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五百七十四章 宿命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没人会踢一条死狗。

    这是美国的一条格言,主要是形容越有能力的人,就会遭到越多的攻击,攻击他的人就越有劲。

    朱平安在现代虽然是个研究生,但是古汉语专业的研究生,就跟特么的学了屠龙神术一样,空有一身屠龙本事,但却没有龙给自己搞两刀......总之就是一个吊丝,比较喜欢这些励志的格言,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这个美国的格言就是朱平安比较喜欢的一个。

    每次求职失败,被人蹂躏的时候,总是用这个格言自我安慰,算是阿Q精神胜利法吧。

    “多谢小朱大人赠言。”冯保诚恳的道谢,然后向朱平安问道,“这是小朱大人家乡的俚语吧。”

    “呵呵,算是吧。”朱平安没有否认,如果现代算是自己故乡的话,那么美国的这条格言,也算是乡下的俚语了。

    “下河村真是人杰地灵,怪不得能走出小朱大人这么一位状元,一句乡下俚语就这么富有哲理,杂家受教了。”冯保感慨道。

    “虽然公公目前或许身处困境,但平安看好公公,相信公公定能破茧成蝶。”熟知历史的朱平安知道冯保的将来,所以说的一脸坦然。

    朱平安对冯保有信心,不过冯保却对自己没有多大信心。

    “哎,小朱大人有所不知,我现在的处境是站在悬崖前、走在刀尖上,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即便是谨慎再谨慎也是被人架在了火上烤。”冯保两手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服,皱紧了眉头,脸上被愁苦所笼罩,都变了形,感觉似乎就要崩溃了似的。

    “别说破茧成蝶了,杂家是朝不保夕啊。”冯保长长叹息了一声,愁眉锁眼,满是忧愁。

    “是何事让冯公公如此愁闷?”朱平安好奇的问道。

    原来冯保还经历过如此绝望的时候,不知道是何事让将来与张居正叱咤风云的一代大宦官如此绝望。

    “哎,一言难尽,说来话长了......”冯保望着远处的西苑,长长的叹息。

    好吧,终于进正题了。

    朱平安看着要长篇大论的冯保,默默的打起了精神。

    “事情是在一个月前......”

    冯保陷入了回忆,然后缓缓的叙述了起来。

    随着冯保的叙述,朱平安也渐渐理清了冯保愁闷的原委,还真是说来话长。

    在一个月前,冯保因为聪明颖悟、在殿前做事细心,又兼在内书堂时表现不错、书法颇佳,被嘉靖帝身边的大红人,如今的司礼监事兼总督东厂的黄锦所赏识,提拔到了文书房。

    内书堂相当于大明的太监学校,这是朱元璋的孙子,宣宗朱瞻基在宫里设立的机构。内书堂选取宫里十岁以下的小太监数百名,由司礼监秉笔任校长,请翰林院的人来讲课,教授这些小太监读书写字,明古今、通文墨。

    冯保当初入内书堂,就是被当时为司礼监秉笔的黄锦收入的,当然黄锦收入内书堂的小太监也多了去了。

    明朝宦官有数万之众,机构也是繁多,宦官机构主要有十二监四司八局,俗称二十四衙门,而司礼监则是二十四衙门中权势最大的一个机构,就像外廷的内阁一样,权力不下于内阁。

    明朝太监的梦想就是进入司礼监,就跟官员想进入内个一样。

    一个月前,冯保被赏识提拔到的文书房,在内廷宦官心目中地位就跟外廷的翰林院一样。司礼监下属的机构有文书房、内书堂、礼仪房、刻印房等若干机构,其中文书房如外朝的翰林院。

    翰林院是储相之所,内阁大臣往往都是从翰林院出任;内廷的司礼监也是一样,宦官要想升入司礼监,也都要在文书房历练一番。凡宦官升司礼监者,往往由文书房出任。选入文书房的小太监,就相当于翰林院中的翰林、庶吉士了。

    外廷通政司以及京官还有各藩王的奏本等,送入皇宫,都是送到文书房。内阁大臣的票拟,皇上的圣旨、谕旨都是通过文书房上传下达的。

    这就是内廷的翰林院。

    冯保进入文书房的时间,基本上跟朱平安进入翰林院的时间,大体一致,基本上同时进入内外廷的翰林院。

    同样的经历,同样的喜事,这让冯保对朱平安有些惺惺相惜,所以当时在朱平安小传胪选择赏赐时,提醒了朱平安。

    选入文书房,可以说前途无量,这也是冯保所梦寐以求的大喜之事。

    那冯保又为何会如此绝望呢?

    这就是朱平安刚刚说的那句“没有人会踢路边的死狗”引动冯保的原因,冯保选入文书房后,后宫之中血腥残忍的斗争也就纷至沓来了。

    对于小太监之间的争斗,只要不踏过底线(影响后宫安定、影响主子安危等等),黄锦是不会管的。黄锦赏识冯保,也赏识其他数位小太监,不会为冯保破例的。

    冯保他们所经历的这些,也都是黄锦所经历过的。

    斗争,也是太监成长必不可少的经历。

    要么成长

    要么悲惨。

    只有经历了这些,才能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太监,优秀的太监。

    冯保进了文书房后,也遇到了他以后的宿命对手--陈洪,还有其他小太监,当然造成冯保今日地步的主要也就是陈洪。

    陈洪比冯保早一年进入文书房,算得上是冯保的前辈师兄,在冯保刚进入文书房两眼一抹黑的时候,陈洪很是热情,传授经验,提醒禁忌,悉心帮助冯保,完全是一副贴心大哥的样子,几乎就是冯保的一盏灯塔,照亮了冯保的路,让冯保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然而

    都特么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陈洪如此的热情和帮助,麻痹了冯保,然后在冯保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陈洪撕破了伪装,露出了滴着毒液的尖锐獠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深入冯保咽喉,直中要害,一下子就将冯保置入了死地。

    等到冯保明白过来的时候,木已成舟,困局已成,已经太晚了。(未完待续。)