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八十章 此事易尔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其实,还不止此呢,我的小朱大人你是不知道杂家的苦楚。”冯保诉完宫妃的苦后,仍旧面有戚色,似乎头顶上还悬着一把随时都能刺破他头颅的利剑。

    “哦?”朱平安看向冯保,等着冯保全盘道来。

    “圣上修炼正值紧要关头,恨不得将每一刻都掰成两刻用,日夜钻研修炼之道。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延续皇家血脉,圣上日行敦伦之礼,不过圣上尝言破费时间,耽误修行。”冯保斟酌词句,将他的另一个担忧也道了出来。

    冯保说的很隐晦,但是朱平安又怎么会不明白呢。简单来说,嘉靖帝这个行走的泰迪大帝,是个好色之徒,每天都要临幸宫妃爽上一爽,可是又觉的后宫侍寝太费时间了,耽误他修炼时间。

    既然你嫌啪啪啪耽误修炼时间,那就别啪了多好!可是根本不可能,嘉靖帝修炼成仙,就是为了百年万年的享受权利,享受女人的,不啪的话,那成仙还有什么乐趣!

    冯保说完后,一脸的生无可恋,在冯保看来这根本就是矛盾的事情,又想啪啪啪,又嫌啪啪啪费时间,好事都被你占尽了,这怎么破?

    “公公可还有其他苦楚?”朱平安听完后,微微勾着唇角问了一句。

    “啊?”冯保愣了下,继而指着朱平安的手都颤抖了,说话似乎都在喷苦水,“我的小朱大人哎,就是这几个苦楚就够杂家洗干净脖子等着被砍个十次八次了,你是不知道啊,每当傍晚的时候,杂家都想找棵歪脖子树了断了自己……这样至少还能少受点罪、落个全尸……”

    冯保觉的他的监生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点希望,似乎随时都会被人玩死,每日每夜都在这种恐惧中颤抖。

    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好不容易找个人倾诉一下,可是,毕竟不是人家自己的事,还能说出“公公可还有其他苦楚”之类的不痛不痒的话。

    这些个苦楚都够自己死十次的了!

    还不够吗?!dudu1();

    还不够吗!!

    冯保伸着的手指颤抖着,都在怀疑朱平安这个朋友值不值得交了。

    看着冯保的模样,朱平安唇角勾着的弧度更大了些。

    “小朱大人,你......”冯保看着朱平安嘴角的弧度,不由的有些小生气了,鼻息间都喷粗气来了。

    “呵呵呵,淡定,淡定冯公公。”朱平安见状,忍不住笑出声了。

    “你......小朱大人你......哎,杂家算是看错人了......”冯保指着朱平安连连点了好几下,哎了一声跺了下脚,声音提高了好几度,眉毛挑了起来,脸都涨红了,感觉整个人像是掉到了热锅里、熟透了的大虾一样。

    淡定,淡定......换你试试,我的小朱大人,你站在杂家的角度试试,看你怎么淡定!!!!

    “此事易尔......”

    看着冯保快要爆炸了的样子,朱平安这才伸手捂住了嘴,咳嗽了一声,在冯保几近喷火的目光中缓缓的止住了笑声,然后从指缝间淡淡的吐出了四个字。

    “此事易尔......我的小朱大人,你......”冯保还沉浸在刚刚的生气的惯性之中,重复了朱平安的话一遍,继而准备像刚才一样发泄一下他失望的情绪。

    不过,才重复完,冯保就愣住了,好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停住了声音,表情也定住了。dudu2();

    等等

    刚刚小朱大人说的是什么来着......

    此事易尔?!!

    此事易尔!!!

    刚才小朱大人说的是此事易尔!!!

    冯保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一秒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然后满脸都是不可相信的表情看着朱平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尽管他一万个希望朱平安说的是真的,但是理性、理智告诉他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他自己最了解他所面临的困境了,不论是后宫里越来越没耐心、越来越逼迫自己的女主子们,还是既喜欢临幸宫妃又嫌临幸宫妃耽误修行的嘉靖帝,都是一个无解的困境。

    冯保自问也是一个颇有几分智慧的人,不然也不会混到如今的地位。但是从他面临这个困境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每时每刻都在思索解决办法,可是十多天也没能想到解决办法,哪怕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想到。

    现在小朱大人只不过是听自己说了这么一小会,就说“此事易尔”,这怎么可能呢,这么一小会怎么可能想到解决办法!

    就是诸葛在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想到解决办法啊。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自己这些天遭受的打击实在太多了,再也经不起失望的打击了,还是不抱希望的好。dudu3();

    “小朱大人......你不是在哄杂家的吧......”冯保满是怀疑的看着朱平安。

    “非也。”

    朱平安微微翘起唇角摇了摇头,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普通并不英俊,但是一双眸子却是散发着自信的光芒,似乎天大的困难在他眼中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怎么可能?”冯保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否定。

    “怎么,冯公公希望在下哄你吗?”朱平安微微一笑,看着冯保调侃道。

    “没有,杂家当然希望小朱大人说的是真的,可是杂家深知此中之事,绝非易事。”冯保摇了摇头道,“不怕小朱大人笑话,杂家这十几日来每时每刻不在想着此事,可是却仍是一筹莫展。”

    面对冯保的质疑,朱平安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微微笑着默诵了一首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冯保闻言,若有所思,将目光转向了朱平安。

    “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冯公公身在局中,有些时候反倒不如平安这个局外人看的清楚。”朱平安淡然一笑,继续解释道,进一步阐释了

    “小朱大人真的有办法?”冯保闻言心脏忽然跳的快了起来,激动的睁大了眼睛,声音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好像是溺水的人忽然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