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章 上当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卯时三刻。

    大约五点半不到,朱平安起床洗漱完毕,推开门,又一个清新的早晨降临了人间。

    拂晓时分,天色微暗,东方一点鱼肚白,太阳还在地平线下孕育着。

    整个京城还沉浸在睡梦中。

    听到开门声,耳房里的小丫头才揉着眼睛,披着衣服出了门,看到已经梳洗完毕准备出门的朱平安,两个小丫头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还没亮呢,怎么姑爷起这么早啊。

    “早......不用准备我的早膳了,我出去一趟。”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斜挎着布包出了门。

    “姑爷不睡觉么?”

    直到朱平安走出听雨轩,两个丫头才回过神来,看着姑爷离去的背影,张着小嘴对视了一眼,不能理解朱平安为何睡那么晚起这么早。

    夜禁才结束不久,外面街道人还很少。

    朱平安出了临淮侯府,顺着公侯街往前走,在第二个路口左拐,沿着垂柳依依的小巷子走到另一条街道,右拐之后就看到了一条流水潺潺的内渠。

    像以往一样,朱平安在河边寻了处好地方,坐在石头上,背靠着垂柳。

    坐下时,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下升了起来。

    朱平安靠着树干,从斜跨的布包里取出从翰林院借的书,就着浮光跃金的河面,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人的记忆如肝脏一样,有几个时间段是效率最高的时候,其中早晨就是一天之中记忆最好的时段。朱平安一直都有晨读的习惯,早起读个书看个文,每每都有收获,晨读后吃个早饭,一点也不耽误事。

    春天鸟声,夏日蝉声,秋天虫鸣,冬季雪声,林间柳风声,溪涧潺潺水声......早晨,不论起多早,都不会孤单的。

    当天大亮后,朱平安将书放入布包中,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起身向着苏醒热闹了的街道走去。

    街道上已经是人来人往了,街边的店铺也都开始营业或在准备营业了。

    早餐铺子的香气传的很远,总有一种味道能勾起行人的味蕾。

    “包子嘞,皮薄肉馅的大包子嘞,一口一流油嘞......”包子铺的小伙计守着门前灶上的包子炉,掀开一屉热腾腾的肉包子,朝着路过的行人吆喝了起来。

    “刘爷您来了,新出炉的羊肉呱嗒,您买上几个带回家给孩子婆娘尝尝,荷叶包上,香上加香......”锅贴呱嗒铺的小伙计,站在路边亲切的拉着熟客。

    其他街道的早餐铺子,卖馄钝的、卖烧饼、油炸桧的,酸辣粉、炒肝、肚丝汤、杂碎汤等等,都热闹这忙活着,老远闻着喷香。

    朱平安斜挎着布包,站在一家烧饼杂食铺子前,饶有兴致的看着店铺的老师傅打烧饼。

    老师傅干活很麻利,腰间着一条粗布围裙,一手面团、一手擀面杖,玩出了花,摔面团、擀面剂,擀面杖有节奏的“打花杖”。

    泥炉里散发出香喷喷的烧饼味儿。

    “客官~~里面坐~~”店伙计看到朱平安站在泥炉前,忙过来招呼。

    “咱店里有什么?”朱平安问到。

    烧饼虽然很香,但若店里只有烧饼的话,那早餐就缺少混搭的滋味了。

    “精面烧饼贱卖俩子儿一个,烧饼大小您来看看......除了烧饼,咱店里还有手工面、混沌、杂碎汤、豆腐脑、豆花、卤煮,应有尽有,您要想吃别的,小的眨眼就给您跑腿买来......”店铺伙计打了个千,热情的招呼着。

    呵呵

    都说到这份上了,怎么能不进呢。

    “好,来两个烧饼,一碗卤煮,多淋麻酱汁,多撒香菜末、韭菜末。”朱平安笑着点了点头,走进店里,在靠门口的一张空桌子坐下。

    “好勒,两个烧饼,一碗卤煮,多淋麻酱汁,多撒香菜末、韭菜末嘞......”店伙计躬身将朱平安招呼进店,便抬头向着后厨报到。

    后厨一声应下。

    很快,便有一碗热腾腾的卤煮端上了桌,两个香喷喷的烧饼也一并送了上来,另外店家还免费送了一叠爽口的小咸菜。

    热乎的卤煮就着新出炉的烧饼,味道很美,让朱平安食指大动,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店家送的小菜不如母亲陈氏做的好吃。

    吃到一半的时候,朱平安听着店铺门口一阵骚动,不少食客都扭头看向门口。

    放下筷子,朱平安转头往门口看去,只见门口进来一位衣着邋遢的中年汉子,脸色黝黑,胡子拉碴,头发像是有多半个月没有洗过了,背着一个竹编箩筐。

    “店家,能不能给碗面吃,昨天进城卖山货,钱袋丢了,一天没吃饭了,饿的不行了。”

    邋遢中年汉子站在门口,搓了搓手,向着店铺掌柜的问道。

    门口的店伙计正努力的把他往外拉,拉的汉子衣着更是褴褛了。

    也正是这人的出现,引起的骚动。

    “骗子......”

    “假乞丐,都别信。”

    “掌柜的,别信他,这种人见的多了。”

    “可别上当,这种骗术太常见了,以前在东直门就见过几个,在路边遇见人就借钱,说几天没吃饭了,这种人一天挣不少钱呢。”

    店铺里面的客人,指着门口那人议论纷纷,语重心长的提醒掌柜还有周边的人别上当。

    “出去出去......”掌柜的稍微看了两眼,便不耐烦的向着门口挥了挥手。

    店伙计得令,往外赶人更用力了。

    “等下。”

    眼看着那人就要被赶出去了,忽然听到店铺内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

    谁?

    怎么这么傻?

    都提醒了怎么还上当?

    众人扭头,就看到了朱平安正向着店伙计招手,众人见状不由纷纷叹息不已。

    “做完面来,记在我账上,另外......”

    朱平安制止了店伙计的赶人,将店伙计叫到身边,在店伙计耳边吩咐了几句。

    既然有人付钱,店家自然也就不再赶人了。

    很快,就有一碗面端了上来,中年汉子向朱平安道谢后,便坐在桌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不到一分钟,就吃完了一碗面,连汤汁都喝净了。

    在中年汉子吃完后,朱平安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角碎银子,约值一百文左右,塞到了汉子手中,让汉子快些回家,莫让家人担忧。

    汉子千恩万谢的谢过。

    “你上当了。”

    “哎,你被骗了。”

    “那是骗子啊,年轻人。”

    在汉子离去后,众人纷纷说朱平安上当了,替朱平安捉急不已。

    “刚才那碗面,没让店家放盐......”朱平安看着中年汉子离去的身影,轻声说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