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八十三章 我家主子有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真是可惜啊,若是与我等同伍,凭小朱大人之才,司礼监掌印便是小朱大人囊中之物......”

    宫墙根垂杨柳下,华丽内监服饰的冯保对朱平安的建议推崇备至。

    “咳咳......”朱平安闻言差点没呛到,司礼监是太监职位,自己可没有魏忠贤那样自阉入宫的兴致。

    “呵呵,杂家就不开玩笑了,小朱大人不做我们这一行,却是我辈宦官之幸,不然我们可就没有活路了。”冯保一手捂着嘴唇笑了,乌黑眉毛下的眸子炯炯光,如同黑夜里跳跃的小火苗一样。

    听了朱平安的建议后,冯保心里的包袱彻底的放下了,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都灰飞烟灭了,心情轻松极了,经此一事,跟朱平安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似乎成了莫逆之交一样,不由和朱平安开起了玩笑。

    “公公说笑了。”朱平安摇头苦笑道,“平安不过是侥幸而已。”。

    “小朱大人就不用谦虚了,今日若非小朱大人指点,杂家命不久矣。救命之恩,杂家没齿不忘,感激之情难以言语,总之今后但凡小朱大人有事,杂家刀山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玩笑过后,冯保饱含感激之情,再次郑重的行了一个大礼,自肺腑的立下了誓言。

    送别千恩万谢的冯保,朱平安拐回了翰林院,在翰林院众人幸灾乐祸或是同情的眼神中,朱平安如平常一样,与众位翰林打过招呼之后去了藏书阁。

    从藏书阁出来时,朱平安带了两本书《北蛮异族志考》、《瓦剌食货志》,在藏书阁借阅单上也都登记了,这是朱平安之前定下的藏书阁的图书管理制度,自己当然要以身作则。

    出了翰林院,朱平安去了之前跟众位翰林常去的那个酒家,简单吃了一个午饭,又问了一下设宴的事情,掌柜的给了一个其折的折扣,朱平安满意的付了二两银子的定金,预定下了十天后的宴席。

    不管翰林院有多少人来赴宴,流程还是要走的。自己在下河成家立业,怎么也得设宴款待告知一下同事。

    朱平安出了翰林院,绕道紫轩胡同去张四维那,准备给张四维还有王世贞简单说下自己今天去刑部的事情。紫轩胡同是大明此时人气很火的胡同,街道宽阔,两边店铺规模也大,不少官宦之家在这条街上都有产业。

    大明没有城管,紫轩胡同沿途不少叫卖的小贩,赤膊提货的大叔,叫卖的老伯,将整个胡同衬托的分外热闹。

    五月的瓜果飘着香气,西瓜甜瓜荔枝也都上市了,比现代也晚不了多少,野生的河鲜在桶里泛着波,农家螺蛳五月正是肥美,看的朱平安都想买些带回侯府了。

    不过想到自己借宿侯府,而且侯府的食材采办都有规矩,也就罢了这个想法。

    “西瓜嘞,又甜又大的西瓜嘞......”街边一位衣着简朴的老伯拉着一车西瓜停在了距离朱平安不远的地方,一声又一声的叫卖着。

    西瓜在大明已经很普遍了,现在还在太医院任职的李时珍在后来写本草纲目的时候就写道:“按胡峤于回纥得瓜种,名曰西瓜。则西瓜自五代时始入中国;今南北皆有。”

    听到老伯叫卖西瓜,朱平安倍感亲切,在现代的时候西瓜是朱平安最为喜欢的水果之一。在炎热的夏季宿舍,买一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完,再泡上一碗泡面,西瓜吸收泡面里多余的油脂,泡面吸收西瓜的香甜,再加上时间的酝酿,一份绝佳的西瓜泡面绝对令人大快朵颐。

    这个时候的西瓜比正常上市的西瓜要早上十天半月,价格比较贵,估计是引温泉水种植的早季节西瓜。

    在朱平安走到老伯的西瓜摊时,已经有不少人围住老伯询问价格了,这个时候一般的西瓜还没上市,属于稀罕物,所以众人都很感兴趣。

    “温泉西瓜,一斤六文,保证甜,不甜退钱。”老伯对自家的瓜很有信心,对围观的群众保证不甜不收钱。

    “六文?”

    “这么贵,都够买三斤桃了。”

    “打南边运来的荔枝也不过五文而已。这六文一斤,都快赶上猪肉了,算了算了。”

    围观的人们听了价格,纷纷打了退堂鼓,觉的价格太贵了,这个时候购买有些不划算。如果再等上十天左右,等京郊瓜农种的西瓜上市了,价格就会便宜一半还多。

    还不如再等一等,或者买点其他水果,于是众人纷纷摇着头走开了。

    老伯见人纷纷都走了,急忙伸着手挽留,不过效果不大,人们还是摇着头走了。

    大伯看着众人的背影,失落的叹了一口气,他还指着这批西瓜卖个好价钱,然后给儿子讨个婆娘的。

    去年从山上现了温泉后,老伯大喜过望,他以前在东城区一个贵人家打短工的时候,从一个管事口中偶然得知了温泉培植西瓜的方法。于是,老伯在山脚买了一亩弃耕的沙地,带着几个儿子费了半个冬天耕地挖沟渠,连短工都没打,就希望能靠这批提前上市的西瓜多卖点钱,给大儿子讨个媳妇,然后明年是二儿子,然后是小儿子。

    得天之幸,西瓜种植的很成功,比一般西瓜早熟了半个月,味道也甜。

    不过,卖西瓜的时候却是遇到了问题。

    昨天开始卖的西瓜,拉了一整车西瓜,昨天一天也就卖了五个西瓜而已,还是贵人家图个新鲜。今天还不如昨天,地方都换了两个了,可是一个西瓜都没有卖出去。

    “老伯,这瓜甜不甜?”

    正当老伯失落的时候,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

    “甜,甜......”老伯连连回答,抬头就看到了一位身着官服的少年郎君,正站在车前笑着看着自己。

    “六文一斤?”朱平安抱起一个西瓜,敲了敲,笑着看向老伯问道。

    “大老爷能看上小老儿的西瓜,是小老儿的福气,不收钱。”忽然看到身穿官服的朱平安,卖瓜的老伯一脸的拘谨,手脚感觉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放了,紧张害怕的不行。

    民不与官斗,是老百姓生存本能。

    任何一个当官的都是高高在上,都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得罪的起的。

    “呵呵,如果瓜不甜的话,老伯你就是要我都不给。”朱平安扯着嘴角笑了,“如果甜的话,一文钱也不会少老伯的。”

    “呵呵呵,保证甜,保证甜......”看着朱平安温和的笑容,老伯也咧着嘴笑了。

    “朱大人,我家主子有请,还请大人赏脸上楼。”

    正当朱平安挑瓜的时候,忽然过来了一个小厮,走到朱平安跟前,指着街对面的酒楼邀请道。

    哦?

    朱平安闻言抬头,正看到对面酒楼二楼雅间开了一扇,露出一张娇俏的脸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