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朱平安的建议 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小朱大人此言甚是……”

    朱平安的一席话,一下子抓住了冯保的耳朵,宛若醍醐灌顶一样,冯保听完后恍然大悟。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圣上是当今天下最有权势、最高贵的人,晚上临幸一个妃子,竟然还要大老远的亲自登门?!

    皇宫很大,西苑占地也广,圣上办公、修炼的宫殿都是在西苑的外围,妃嫔们居住的寝宫都是在西苑深处,相距甚远,路上都要花不少时间,而且为了让嘉靖帝舒适,御驾又不能走快,一来一去就得花很多时间。

    如果说让后妃来陛下的寝宫的话,那就省出来很多时间供圣上修炼了。

    等着你送上门来……

    不是更显的圣上尊贵吗?!

    只是一个简单的调整,却愈衬托圣上的尊贵,而且少了这么一段路,也安全了很多。另外,娘娘去皇上的寝宫侍寝,想必第二天从龙床上起来,恩宠更盛,也会更出风头。

    想来,如此建议,圣上和娘娘们都也不会拒绝的。越想,冯保越觉得可行,头顶上悬挂着的夺命利剑似乎也少一把了,脸上的阴霾也扫去了一半。

    小朱大人不愧是状元之才,眼光独到,冯保心里对朱平安的评价越的高了,正要大礼感谢朱平安的这个建议,却听到朱平安又开口了。

    “其实,平安尚有一个建议,不过就怕吓到公公。”朱平安看着冯保,缓缓的开口。

    “杂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还请小朱大人指点。”

    冯保得到朱平安刚才的那个建议后,已经受益良多了,此刻听闻朱平安对此还有建议,不由连声催促道。

    “平安之言有些惊世骇俗,还请公公保密,当然以后若有人问起,我也不会承认的……”朱平安很是正式的看着冯保道。

    “小朱大人放心,杂家以性命誓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有六耳。”冯保指天以性命誓,绝对不会外传。

    嗯,冯保的人品还是靠得住的。

    历史上自从冯保跟张居正结成政治同盟后,不论什么时候,从来都没有背叛过张居正。

    “公公言重了,平安自然信的过公公。”朱平安肯定道。

    很多人已经猜到了,其实朱平安自信的依仗就是一百多年后清朝所特有的后宫侍寝制度。

    在听到冯保诉苦的第一时间,朱平安就想到了清朝的后宫侍寝制度。

    清朝的侍寝制度,应该是封建王朝的巅峰了。

    极度尊崇帝王!

    极度满足帝王!

    完全可以解决目前冯保所面临的困境,无论是后宫妃嫔方面,还是嘉靖帝方面,如果用这个制度的话,相信都不是问题。而且对于冯保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房事太监这个烫手山芋,将会变的炙手可热,令人垂涎。

    春暖花开,雄伟的皇宫城墙满是春色,青灰色砖缝间花开似锦,墙根下绿柳依依,一个翰林官服的少年轻声的说着话,一个织锦太监认真的聆听着。

    “什么,你是说等娘娘沐浴化妆后,赤着身体躺在床上的红毯上,由娘娘宫里的宫女卷上红毯,包裹起来,由我等宦官抬到圣上寝宫,放到龙床上。”

    “这也太……”

    冯保张大了嘴巴,显然被朱平安的一席话震惊到了,让娘娘们一丝不挂的裹上红毯,抬到龙床,这想法也太……

    相对于冯保的震惊,朱平安则是淡然多了,因为这种侍寝的方式在清朝历史上实实在在的实行了数百年呢。

    “此亦为圣上安危考虑,想必公公不会忘了壬寅宫变吧。”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

    冯保闻言,怔了一下,继而坚定了目光。

    壬寅宫变才过去十年而已,当年失宠的宫妃王嫔联合数位宫女意图谋害嘉靖帝,若非宫女紧张失手,嘉靖帝就要驾崩了。虽然嘉靖帝大难不死,可是也被这场谋杀吓坏了,之所以从皇公搬来西苑就是因为这场宫变。

    小朱大人的建议虽然有些惊世骇俗,可是却可以避免藏在宫妃中的刺客谋害圣上。

    侍寝的时候,无论是妃嫔还是宫女,都是一丝不挂抬到龙床,没有了凶器,这样圣上的安全性就大大增加了。

    一丝不挂,玉体横陈,如此也可大大增加圣上的兴致。

    如此一来,再斟酌下言辞,想必圣上也不会反对的,冯保年纪不大,但是在宫里久了,虽然比不上黄锦,但是多少也能揣摩到嘉靖帝为喜好,觉的这个建议还是大有可为的。

    接下来,朱平安把清朝后宫侍寝制度中最为核心的翻牌子侍寝制度,提前了一百多年勾勒了出来。

    “翻牌子?”冯保不解其意。

    “喏,类似这官牌一样,也给后宫里的每位娘娘都备上一个。当然,要小巧精致一些。”朱平安将自己腰牌取了出来,展示给冯保看,“上面写上娘娘的名字、特长等信息,可以用颜色区别娘娘的等级,每次晚膳的时候可以用银盘将十余个或者数十个牌子呈给圣上,由圣上选定侍寝的娘娘。如果圣上有属意的,就把牌子翻过来,被翻到的妃子侍寝。你们再把要侍寝的妃子抬到圣上的龙床上。如果圣上没兴致不翻牌子,那就不用安排娘娘侍寝了。”

    “每次晚膳时上呈十余个或数十个牌子,由圣上翻牌子,选中谁就是谁,如此一来便与公公无关了。娘娘们也怪不到公公头上,若是娘娘思念圣上热切的话,公公便把娘娘的牌子在晚膳前上呈供圣上挑选便是。”

    朱平安循循善诱,言简意赅的将清朝的翻牌子制度全盘脱出,至于其中的细节,朱平安不是很清楚就没有多说。不过想来,冯保在后宫这么久,只要给他提供一个大纲,他肯定能完善出一个适合大明的翻牌子制度来。

    事实也是如此。

    冯保也是识货的人,一下子就看出了翻牌子制度的好处。别说是九位娘娘了,就是再来九位,凭此制度自己也能游刃有余。

    冯保闻言面色潮红,欣喜若狂,像抽风了一样,嘴唇控制不住的抖动着碎碎念不已,随着自言自语,他脸上的喜色也越来越浓,像是盛开了一朵白兰花一样,眼睛里都闪着光。

    如此一来

    不仅困局得解

    而且,还会有一个天大的机缘,若是自己能抓住机会,那可就不是平步青云那么简单了。

    “小朱大人,还请受我一拜。”

    冯保说着就郑重的行了一个大礼拜谢朱平安,两手一直拱合到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