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九十九章 谁的青词(四)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十九月亮八分圆,如西子之明眸,似有万般娇态一样朦胧了月晕,洒向人间如烟似雾的月辉。

    袁炜提笔站在桌前,月辉透过窗,落在了他的身上。如同被月光青睐了一样,朦胧了一层月辉。

    一瞬间,感觉袁炜,就是从水墨山水画里走出的才子。

    谦谦君子,玉树临风。

    提笔

    蘸三分月光,七分墨汁。

    落笔,如嫦娥奔月,翩若惊鸿,步步生莲,顷刻间一篇青词呈现于纸上:

    圣天子继位三十有一载,明饬庶治,协和兆民。

    伏以星塑令节,天宇澄霁,有五色云气,抱日光采,绚烂熠耀,如得道升仙久之不息,盖虎威故。鞠躬尽瘁,以报明君;一忠激烈,不贰尔心。侵寻岁月,补报乾坤,英魂未逝,虽死犹生,可垂名于寰宇,效役于天庭。

    伏望大垂慈鉴,祗荐洁诚,宗祈祉福,更祈宝林莲座之光,普及泉曲,变火翳为清源,悉归超度。臣等精蕲有限,哀意无穷。

    最后一个“穷”字写完,袁炜嘴角也绽开了一抹笑容,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袁炜在写青词的时候,众人都围了过来,在袁炜开始写的时候,众人还点头称赞袁炜的字体写得好、书法上佳等等;但是,当袁炜写完的时候,值庐内安静了数秒,只有袁炜将毛笔放置于笔架的声音。

    宛若一只凤凰落入树林,众鸟都被她的气势压倒了一样,不敢发声。

    数秒之后,众人才从袁炜的青词中回过神来。

    “好一个‘英魂未逝,虽死犹生’,好一个‘精蕲有限,哀意无穷’,懋中这青词的功力真是让人汗颜啊。”

    “嗯,‘虽死犹生’,此四字真是绝了。”

    “可垂名于寰宇,效役于天庭......如此一句,当可令圣上宽慰多矣。袁大人真不愧是翰林高才。”

    “此文一出,让人不得不服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厉害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啊。这次我看啊,肯定是花落懋中之家啊。”

    值庐之内,赞誉之声不绝于耳,袁炜整个人都被赞誉淹没了,听着一个个比自己位高权重的大人的赞誉,袁炜像是喝了一斤烧酒一样,心都醉了。

    “好你个袁懋中啊,还说写的一般,若你这文是一般的话,那我们的可就拿不出手了。”一位跟袁炜较熟的官员,上前用胳膊推了下下袁炜,用怪罪的语气称赞道。

    “哪有,哪有......”

    袁炜笑着,连连摇手,面上很是谦逊,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众人的夸赞而沾沾自喜。

    “懋中,写的不错......”严嵩微笑着,拍了下袁炜的肩膀,对袁炜的青词也褒以夸赞。

    刚刚那几篇青词,严嵩都只是温和的笑着点头,也只有袁炜的这篇青词,得到了严嵩的夸奖。

    “阁老抬举下官了,下官惭愧......”

    袁炜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毕恭毕敬的向严嵩行礼,腰弯的很厉害,跟练过柔术似的。

    独一无二的殊荣呐。

    对于严嵩的夸奖,袁炜心里面得意不已,起身时,脸上的喜色溢于言表。

    在袁炜之后,又有人陆续公布的青词。

    随着众人青词的公布,值庐内的气氛也愈发的火热,一点也看不出夜深人静来。

    徐阶是个老好人,尽管无人提及他的青词,但每当有人公布青词的时候,他都是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们的青词,针对他们青词的内容,点评几句,从不吝啬他的夸赞。

    当然,更多的时候,徐阶都是站在严嵩身边,在严嵩点评的时候,不时附和几句。看着徐阶如此识趣,多数情况下,严嵩也会点头温和笑着回应,一团和气的样子,两人的关系早就没了以前的争斗,已经掀开了一个新篇章。

    确实如此,这几个月以来,徐阶经常登门拜访,次次都不空手,在严嵩面前也都是放低身段,政见不同,也不与严嵩争执,以严嵩马首是瞻。严嵩儿子严世蕃对登门的徐阶冷嘲热讽,徐阶也不生气,笑脸迎之,还要将侄女嫁与严世蕃为妾。

    入阁后,徐阶对严嵩更是恭顺,毫无相争之心,严嵩在内阁一言堂的地位,更是稳固。

    久而久之,严嵩也就逐渐放松了对徐阶的戒备。

    两人一团和气,值庐内气氛更是渐入佳境,一篇篇青词公布,一阵阵赞誉。

    而在赞誉声中,青词的主人更是信心十足,尤其是袁炜,看过众人的青词之后,更是自信。

    嗒嗒嗒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在值庐外响起。

    “圣上近侍来了......”

    有位官员发现后,告知众人,很快众位大臣都发现了,皆是将目光转向门外。

    圣上近侍这个时候来,意义也就不言而喻了。

    果然

    一个衣着华丽的小太监领着数个小太监走了进来,双手恭敬的捧着一张折叠好的明黄纸条。

    见纸条如见圣上。

    值庐内的大臣在严嵩带领下,纷纷起身对着小太监手里的纸条行大礼。

    传纸条的近侍走后,纸条落在了严嵩严阁老手中。众人皆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个纸条,眼睛眨也不眨。

    刚刚近侍说了,圣上阅青词后大喜。

    所以,众人皆是对圣上的这个纸条,虎视眈眈,希望这份尊荣落在自己头上。

    看着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纸条,严嵩“呵呵”一笑,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了脖子伸得老长的袁炜,笑道,“那就有劳懋中,给我们宣读一下吧。”

    “啊,下官......”

    看着手中的纸条,袁炜激动的脸上一抹潮红,想要说些谦让的话。

    “快读吧,袁大人。”

    “懋中,快读,别耽搁时间了。”

    在众人催促下,袁炜也就缓缓打开了手中的纸条,激动又期待的将目光落了下来。

    呃......

    只看了一眼,袁炜的脸上就由赤而白,拿着纸条的手都哆嗦了,嘴角有些抽搐,眼睛瞪的老大。

    “这是怎么了?”

    “激动成这个样子?哎,看来圣上属意的是袁炜无疑了,瞧他激动的。”

    “你不识字咋啊,倒是读啊。”

    “懋中,读啊。”

    众人纷纷催促起来。

    “算了,让我来读好了。”有个脾气比较急的官员,将袁炜手中的纸条取了过来。

    众人也都纷纷期待的看着他。

    这个脾气急的官员,展开纸条就准备读,才张开嘴就像是噎到了似的,咦了一声,眼睛瞪的老大,还揉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兀自有些诧异,不可思议的看了徐阶一眼。

    然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咳了一声,缓缓读了出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徐阶有心了。”

    “恭喜徐大人了。”官员读完后,拱手向徐阶道谢。

    不是吧?

    竟然是徐阶?

    圣上属意的竟然是徐阶?

    众人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徐阶,然后才纷纷向徐阶表示恭喜。

    恭喜之余,更是好奇徐阶做的青词如何出众,竟得到了圣上如此赞誉。

    最终,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徐阶的青词出现在众人眼前。

    “化虎为龙!”

    “化虎为龙,回返天庭......”

    “徐大人竟然想到了化虎为龙,回返天庭......”

    众人看到了徐阶青词后,对于徐阶青词中的“化虎为龙”一句叹为观止,心如明镜,徐阶的青词就赢在了这一句上。

    也是因为这一句,让徐阶的青词与众不同,脱颖而出。

    众人皆是哀辞。

    就连袁炜,也是虽死犹生。

    死死死......

    只有徐阶与众不同,一反众人祭祀皆哀的传统,唱出了昂扬的励志赞歌。

    全文未提一个死字。

    虎威将军,没有死,他只是化虎为龙,重新返回天庭了,干嘛难过啊,高兴才是。

    另外,还有一层隐含意思。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上身边的一只猫都升入天庭了,那皇上得道成仙岂不是命中注定的事。

    “诸位臣工的赞誉,让徐某着实有些汗颜。全篇青词,也就只有这句,非徐某所作。”

    听着众人的赞誉,徐阶笑着摇了摇头,用毛笔在“化虎为龙”下划了一道横线。

    “啊?”

    “是谁,竟如此灵性?”

    众人闻言,目瞪口呆,吃惊不已。

    “我的学生,朱子厚。”徐阶在众人惊讶声中,缓缓开口道。

    “啊?是他!”

    “状元郎朱平安?他竟然也会写青词?”

    众人更是诧异。

    严嵩摸着胡须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跟徐阶说道,“呵呵,此句确为画龙点睛之笔,然若无龙,点睛之笔何来呢。徐大人,你的青词越来越好了,有时间的话咱俩交流交流。”

    “我正好有不少问题想跟您请教呢。”徐阶微微俯首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