轮到了朱平安。

    “见过鹤年先生。”朱平安上前,微微拱了拱手,然后递上了拜帖。

    客气

    但不恭卑。

    跟前面那几位几乎跪舔的姿态,差别太多了。

    嗯?

    半眯着眼的严年闻言,动了一下眼皮,瞥了眼朱平安,上下扫了一眼……

    没有扇子!

    还这么没有礼数!

    严年被前面几人融化了的表情,又冷了起来,要知道自打他当了这严府的大管家以来,除了老爷公子,还没有几个人见了他不恭恭敬敬的捧着呢。

    哪来的

    不会来事

    这种没礼数的可不能惯着。

    严年拉下了脸,没有吊朱平安,越过朱平安看到了朱平安后面的肥头大耳官员,看到了他手里的扇子。

    于是,严年眯了眯眼睛对肥头大耳的官员说,“你先来吧,昨儿好像就瞅见你排队了。”

    肥头大耳的官员喜出望外,沾沾自喜的看了朱平安一眼,然后一屁股将朱平安挤到了后面,恭着腰凑到了严年跟前,一张肥脸笑的跟朵花儿一样,“鹤年先生,见着您真是太荣幸了……”

    这才是有礼数的嘛。

    严年对胖子官员的识趣很满意。

    胖子官员表情很丰富,说过第一句话后,肥脸就堆上了关心、心痛的表情,特真诚,“这些天,您真是太忙了,看您那那么辛苦,下官昨儿都不忍心打搅。没想到,今天又是您不辞辛苦的办理我等拜谒事宜,这种鞠躬尽瘁的精神,实乃我等之楷模,下官百感交集,日后当向鹤年先生学习。”

    胖子官员说着,躬身行礼,隐晦的将几张银票塞到了严年袖子里。

    朱平安在后面听着,翻了一个白眼。

    “没办法,老爷把这重任交给了我,辛苦也得挑着。”严年嘴里说着,手上数了数银票,表情也融化了。

    几句后,严年便让胖子官员进严府候着去了。

    瞧见没,学着点……胖子官员临走前,得意的给了朱平安一个眼神。

    然后,又轮到了朱平安。

    “烦请鹤年先生通秉,下官朱平安拜谒严大人。”朱平安拱手老老实实的将拜帖送上。

    劳纸管你叫什么呢!不懂规矩,没有孝敬,别想进门!昨天让那些个蕃子吃了闭门羹,不也学会规矩了么!

    严年像是没有听到朱平安说话似的,耷拉着眼睛扫了一眼朱平安,在朱平安重复了一遍后,才接过了朱平安递来的拜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你回去等候消息吧。”

    就这样,打发了朱平安,没有一点让朱平安进门的意思。

    一眼就能看出什么意思。

    “请回吧。”

    这边严年说过之后,严府门前就过来两个值守,一脸横肉,一左一右夹了过来,“请”朱平安离开。一副你不走,我们就动手的架势。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也没说什么,微微摇了摇头,就识趣的退下了。

    待朱平安被“请”离后,严年当着众人的面,随后打开朱平安的拜帖扫了一眼,然后扬手,丢到了地上……

    不就一个小六品嘛!

    三品、四品的我都见得多了…...

    “以后都记住了,别什么人都放进来排队!我们严府可不是什么阿狗阿猫都能进的。”

    不仅如此,严年还当着众人的面,指桑骂槐的训斥了一下严府门前的值守。

    排队人们纷纷称是,一阵附和,哄笑不已。

    退到街边的朱平安闻言,微微顿了下脚步,转身回头看了一眼,从严年扫到巍峨的严府大门,然后摇头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大步走入街头。

    在朱平安刚刚消失在转角的时候,西长安街一顶八人抬的大轿从西苑方向缓缓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