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七十九章 鞭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尚玉儿?

    尚玉……上谕……上谕者,朕之谕令,诏书也。尚玉儿,好名字,看来这是天意,朕今天怎么着也得给你颁发一个上谕才行啊。

    嘉靖帝目光灼灼的看着尚美人,越看越觉的这小宫女娇憨可口,越瞧越觉的丹田一股火热蠢蠢欲动。

    灯下的美人如此娇憨可人儿。

    哪还有心思念什么升仙经啊。

    四周的宫女一个个纷纷在心里为尚美人默哀,这冒失的小丫头惹到皇上了,皇上都瞪了她好一会了也没说话,看来圣上心里是气的不行了,可怜的小丫头啊,又要像以前那些出错的宫女一样被活活打死了。

    “你过来朕跟前,你们都退下。”

    嘉靖帝的吩咐更是让这些个宫女坚定了她们的想法,纷纷奉旨低着小脑袋倒退着出了宫殿,领头的宫女还关上了宫殿的大门。

    回首看了一眼朱红殿门,宫女们心里忍不住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以往也有过这种例子,虽然大部分宫女失礼不敬都是由司礼监的太监们杖刑,可是如果惹到皇上的程度比较深的话,嘉靖帝怒急的话也会亲自鞭刑的。曾经就有个宫女,被嘉靖帝活活的用鞭子给抽死了,抬出去的时候都没气了。

    宫女们纷纷为殿内的尚美人默哀。

    哎!

    又一个小姐妹要葬身在这深宫之中了。

    心生悲凉。

    在宫女们退出殿外后,尚美人跟只笨兔子一样,怯怯却又好奇的走到了嘉靖帝跟前。

    “小丫头,入宫多久了?”

    “你是哪里人?家里都有哪些亲人啊?”

    出乎意料的,嘉靖帝和颜悦色的跟尚美人唠起了家常,尚美人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怯怯的回了起来。

    只聊了两句,嘉靖帝便将手里击罄的玉如意随手丢到一边,然后一手将站在跟前的尚美人捞到了怀里,目光灼灼的看着尚美人,然后将嘴唇贴到尚美人白皙的脖颈间,深深嗅了一口,满意的回味了起来。dudu1();

    在嘉靖帝低头在尚美人脖颈耳根探索的时候,尚美人小嘴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甘甜处子,幽香惹人。

    “小丫头,坐在朕腿上来。”嘉靖帝在尚美人耳根哑着嗓子说,目光里带着一股火热。

    “万岁爷,奴婢不敢……”

    尚美人怯怯的回道,整个人跟只笨兔子一样,不敢拒绝,却又不敢坐,娇憨情状更是惹人恋爱。

    嘉靖帝见尚美人这不敢坐又不敢拒绝的小模样,不由笑了,丹田更是一股火热,伸出手来捏住尚美人的下巴,将尚美人的俏脸蛋扳了过来,然后龙唇盖住了尚美人红润的樱桃小口,用力的亲了一口。

    唇唇分开时,发出一声如瓶盖脱落的响声。

    尚美人闻声,羞的粉颈都红了。

    “哈哈哈,甘甜香醇,入喉即化,比朕昨日出炉的仙丹还要可口。”嘉靖帝亲完后,满意的笑道。

    “万岁爷……”

    尚美人俏脸红若滴血,娇嗔了一声,挣扎着起来,害羞的要逃跑。

    嘉靖帝如火焚身,又怎么会让尚美人逃开呢,一把将尚美人捉住,然后将尚美人抱到了桌子上,就这样将尚美人压倒了在了身下,扯着尚美人的**儿分开……

    脱衣哪有撕衣快,顷刻间,地上便是凌乱的片片布料。

    “万岁爷,不要,玉儿衣服都烂了,管事姑姑知道了要骂玉儿了……”尚玉儿轻轻挣扎道。

    “朕赔你一件更好的……”嘉靖帝说着话,手中动作不断。

    “万岁爷”尚玉儿咬着粉舌,怯怯的推了推嘉靖帝厚实的肩膀,欲言又止。

    “怎么了?”嘉靖帝箭在弦上,哑着嗓子问道。

    “桌……桌上凉……”尚玉儿低着小脑袋,跟只埋到沙子里的鸵鸟一样。dudu2();

    “朕给你温暖……”嘉靖帝畅然一笑,将整个身子压了上去,天下都是朕的,帝王本就无须压抑自己,我是嘉靖,想了就做。

    唔~

    宛如天鹅拉长了脖颈,发出了一声压抑忍着的啼叫。

    帝王霸道。

    宫殿内一时间狂荡起来,只有尚美人压抑的娇啼,轻点慢点,不住的哀求嘉靖。

    朕原来如此威猛。

    尚美人的哀求让嘉靖帝更觉雄风大振,宫殿内一时狂风骤雨更是猛烈,狂暴骤雨中央的尚美人如狂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被颠簸的淋漓。

    金风玉露,皇恩浩荡。

    等到尚美人一瘸一拐的从宫殿出去后,嘉靖帝封赏的上谕紧接着也就炸闹了后宫。

    嘉靖二十九年五月初三,遣翰林学士李春芳,持节授尚氏册宝,封为美人。

    尚美人册文曰:

    朕惟

    自古帝王,九御承休,备秩后宫,以延子嗣。

    美人尚氏

    温惠宅心,端良贤淑。

    温软敦厚,朕心甚慰。

    今进封为美人。

    一纸上谕,尚美人完成了华丽的转身,从一个药奴宫女转身一变,成了后宫里的女主子,宠冠后宫的尚美人。dudu3();

    “鞭刑?”

    “咯咯咯……我是受了鞭刑,不过却不是你们想的那根……”

    “起来吧,我是个念旧的人,不会忘了昔日与诸位姐姐妹妹的姐妹情的。”

    一身华服的尚美人看着往日一起接晨露扫庭院的宫女,如今震惊不已的跪伏了一地,俏脸蛋漾开一抹笑靥,动了动小手发了恩典,亦如往日的后宫娘娘。

    古人云:伴君如伴虎

    古人又云:初生牛犊不怕虎

    娇憨可人的尚美人就是这样的初生牛犊,正是爱玩的年纪,在嘉靖帝面前释放了“天性”,对嘉靖帝没有多少畏惧,更多的是好奇,是爱玩,感染的嘉靖帝似乎也年少轻狂了不少。

    后宫中独一无二的娇憨尚玉儿,很快就成了嘉靖帝的宠妃尚美人。

    于是,九凤夺嫡。

    夹在一群女主子中间的房事太监冯保,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每天早上冯保的大约生活就是这样:

    “咯咯咯,冯公公,真想把你的肚子剖开,看看你的心偏到的什么地方?!可是看不起本宫?!”某娘娘将冯保召到宫内,恨意连连。

    “奴才该死,奴才冤枉!”

    冯保“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吓出一身冷汗,告罪不已。

    “咯咯,你冤枉……我看你是攀上高枝了,冯公公,你抬头看看殿外的云彩,你知道那朵云会下雨吗?别光顾着讨好某些妖艳贱货,以后的事谁说的准呢,走夜路呢就要多长点心……”某娘娘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冯保。

    “娘娘,这事,奴才也是没法子啊。”冯保脸色惨白,急忙辩解道。

    “没法子,我看你是法子太多了。我可是听说前儿,玉翠宫里的召你过去,昨晚儿万岁爷就歇在玉翠宫里了……本宫不管,今儿本宫费了一天功夫做了万岁爷最爱吃的龙肝凤髓羹,这羹汤最宜晚膳了,有没有法子,你看着办吧。”某娘娘冷笑着,不再多言。

    如此待遇

    每日冯保都要经历数次

    如此下去,后宫里九个最具权势的女人,有一万种玩死自己的办法,而任何一种,自己都逃不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