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八十四章 说媒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对面楼上。

    一位娇俏的少妇站在窗前,纤纤玉手推开窗,露出半张妩媚脸蛋,双目犹如一泓清泉宛若盛开的罂粟花,在朱平安脸上转了一圈,樱唇勾起一抹弧度。

    看到朱平安抬头后,少妇伸出一根粉白手指勾了勾,然后合上了窗。

    妖艳的红唇,娇媚的眼神,天生一股治艳风情,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撩人的气息......

    “不好意思啊老伯,下次再买吧。”

    朱平安收回目光,将手里的西瓜放回车上,向着卖瓜的老伯歉意的拱了拱手,然后示意小厮带自己上楼。不是因为少妇多娇媚,而是因为她的身份。

    二楼的少妇,朱平安有过一面之缘,是上次在天津港坐海船回家的时候,她就站在严二小姐身边,还被李姝呛了好久,正是严世蕃的宠妾荔娘。

    古代不同于现代,女生大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现在这荔娘在楼上,估计严世蕃应该也是在楼上的,这二楼自己就得上去了。

    红砖绿瓦,陡峭飞檐,数个楼阁亭榭连绵相接,构成了眼前的这个宫廷建筑式样的“宝香斋”酒楼。酒楼门边立了两根朱红华表,设了黑漆杈子,酒楼内装修更是雍容华贵,宾客云集,小厮侍女往来热情。

    朱平安随着小厮上了二楼,小厮于打开包间门请朱平安入内,待朱平安入内后,他关上房门候在了外面。

    朱平安进了包间后,看着偌大包间只有妩媚少妇一人时,怔了一下。

    呃

    包间里怎么只有荔娘一人?!连个丫头都没有,明显不正常。

    瓜田李下,古人所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被严世蕃误会了,自己可不好解释……

    此地不宜久留,朱平安心里下了一个结论,面色平常的拱手问道,“平安见过夫人,不知夫人有何差遣?”

    “哟,状元郎倒是好记性,还能记得奴家,不像某些没良心的……”荔娘纤纤玉手夹着绣帕,捂着了小嘴盈盈一笑,浑身气派通透。

    “夫人说笑了,不知夫人有何差遣?”朱平安站得笔直,拱手又问了一遍。

    “状元郎着什么急呐,还怕奴家吃了你不成?奴家听说状元郎是鉴赏美食的行家,可是巧了,奴家今儿刚招了一个北边来的厨子。今儿特意吩咐厨子做一桌酒菜,状元郎坐下尝尝,帮我看看这厨子是不是个成器的。”荔娘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指了指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微微撅起红润的樱唇。

    古人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平安吃着五谷杂粮长大的,哪懂得什么美食鉴赏,恐怕让夫人失望了。”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站在原地婉拒道。

    “咯咯……吃多了五谷杂粮,难道状元郎就不想换换山珍海味?”荔娘轻轻一笑,一语双关道。

    这好像是话里有话啊?

    朱平安闻言后,略微一怔,继而微微勾了勾唇角,一本正经的回道,“平安自幼吃惯了五谷杂粮,一日不吃倒会不习惯。”

    从进门开始,朱平安言行举止彬彬有礼,恭敬而有距离,公式化的回答,带着一股书生呆板气,完全不懂风情一样。

    好生无趣,若是跟这种人过一辈子,还不知会烦闷成什么样子,不知道兰兰为什么会喜欢这小子,荔娘用她如水的眸子扫了朱平安一眼,然后抚了抚腮边的秀,如玉的下巴抬高了几分,轻启朱唇又问了一个问题,“听说你在老家已经成亲了。”

    “夫人消息灵通,平安正要给严大人送喜帖呢。”朱平安像刚才一样拱手回答。

    在朱平安在楼上雅间与严世蕃宠妾荔娘对答的时候,楼下卖西瓜的老伯还在卖力的吆喝着,又过来数拨人感兴趣的询问瓜价,不过在得知瓜价后,俱是摇头失望离开了。太贵了,不值得,若是家里有贵客的话,买上一个倒也可以,寻常时候谁会多花几倍冤枉钱吃这个,还不如多等几天等西瓜上市了再买。

    楼上雅间,无论荔娘如何旁敲侧击,一语双关,朱平安俱是以不变应万变。

    “好了,我也不给你拐弯抹角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道理状元郎肯定比我这妇道人家懂的多。我亲戚家有一姑娘,是家里的嫡女,人长的比画中的仙女还要漂亮,不仅温柔体贴,而且还知书达理,今年刚出阁尚未婚配。奴家觉的也只有状元郎这样的才子,才能配得上我亲戚家的娇娇。”

    图穷匕见。

    荔娘在数次旁敲侧击俱被朱平安轻描淡写的化解掉后,换了方式,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

    说完后,荔娘一双眸子星眼如波,直直的盯着朱平安。

    呃

    竟然是给她亲戚说媒的?!这让朱平安有些意外,都知道自己已经成亲了,竟然还给自己说媒!自己就这么像陈世美嘛?!

    “多谢夫人抬爱,只是平安家中已有贤妻,况且平安农家破落子弟,实非良配,不敢委屈了贵小姐。”朱平安躬身施了一礼,歉意的婉拒道。

    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荔娘用她那如水的眸子瞥了朱平安一眼,微微挑了眉,嘴角依然带着微笑,“有句话说的好,朝中有人好做官。状元郎最近在为奏折的事愁的吧,我亲戚在朝为官久了,在刑部也有几分薄面,若是状元郎与我家亲戚成了儿女亲家,只消的往刑部递句话,状元郎就再也不用为奏折的事上火了。凭状元郎的资质,若是朝中有人提携的花,相信平步青云也不是什么难事。”

    威逼利诱......

    “多谢夫人关心,平安刚刚成亲,还不想纳妾。”朱平安闻言扯了扯嘴角,躬身再次行礼。至于嘛,说个媒也用这么大手笔!自己都成亲了,而且自己又不帅,又没有关系,比自己好的人多的是,何必在自己身上费时间呢。

    “纳妾?!......咯咯......”荔娘捂着小嘴咯咯笑了起来,嘲讽的扫了朱平安一眼,“我们家还没有做妾的姑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