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九十章 拜谒徐阶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无西瓜也可,朱平安买了些荔枝、樱桃等应季水果,又包了些点心,一并提着去了张四维府上,稍后拜别了张四维和王世贞,复又出门前往槐树胡同拜谒座师徐阶。

    途中,朱平安花了二两银子,在茶行选了一斤西湖明前龙井,让店家用心精致的包好带上。龙井茶素来有“雨前上品,明前珍品”的说法,于清明前采摘的龙井茶叫明前龙井,于清明后谷雨前采摘的龙井茶叫雨前龙井,明前龙井的价格大约是雨前龙井的两倍,属于龙井茶中的贵族。

    拜访座师,空着手不好,送金银太俗,而且自己也不富裕,所以就选了这上品龙井茶作为礼物,茶行里还有极品龙井,要十多两银子,太贵了。

    此行并非求徐阶关照,而是按照官场惯例,拜访座师。

    归家前的奏折不是小事,归家后的成亲更是人生大事,另外前段时间端午节,自己不在京城,虽说王世贞和张四维两人替自己进了一份节礼,但毕竟本人未至。这么多事情下来,于情于理,都要前去拜访下座师徐阶,否则自己就会被人指摘说自己不尊师重道。

    “烦请通禀,门人朱平安前来拜谒座师。”

    进了槐树胡同,到了徐府门前,朱平安老老实实的将拜帖通过门房向里通传。

    在门外恭候的时候,徐府门侧门开了,从内走出一位玉簪束冠、身着蓝色茧绸直裰,英俊帅气的青年,迈着稳重的步伐,在徐府下人的相送下,走出门来,浑然一股儒雅俊朗之气扑面而来。

    清风乍起,吹来一股淡淡的香脂味儿。dudu1();

    看到此人,朱平安主动拱手向前见礼,一脸憨厚的笑容,“子厚见过张师兄。”

    此人正是张居正,亦如往日一样,张居正非常注重仪表,衣服一尘不染,并且涂抹了脂粉,这一潮流领先了后世那些擦脂抹粉的韩流小鲜肉数百年。

    张居正也是拱手还礼,笑容满面,两人在徐府门口简单寒暄了起来。不过也没聊几句,徐府的门房就过来请朱平安入府了,于是朱平安也就拱手与张居正作别,进了徐府。

    外墙高照,内里典雅,这是朱平安第二次踏入徐府了。

    “朱大人,还请稍坐片刻,老爷此刻正在书房为圣上拟写青词。”徐府下人将朱平安请进了会客室,侍女进来倒了一杯茶,让朱平安稍坐片刻。

    “有劳。”朱平安点头坐下,谢过倒茶的侍女。

    刚刚张居正才出门,这边徐阶就在写青词了吗?是因为奏折之事,故意冷落自己,向严嵩示好?还是圣上真的忽有青词要求,徐阶加班满足圣上需求?

    以朱平安对徐阶的了解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dudu2();

    徐阶有一个习惯,就是鼓励提携后生,当年徐阶还在做翰林院掌院的时候,徐阶就经常抽时间与新进翰林谈话,鼓励后进,发掘有用之才,培养班底,以为己用。张居正就是这样进入徐阶视线的。想来自己也不会差到让徐阶这么快放弃自己吧?

    而且自从嘉靖帝修仙以来,善写青词的官员多被提拔,青词已在本朝蔚然成风,严嵩入主内阁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内阁直庐旁,建造了青词房,随时为圣上提供青词。严嵩能看到青词的重要性,徐阶自然也看得到,所以从对入京以来了解来看,徐阶也是像严嵩一样,将青词作为工作中的第一要务。如果圣上有青词需求,徐阶肯定是第一时间为圣上撰写青词的。

    或许就是在张居正拜谒的途中,徐阶收到了圣上对青词的需求,徐阶要加班撰写青词,张居正才告退的。

    当然,也不排除徐阶为了讨好严嵩,做做冷落自己的样子。毕竟徐阶历史上为了除掉严嵩,是学勾践事吴来麻痹严嵩的。

    大约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朱平安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就看到徐阶身着一身忠靖冠服,和蔼的笑着快步走来。

    忠靖冠服是嘉靖帝登基七年后亲手设计的,是身份的象征,只有七品以上京官及八品以上翰林院、国子监、行人司,以及地方各府堂宫、州县正堂、儒学教官可以穿。武官的话,只有都督以上官职才可以穿。

    “学生见过老师。”

    在徐阶还未走到门口的时候,朱平安便连忙起身迎到门口拱手行礼,恭敬有加的拜见徐阶。dudu3();

    “子厚,欢迎,快屋里坐下说话。”徐阶很亲切,一手拉着朱平安的胳膊走进了屋子,一点也没有端内阁大臣的架子。

    “月前学生于家中成亲,未曾事先告知老师,特来请罪。”简单寒暄过后,朱平安双手将十日后的答谢宴请帖送呈了徐阶。

    徐阶接过请帖,看后放入袖中,点了点头欣慰道:“甚好,我的门生中,汝年最幼,听闻汝已成亲,我欣慰颇多。所谓成家立业,子厚家既已成,何愁业之不立。”

    “学生才疏学浅,恐负老师所望。”朱平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子厚状元之才,无需过谦。哦,是了,我知道子厚对青词也颇有研究,看看我刚写的这篇青词如何?”徐阶微笑着说道,然后从袖子中取出一份青词,放在了桌上。

    “学生荧烛之光,安敢与老师日月争辉,今日有能拜读老师大作,实属学生三生有幸。”朱平安恭敬的起身,拿起徐阶放在桌上的青词,轻轻展开在桌面上。

    徐阶微笑着摇了摇头,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朱平安,缓缓道:“我看过子厚青词之作伏惟天公神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能将青词写到如此程度的,可是不多。”

    呃

    朱平安苦笑了下,在现代广为流传并且入选教科书的青词当然好了,但可惜不是自己原创的,虽说自己研究了那个神秘老道赠送的《斋醮青词经》,青词水准也比一般人要好的多,但是跟徐阶、严嵩、袁炜等这些真正擅长青词、以青词为工作第一要务的人相比,还是有差距的。不过,这些话自己不能说。(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