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八十九章 北上京师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五月的下午,田野里翻滚着浓郁的花香,各色的野花都开了,红的,粉的,蓝的,将官道两旁点缀的分外绚烂。炽热的阳光里,蝴蝶和蜜蜂从有野花点缀的草地中翩翩起舞。

    不和谐的蝉鸣,在灌木丛和树林中声嘶力竭......

    稻米也进入了成熟前的灌浆期,背着背篓,带着农具的老农三五成群的,哼着野调,唠着收成,沿着宽阔的官道去往农田。快到农田的时候,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吸引了老农们注意,纷纷转身回头看去。

    只见远处,车辚辚,马萧萧,宽阔的官道上,都滚起了烟尘。

    “这是什么人啊?”老农们面面相觑,远远的也看不太清楚,只是模糊看到车马。

    不过没让他们疑惑多久,很快,这一声势庞大的车马就距离众人不足三十米了,也看的清楚了。待稍微看清楚些,这些老农便纷纷匍匐到了官道两边,及时避让了道路。

    虽然官道上老百姓也能走,但遇到官员出行,老百姓就得及时避让,否则就犯了法禁。一般情况下,就是官差经过,老百姓也都得避让官道两旁,规规矩矩候着等官差通过方可。

    没有老百姓觉的哪里不对,官道嘛,当官的修的,就得让人家先走嘛。

    十匹战马分作两排呼啸而来,到了老农近前,提了提缰绳,放缓了马,缓缓向前奔驰。战马上是全副武装的军士,面目表情的扫视着匍匐两旁的老农,眼神如鹰隼一样锐利,见其没有携带利刃等物,确无安全隐患,才收回了目光。

    待战马策过,老农们悄悄瞥了一眼,然后呼吸都小心翼翼的,这五月份天都热了,刚过去的策马军士却是从上到下全副武装,头盔、护耳、护颈、肩甲、身甲、胸甲、腿甲......

    一眼就看出来,他们跟卫所里的那些吊儿郎当的兵士,截然不同,那眼神都是经历过生死血战才能有的。

    领头的十匹战马过后,紧接着便是声势浩大的车队,车队绵延好长,共有七八辆马车,每辆马车上都插着一面三角“李”字红旗。车队前后都有统一着装的护院,策马往来巡视。

    车队最中间的马车比前后的马车都大,车厢四扇窗扉,如移动的房子,做工更为精致,宽大的车厢外雕着花,三匹毛色鲜亮的骏马拉车,飞檐车顶上插着两面旗帜,除了三角“李”字红旗外,还有一面红色的“朱”字红旗。

    “三匹马拉车呢......”

    “气派啊,这是哪个大官带家眷出行啊。啥时候,咱也能坐到那马车里。”

    待车队走远后,匍匐路旁的百姓才喘着大气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遥望车马的踪迹,羡慕不已。

    “大白天的做什么梦,种好你的地才是根本。”

    一个老农用力拍了自家傻站在一旁的小儿子一巴掌,也拍醒了众人,随后老农们不无羡慕的远远瞥了一眼,然后带上农具,向田间地头走去。

    前面声势浩大的车队沿着官道前行了一段,在官道绕弯的时候然后换了另一条更为笔直的道路,向着北方继续前行。

    数次换道,一路向北。

    不知走了多久,一直以来,没有停蹄的车马,却缓缓停了下来。

    “都快到京城了,怎么不走了?”

    中间最大的马车响起一声女生的询问,一只小手从内推开了一扇窗扉,然后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包子脸少女从内探了出来头来,鼓着小嘴向马车外的护院问询,催促前行。

    “对不住了画儿姑娘,烦请回禀小姐,暂时不能往前走了,前面的木桥坏了,河虽然不宽,可是水却不浅,无法涉水过河。”闻声赶来的护院,策马过来,指着前面的河流回话。

    “那怎么办啊?”包子脸少女皱起了包子脸。

    “我差人去村里问路,附近也没有其他的桥,最近的在下游十里后,不过因为下游河流对岸有山,过了河得绕二十多里路......”护院回道。

    “啊......都这个点了,再有一个来时辰就到傍晚了,过了河再绕那么远路,又得多走一天......”包子脸少女闻言,撇起了小嘴,眉毛也皱了起来。

    “小姐,这下惨了......我问清楚了,前面的桥坏了,下游十里后还有一个桥,只是过了桥得绕路二十多里呢......”包子脸少女从外面缩回头来,跟坐在正中的少女回话道,焦急不已。

    马车内布置的很舒适,帘垂四面,一个花梨木茶几,内置果盘和茶品,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新采的野花;茶几前面还有一个小炉子,由匠人精心设计了防止颠簸的精巧架子固定;靠近车窗的位置有一个架子,放置了妆奁和铜镶嵌的玻璃番镜。

    茶几后面是一个软塌,铺着厚薄适中的绸绫,软塌上靠着一位娇美少女。

    少女相貌娇美,肤色白腻,眸子漆黑如墨,略施粉黛,唇若樱瓣,说不出的绝色。

    乌黑如泉的长,挽了一个新妇髻,髻上饰层次分明,精美华贵,以金丝编为花枝、花蕊,上缀红宝珠,并有金蝶垂下,随着车厢的颤动,下垂的金蝶也随之摇动。髻两侧的金簪,耳垂的坠饰,也都跟步摇是一套的,点着红宝珠,垂着红珍珠。

    窈窕千般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长裙,金丝线抹边,还勾勒了牡丹和云纹。

    绝美而华贵。

    脸蛋绝美如仙女,气质华贵如公主。

    “不能绕路,不然就赶不上臭蛤......夫君生辰了......”

    娇美少女手中持着一卷《诗经》,不过心思不在《诗经》上,听了包子侍女的问来的话,微微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窗外。

    包子侍女见状,乖巧的打开了窗扉,让自家小姐可以看清前面的景象。

    娇美少女透过窗望向前面,片刻后乌黑如墨的眸子一亮,将包子少女唤到跟前,嘱咐了几句。

    片刻后,车门打开,包子侍女走了出去,向着河边走了过去,在护院的陪同下,捂着鼻子敲开了河边的一座房子的门。

    这个院子有点破,味道不太好。

    “喂,老伯,你家这间破房子多少钱卖?”包子侍女捂着鼻子,指着老伯院子里的一间木制的房子问道。

    “啊,为啥啊?”开门的老伯惊住了。

    “你愿不愿吧。”包子侍女捂着鼻子催促道。

    “给我十两银子,我......”开门老伯想了想,他家还有两间房子呢,而且这间破房子也好几年没住了,漏雨......

    包子侍女闻言想也没想就从腰间香囊里摸出一个十两的银票,递给了老伯,然后又说道,“如果你从这个破房子里拆几个长木条,在两刻钟内把你门前这座桥修好的话,我把你这破房子再还给你。”

    “真的?”老伯亮了眼睛。

    “你快点,从现在开始,过了时间就不还你了。”包子侍女催促道。

    财帛动人心,老伯叫来了几个邻居,很快就从破房子里拆下来几个梁,两刻钟内就把桥给修好了。

    车队一刻也没停的通过木桥,继续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